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武俠見聞錄 >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棄子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棄子

千千小說網 www.sopnqi.live ,最快更新武俠見聞錄最新章節!

    在刀尖上起舞這種事情有多危險,那是毫無疑問的。

    但是哥舒天現在就算想從刀尖上面跳下來,恐怕也已經做不到了。而且說老實話,若不是此時再想翻盤的可能性太低,就算他等的那人能及時趕到的可能性只有百分之四十,他都不想放棄。

    因為這一次之后,無論如何,這個中原,這座玩偶山莊,他是絕對待不下去了。等待著他的未來,要么是隱姓埋名,要么是直奔域外。

    雖說哥舒天本身就對于中原沒什么感覺也沒什么留戀,但是這不代表他也完全不在乎自己的這座玩偶山莊。

    能留下,自然還是留下最好。

    所以他此刻無比的希望自己所等待的那個人會突然出現在自己的面前,他別無所求,只想讓木小九等人也吃一個虧。

    僅此而已。

    或許是老天爺也聽到了哥舒天的呼聲,所以,就讓他的夢想成真了。

    就在哥舒天剛剛準備有所動作的時候,一個極富磁性,聽起來似乎帶有一股惑人心智的魔力一般的聲音突然響起:“且慢,天公子何必如此急切?”

    這聲音剛一響起,后花園內的眾人頓時變得面色各異,看起來十分精彩。

    眾人之中,李小白、南羽星、風四娘和崔漁四個人對這聲音的反應并不是特別大,只是情不自禁的看向了聲音的來源處,面上多多少少帶著幾分好奇。

    余下者則同樣是面色大變,只是其中依然有些不同:哥舒天、聞人即墨跟即墨聞人三個人在聽到聲音的一瞬間,都是立刻從先前那副失落、無奈的樣子瞬間變得滿臉狂喜,那種感覺,就好像是終于找到了心中的主心骨,生命和未來都有了著落一般。

    而與之恰恰相反的,在這個聲音傳入耳中的那一刻,木小九的表情卻是有那么一個瞬間變得相當的差。雖然被他很快又調整回了那副云淡風輕的樣子,可那一瞬間的錯愕卻毫無疑問是實打實的。更何況,這種事情,騙得了別人,終究騙不了自己。

    錯愕的原因,說起來其實非常簡單,只是因為聽到了這個聲音,但是他卻并沒有感知到任何人的出現。

    要知道,除非刻意的在埋伏另一個人,否則的話,多了不敢說,最少如他這個層次、武藝的人是絕對不屑于遮遮掩掩、藏頭露尾的。畢竟在這個層次,就要有與之相對的氣度和行為。

    再加上那聲音聽起來像是從某一個方向傳來,實際上卻是以強勁而醇厚的內力聚成一線所達成的類似于“傳音入密”一般的效果。所以木小九幾乎可以斷定,這個人應該是在較遠的距離之外,不知如何得知了此處發生之事,并以傳音入密之法將他的聲音傳入了眾人耳中。

    一半是制止哥舒天的進一步動作,另一半,也未嘗沒有示威、彰顯手腕的意思在其中。

    木小九心思一動,看向了那個剛剛險些被哥舒天一掌拍死的仆人。

    恐怕,那人之所以能夠得知此處發生的這些事,與這個仆人不無關系。

    而江湖上能有如此手段,借仆人之眼觀萬事萬物,且有著如此精深而醇厚的內力,而且還能讓哥舒天、聞人即墨、即墨聞人同時表現出這副毫不顧忌自己的狂喜表情,好像已經有恃無恐,毫不在意一切了一般的人,思來想去,恐怕,也就只有那一位最能完美符合了吧。

    木小九低頭捻了捻指尖的一撮灰塵,一言不發的靜靜等待著。

    眼看著木小九都沒有什么反應,李小白和南羽星也選擇了靜候起來,唯有風四娘的嘴唇微微動了兩下,似乎欲言又止,但最終還是被她咽了回去。

    在想說話前的那一刻,她突然意識到了木小九為何沉默。

    片刻之后,一個高大偉岸的身影穿過了花園的拱門,漫步走了進來。

    這人身穿一席紫紅繡金華服,披著一條長長的爛銀色的耀眼披風,腰上束著寬有三寸許的圍帶,露在外面的那一段上綴滿了一顆顆名貴的寶石。

    若是換作旁人穿著這樣一身衣服,只怕會是渾身的土豪炫富氣息,除了讓人厭惡和反感之外,幾乎獲得不了什么太多的正面印象。然而面前的這個人身形雄壯之極,渾身皮膚更是令女人都眼紅的那種,晶瑩通透。除此之外,這人的樣貌更是近乎邪異的俊偉逼人:一頭烏黑亮光的長發分別垂在臉頰兩側,鼻梁高挺正直,雙目神采飛揚、如若電閃,舉手投足,一言一笑,都仿佛絕對完美,令人挑剔不出哪怕半分的不足。

    一時之間,在場眾人竟是幾乎各個都被他給折服了。

    唯有木小九終于抬起了頭,放開了那先前一直并攏在一起的右手拇指和食指,然后沖著龐斑輕輕拱了拱手“魔師龐斑?久仰大名,今日一見,名不虛傳。”

    “哈哈哈哈,木島主也不愧是少年俊彥,今日得見,實在是令龐某人老懷甚慰。”來者,也就是當今世上同樣最頂尖的高手之一的龐斑朗聲笑著,沖著木小九同樣拱了拱手,絲毫不失禮節。

    “龐先生客氣了,今日突然到訪中原,不知所為何事?不如說來聽聽,在下好歹也是中原如今的異姓王,沒準能夠幫到龐先生也說不定。”木小九正視著龐斑的雙眼,言語之中意有所指。

    龐斑隨意的瞥了一眼旁邊站著的哥舒天和聞人即墨、即墨聞人兄弟兩個,然后淡然道:“其實也沒什么,只是有兩個不長眼的小孩子跑錯了地方,結果沒想到反而驚擾到了木島主。今日龐某人到此,只是想請木島主高抬貴手而已。”

    哥舒天在這一刻突然愣住了。

    龐斑這話,是什么意思?

    兩個不長眼的小孩子跑錯了地方......

    也就是說......

    他成了一顆棄子?他被龐斑放棄了?

    他半是錯愕,半是憤然的看向了龐斑。

    然而此時此刻,無論是龐斑還是木小九,都一樣連用余光看他一眼的想法也欠奉。
黑龙江快乐20分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