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牧神記 >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神通補完,鬼船穿越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神通補完,鬼船穿越

千千小說網 www.sopnqi.live ,最快更新牧神記最新章節!

    涌江,六條天龍寶輦,拉著天龍寶輦沿著江面飛馳,秦牧坐在車中,取出凌天尊的發簪,催動這發簪的威力,頓時江水澎湃激蕩,江中似有巨獸在水下翻騰。

    突然,天色暗淡下來,越來越黑,江心似有能夠吞噬一切的怪物。

    拉著寶輦的六條天龍心驚膽戰,在黑暗的江面上疾馳,就在此時,前方突然一桿高高的桅桿扯著船帆破開江面,桅桿將水面切開,分出兩道大浪!

    那六條天龍拉著寶輦在桅桿后疾馳,龍麒麟揮著鞭子向空中打去,迫使他們跑得越來越快。

    而江面下的那艘船的速度也是極快,而且桅桿浮出水面的部分越來越多,又有幾根桅桿沖出江面,相距甚遠。

    在江面下的江水中疾馳的那艘船,竟然極為龐大!

    突然,只聽轟隆一聲巨響,那艘遠古的戰艦帶著大水從江底躍出,水流如同瀑布般從甲板上傾瀉而下,砸在江面上。

    無數道黑光黑氣如同鎖鏈,以這艘大船為中心,穿插交錯,從船中傳來陣陣嘶吼聲,攝人心魂!

    啪——

    龍麒麟甩了一下鞭子,天龍受驚,沖入那艘大船四周的黑光黑氣之中。

    天龍寶輦進入鬼船籠罩范圍的一剎那,這艘鬼船再度沉入水底,炫目的光芒迸發,這艘船從涌江中消失。

    六條天龍拉著寶輦急忙停車,在寬廣的甲板上一路滑行,滑出數十里,這才停了下來。

    秦牧站起身來,掀開珠簾,外面一片黑暗,只有一口口巨大的黑棺安安靜靜的聳立在天龍寶輦的四周。

    這些棺槨數量極多,剛才天龍拉著寶輦連續躲避,這才避開這些黑棺。

    “師弟,你來遲了!”

    一個聲音傳來,卻看不見人:“我已經與這艘船同化,化作不可視的狀態,你倘若破不了凌天尊的神通,便無法將我們解救出來。”

    那六條天龍、煙兒、龍麒麟急忙循聲看去,卻看不到人影,仿佛有一個隱形人藏在那里。

    然而他們閉上眼睛,卻感覺到四周全都是人,數以萬計!

    秦牧走下寶輦,捏著簪子用力一劃,四周的黑暗被分開,露出光亮,只見一尊尊身軀偉岸的身影屹立在這艘鬼船的甲板上,數量極多!

    那些神魔的修為極為強大,正是遠古時代的羽林軍!

    他們擁著一位中年男子,那中年男子正是魏隨風,曾經的羽林軍的統帥,兵符的掌控者,而今的云羅天宮的云羅帝!

    那些羽林軍將士發現自己能夠看到對方,也能夠看到自身,一個個發出歡呼。

    魏隨風看著自己的雙手,又看向四周的將士,又驚又喜:“師弟,你能夠解開凌天尊的神通了?”

    秦牧搖頭:“我只是暫時幫助你們從不可視的狀態中解除出來,但是還不能破解凌天尊的神通,讓你們擺脫與鬼船的共生狀態。”

    突然,一聲鳳鳴傳來,但見一頭火鳳凰振翅從鬼船的后方飛起,背負著一口巨大的石棺,飛至甲板,落地化作一個女子,將石棺放下,正是鳳秋云,地母元君的侍女,元界鳳族的族長。

    她奉地母元君之命,帶著石棺中的上皇尸身來到鬼船,之后便被困在這里,無論她這位凌霄境界的大高手,還是石棺中的上皇尸妖,都被鬼船同化。

    “牧天尊!”

    鳳秋云看向秦牧,又看了看天龍寶輦,急忙道:“外面過了多少年了?地母呢?”

    “地母已經死了。”

    秦牧道:“元界落在曉天尊之手。”

    鳳秋云如喪考妣,失魂落魄。

    魏隨風嘆息道:“我留給你的那些地理圖,你都去了嗎?你現在解不開凌天尊的神通,我留給你的地理圖中,有一處是凌天尊的故居,那里藏著凌天尊研究不易神通的一些筆記,是我從天庭中盜出來的。你若是尋到那里,說不定可以借助凌天尊的筆記來破解她的不易神通。”

    秦牧心中微動,取出一些圖紙,道:“是哪一張地理圖?”

