千千小說網 > 天下劍宗 > 第2339章 心結開

第2339章 心結開

作者:孤月浪中翻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sopnqi.live ,最快更新天下劍宗最新章節!

    “我還能回去道德宗嗎?”

    溫子凡緩聲說道。

    這個問題他似乎是在問孔長秋,又好像是在問他自己。

    ……他在這里生活了好多年,娶妻生子,粗茶淡飯的平淡生活已經使得他習慣當一個普通人,他更未想過要回到道德宗之中。

    孔長秋輕聲說道:“若是你想回去,自然是可以的。”

    溫子凡神色之中露出一絲笑意,說道:“嚴格的來說,我現在已經是屬于魔道中人了,孔前輩覺得我回去了道德宗還能容我嗎?”

    孔長秋道:“當然不能。”

    溫子凡道:“那你還讓我回去?”

    孔長秋道:“現在道德宗正在遭遇危機,正是需要人的時候,可不要忘了你曾經可是差一點成為道德宗的峰主。”

    溫子凡露出一絲苦笑,說道:“那是過去。”

    孔長秋笑著說道:“道德宗對魔道中人的不容也是過去,如今的道德宗已經是無暇去顧忌魔道中人了,因為蒼穹殿隨時可能會給予他們重擊。”

    “蒼穹殿。”溫子凡輕聲道:“又是蒼穹殿。”

    孔長秋道:“我要你回到道德宗之中也是為了對付蒼穹殿。”

    溫子凡道:“為什么?”

    孔長秋道:“道德宗的實力很強,可是我害怕他們不會出全力來對付蒼穹殿。”

    溫子凡沉思了一下,目光再次看向煙羅。

    “我支持你去。”

    煙羅忽然出聲說道。

    溫子凡的神色之中露出一絲疑惑。

    煙羅輕聲說道:“一直以來,所謂的魔道不過是所謂的名門正派劃分的而已,也不過是超級宗門為了保持自己的霸主地位的手段而已。”

    溫子凡道:“我去了又能做什么?”

    煙羅道:“你想一下若是天下人都知道全力對付蒼穹殿是魔道中人,甚至超級宗門都是需要魔道中人來庇護,那么是不是一件很嘲諷的事情。”

    孔長秋的神色之中露出一絲笑意,說道:“何為正道,何為魔道?這都不過是人們的偏見而已,正如民間流傳的許多鬼故事一樣,有吃人的惡鬼,也有幫助人的好鬼……殊不知這世間根本就不存在鬼,正道與魔道也不過是同樣的道理,你又何必在意那么多呢?”

    溫子凡緩緩的起身,目光看向遠方。

    孔長秋的一番言語無疑是醍醐灌頂。

    ……一直以來,他都是有一個心結,他本出身于道德宗,本該與魔道勢不兩立,卻是到頭來修煉了魔道功法,還取了魔道中人為妻,這使得十分的糾結,甚至是成為了心魔,故此他選擇了粗茶淡飯的平淡生活,唯有如此,他才能獲得片刻的安靜。

    此時此刻。

    溫子凡的心結徹底的打開,猶如是水到渠成,柳暗花明又一村。

    須臾之間,溫子凡周身爆發出強大的氣息,節節攀升。

    浩蕩的氣機匯聚在溫子凡的身畔,衍生成為一棵巨大的青松,巨大的樹冠蒼翠欲滴,充滿著無限的生命力,一只巨大的血蟒盤踞在青松之上,張著血盆大口。

    天地之間,風云頓時變色,風卷云涌。

    見此。

    孔長秋的神色之中露出一絲笑意。

    煙羅的神色之中則盡是震驚之意。

    ……

    ……

    “我們還活著。”

    李奇鋒笑著說道。

    “真的是不容易啊。”

    無名有些感慨的道。

    現在他們二人都是受了很重的傷勢,內力也是幾乎消耗一空,衣衫也是變得的破爛,走在大街之上,乍一看還容易被人當做乞丐。

    他們二人當初困在天壽宮之中無處可逃,最后在無奈之下,兩人只能選擇從懸崖跳下,好在李奇鋒的內力足夠的雄厚磅礴,依仗著劍翼,減緩墜落速度,在馬上要跌落谷底之時,又是將神諭劍插入山壁之中,硬生生的遏制住了下墜之勢,如此才是倆人取得了生機。

    從谷底之中走出,他們足足耗費了三天的時間才從谷底之中走出,來到了一座村鎮之上。

    鎮子不大,只有南北相交兩條街,街道之上酒肆茶樓不少,許多都是兩用,一樓吃喝,二樓客棧。

    李奇鋒與無名尋到一間客棧,便是暫時休息下來。

    客棧的掌柜是個女的,眼角之處雖然是有皺紋,卻是風味猶存,故此到客棧之中吃飯喝酒的人可是不少,其中大多是對老板娘抱著心思。

    當然。

    這對于李奇鋒與無名來說,沒有絲毫的影響,他們現在的當務之急便是恢復實力。

    三天之后。

    老板娘帶著伙計火急火燎的砸開了李奇鋒的屋門,從進入到客房之后,李奇鋒便是一直處于修煉的狀態之中,從未離開一步,這使得老板娘心中十分的著急,唯恐李奇鋒死在這屋子之中,別看這小鎮不大,講究可是特別的多,若是有人死在這客棧之中,恐怕以后再也沒有人愿意來這客棧之中了,都怕觸及晦氣。

    被從修煉的狀態之中驚醒,李奇鋒的心中十分的不悅。

    老板娘看到還喘氣的李奇鋒,心神安定了幾份,出聲道:“你還活著?”

    李奇鋒冷聲道:“有事嗎?”

    老板娘道:“沒事,我就看看你活著沒,免得你死在了這里——晦氣。”

    李奇鋒道:“現在沒事了吧?”

    老板娘點點頭,說道:“沒事。”

    李奇道:“以后再不要來打擾我,否則后果自負。”

    言語落下,李奇鋒便是將一錠銀子仍向老板娘。

    老板娘滿懷欣喜的收起銀子,出聲說道:“是是,你放心,我們再也不來打擾你了。”

    砰——

    哎呦……

    哎呦……

    正當此時,李奇鋒的隔壁傳來哀嚎之聲。

    老板娘的神色頓時一變,出聲說道:“這些倒霉的玩意兒,又怎么了?”

    言語之間,老板娘便是朝外走去。

    李奇鋒的心中一動,隔壁休息的可是無名,修煉之時,最為忌諱被人打擾,想來是無名也被打擾了。

    ——

    隔壁屋子之中,一片狼藉。

    兩個漢子疼的滿地打滾,口中哀嚎之聲不斷。

    無名站立著,神色慍怒。

    急匆匆而來的老板娘見此頓時發出一聲慘嚎。
黑龙江快乐20分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