    魏隨風走上前來,從中挑出一張圖紙,道:“便是這張。不過說這些已經沒有用了,你來到這里也會被困住,無法離開鬼船。你會被鬼船同化……”

    秦牧笑道:“我雖然無法破解凌天尊的神通,但卻參悟出一部分不易神通,并且也可以掌握一部分不易物質。”

    魏隨風皺眉,道:“你的意思是?”

    秦牧收起地理圖,道:“我想與你聯手,共同催動這艘船,喚起凌天尊的神通,借助此船,回到遠古!”

    魏隨風皺緊眉頭,道:“我雖然也懂得一部分不易神通,但是我掌握的只是片段,我所參悟出來的并不比你更多。”

    “不是還有這一艘鬼船嗎?”

    秦牧目光雪亮,道:“鬼船也是凌天尊的神通,不過并非是完整的不易神通,只是她神通的雛形。倘若你我可以補上這道神通的缺憾,便可以讓這艘船化作不易物質,可以穿梭于各個時代,不再局限于輪回。”

    魏隨風眼睛一亮,走來走去,道:“的確有這種可能。這艘船穿梭于三十六場輪回之中,共有三十六個時代,每一次大輪回都是一次物質重置。倘若我們補上凌天尊神通的缺失部分,的確有可能將它變成完整的神通。”

    他抬起頭來,目光閃動,道:“那么師弟,你這次來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秦牧道:“我想回到過去。”

    魏隨風笑道:“你回到過去多簡單?凌天尊已經化作不易物質,就在涌江源頭上,她會化作迷霧讓你回去。你重返涌江源頭,只要迷霧出現,說不定你便可以回到過去了。”

    他不禁感慨,道:“凌天尊就是江中的迷霧,迷霧襲來,便是凌天尊來到你的身邊,只是你看不到她而已。每次都是她帶著你回到過去,帶著你見證過去的歷史,你也因此成為歷史的一部分。”

    秦牧搖頭道:“她每次帶我前去的,都是她想讓我去的時代,這次,我想自己選擇去一些時代。”

    魏隨風看著他,沉聲道:“你想改變歷史?師弟,我奉勸你不用做這些無用功。你試圖改變歷史時,你會發現你所做的就是歷史,你只是歷史中的一個身影,是已經確定的事實。這一點,我比你有更多的感觸。”

    秦牧笑道:“你奪我機緣,跑到龍漢時代停留了幾千年,你欠我的,幫不幫我?”

    “自然幫你。不過……”

    魏隨風猶豫一下,道:“補全了鬼船的神通,我可能便再也無法離開這艘船了。因為……”

    他苦澀一笑,道:“我已經是這艘船的一部分了。”

    秦牧明白他的話,在這艘船上經歷了一次完整的大輪回,便會與鬼船融合,變成鬼船的一部分,變成不可視的狀態,船上的羽林軍便是如此。

    魏隨風已經進入鬼船很久了,經歷了不知多少次輪回,他與鬼船融合。

    鬼船與凌天尊的神通結合,變成了凌天尊的神通的一部分,也即是說,鬼船上所有人,除了秦牧等人是剛來的之外,其他人都已經變成了凌天尊的神通的一部分!

    凌天尊在困住鬼船時施展的神通并不完整,破解這道神通還算是比較容易。

    秦牧和魏隨風倘若補全了這道神通,達到完美狀態,那么魏隨風等人便會變成這道完美的神通一部分,化作不易物質流淌在涌江之中!

    想要破解凌天尊完美的神通,那幾乎是不可能辦到的事情!

    古神天帝的肉身至今還被困在凌天尊的神通之中,無法脫身!

    因此魏隨風很是擔心,怕他們再也無法離開這艘鬼船。

    “那么師兄是否要幫我?”秦牧問道。

    魏隨風看著他的雙眼,秦牧眼睛通透明亮。

    “師弟,你是霸體?”

    “嗯。”

    “你度過了延康劫?”

    “嗯。”

    “你去了天庭做了牧天尊?”

    “嗯。”

    “你去過了太虛?”

    “嗯。”

    “你見到了太帝尸身?”

    “嗯。”

    “你取出了云天尊肉身?”

    “嗯。”

    “你見到了開皇,尋到了無憂鄉?”

    “嗯。”

    “我幫你!”

    魏隨風哈哈大笑,伸出手掌:“這些事情,都是我經歷過的事情,但卻是我沒有辦到的事情!你辦到了,你的能力在我之上!我解不開凌天尊的神通,你一定可以!”

    秦牧伸出手掌,兩人手掌啪的一聲重重握在一起。

    “兄弟合心,其利斷金!”

    秦牧取出桃木發簪,攤開手掌,桃木發簪在他掌心旋轉,隨即他抽回手掌,桃木發簪懸浮在兩人中央。

    秦牧催動自己參悟出的殘缺不易神通,所有法力爆發,頓時靈胎神藏噴張,籠罩鬼船!

    鳳秋云目光閃動,猛地一咬牙向兩人撲來,與此同時石棺轟然開啟,上皇天帝所化的尸妖從棺中飛出,尸氣滔天,鳳秋云與尸妖聯手向兩人殺去。

    “早就料到你了!鳳秋云,你不想被化作完整的不易神通的一部分,必然會前來阻擋。”

    魏隨風哈哈大笑,五指叉開,向后拍去,鳳秋云慘叫一聲被定在空中,身不由己現出真身,化作一頭火鳳凰,動彈不得。

    魏隨風身后的披風張揚,呼的一聲飛起,呼嘯將那頭上皇天帝所化的尸妖卷住,唰唰唰卷成一個大粽子,嘭的一聲飛回石棺中。

    石棺轟然閉合。

    魏隨風抬手一揮,石棺飛起,向船外飛去。

    那石棺來到船外的黑氣中,猛然消失,下一刻又出現在甲板上,然而甲板上卻出現一座傳送門,恰恰是石棺出現的方位。

    石棺到了傳送門中,便再度被傳送到黑氣之中,接著再度出現在門中,唰唰來回出現、消失,再出現,再消失。

    “師弟,我可以玩一百年也不膩。”魏隨風笑道。

    秦牧沉聲道:“師兄,開始吧!”

    魏隨風神通爆發,同樣施展出自己參悟出的不易神通,秦牧元氣神識長驅直入,灌入凌天尊的桃木發簪中。

    而在此時,鬼船四周光芒大放,開始穿越,進行輪回。

    兩人的神通和桃木發簪中的神通同時爆發,與光芒相容,凌天尊留下的鬼船吸收了他們的神通,劇烈震蕩,龍麒麟、煙兒和那六條天龍臉色大變,急忙趴下,抓住甲板縫隙。

    鬼船顛簸越來越激烈,外面的亮光也越來越強,突然,鬼船重重一頓,像是從高空中墜落猛地砸在江面上。

    光芒消失,江面上不知何時彌漫著濃濃的霧氣,這艘鬼船靜靜地在迷霧中行駛,耳聽得水聲傳來。

    “師弟,我留給你的地理圖,你都去過了吧?”

    魏隨風躺在甲板上,氣喘吁吁,詢問旁邊的秦牧。

    秦牧躺在他的旁邊,笑道:“去了大半,有些地方很有意思,有些地方卻又非常危險。”

    “你應該都去一去,我去的那些地方都很不壞。”

    魏隨風坐起身來,只見迷霧漸漸散去,笑道:“你該離開了。”

    秦牧也坐起身來,點了點頭。

    魏隨風凌空一抓,只見一只體型龐大的雞婆龍飛來,嘴里叼著個燈籠,魏隨風從他口中接過燈籠,道:“你想回到船上,熄滅這個燈籠。”

    秦牧看了看那只雞婆龍,接過燈籠,將燈籠插在天龍寶輦上,沉聲道:“龍胖,煙兒,我們出發!”

    龍麒麟整頓好天龍寶輦,天龍寶輦駛出鬼船,外面天河奔流,秦牧回頭看去,鬼船隱沒在迷霧之中,消失無蹤。

    “敢問兄臺!”

    秦牧剛剛要返回寶輦中,卻見一位年輕男子風塵仆仆的在天河水面上趕路,攔住寶輦,拱手連連,賠笑道:“敢問兄臺,天庭怎么走?”

    那年輕男子衣著古樸,眉心有著一抹紅色,看起來很是強壯,身上充斥著強大的力量。

    秦牧打量一番,心中狐疑,又仔細的看了看他的面龐,心中有了主意。

    他四下看去,卻見四周群山蒼茫,遠處一株元木郁郁蔥蔥,托起元界諸天,當即笑道:“這里是元界,我也是剛來此地,打算前往天庭。兄臺若是不嫌棄的話,我可以帶你前去。”

    “那真是叨擾了!”

    那年輕人大喜,登上寶輦,笑道:“我叫羅霄,兄臺怎么稱呼?”

    ————嗯,這章很大,很大(***口吻~)
黑龙江快乐20分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