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超強兵王在都市 > 第2704章 暫定計劃

第2704章 暫定計劃

千千小說網 www.sopnqi.live ,最快更新超強兵王在都市最新章節!

    吳雙聽著這少女的話,此時也是皺起了眉頭。

    不過隨后他也是淡淡道:“如此這般,倒也真是擎蒼城的霸道做法了。”

    此時的吳雙不爽至極,眼下的情況白若溪這壓根就不是什么想好好配合的樣子,而且對于吳雙來說,他考慮的東西還比較多。

    這白若溪叫黃先生過來的話,是不是想要搞點什么背地里的交易?

    眼下雖然就這么三個人,但是毫無疑問,白若溪對自己是不怎么信賴的。

    可想到剛才白若溪的表現,吳雙也是頓了頓。

    兩名少女看著吳雙只是笑不說話,過了半晌吳雙也是皺眉道:“好,如你所言,我將黃先生送到此處來!”

    說著,吳雙也是惱火的轉身就走了。

    他也是清楚的很,繼續在這里呆著,只會平白無故的招惹笑話,還不如老老實實的跑路出去,這樣還稍微正常一點就是了。

    回到院子里,吳敵還坐在地上沒挪窩呢,吳雙一看也是惱火的看著丁卯罵道:“叫你們搬動一下,怎么就不動彈?是不是腿斷了,還是皮癢了?”

    “黃先生此時好像在運功抵御,咱們這有點怕……”丁卯被這么劈頭蓋臉的罵了一通,也是有點委屈的看著吳雙,頗為無辜的樣子。

    吳雙見狀也是惱火道:“你怕什么?現在,就把黃先生抬到王女殿下那邊去,我已經說好了!”

    吳敵一聽,頓時也是心里轉了起來,別看這會兒他坐在地上,好像痛苦的不得了,實際上白若溪那么一道真氣,不但是沒有什么傷害性,反倒算是個補藥。

    畢竟吳敵在下面休養了一會兒,但是傷勢說真個全好了,那也不太對勁,這會兒面子上痛苦不堪,但實際上卻是在暗暗的恢復。

    “這家伙這么容易就把我送到白若溪那去了?”說老實話,眼下的局面變化很多,吳敵其實也需要個機會跟白若溪好好談談,畢竟這么個盟友來之不易。

    可要正經見面的話,此時怕是不太靠譜了,吳雙本來就多疑的很,此時在這軒轅府里邊,到處都是眼線,吳敵也不太敢就這么跑到白若溪的房間里去。

    要是被察覺到,那計劃的效力就打了折扣了,這是不愿意見到的結果。

    可要是吳雙主動送的,那就完全不一樣了。

    當下吳敵也是咳嗽一聲,虛弱的道:“先生,我……”

    說到一半,含糊不清的又是開始皺眉演戲。

    這樣子當真是痛苦萬分,看的是個男人都心軟。

    甚至連丁卯都覺得有點難過了,畢竟大家都是男人,被這么折騰一番,著實不是個簡單的事情了。

    當下他也是大著膽子道:“吳先生,咱家先生過去了,該不會被那惡毒女人……”說到一半,便是被吳雙凌厲的眼神給打斷了,吳雙此時也是蹲下身來緩緩道:“黃先生請放心便是了,我已經與她說明白了,倘若她還有什么小動作,我便是豁出去,也要

    叫這擎蒼城的所謂王女好看,先生只管盡心治療便是了。”

    眼下安撫一番吳敵的心情,順帶著還要講究一點說明白自己的功勞,吳雙也是胡言亂語了。

    不過這家伙肯定不知道吳敵跟白若溪之間的關系本來就復雜的很。

    當下吳敵也是勉強抬頭虛弱道:“先生,若是有什么別的辦法……“

    “別無他法了。”吳雙也是搖頭道:“這乃是擎蒼城獨有的法門,要是強行祛除的話,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么,先生還是以身體為重吧。”

    其實這哪里是什么亂七八糟的獨門法門,吳敵心里也是好笑,但是他若是知道這乃是吳雙胡亂說出來的,只怕是心里更加好笑就是了。

    此時吳敵也是沉默不語,一副不想合作的態度。

    但是吳雙卻知道,此時不能再拖下去了,一來是時間上面已經存在很大的問題了,此時要是再不給面前的黃先生弄好,名單他拿不到手。

    二來是這延遲下去的話,只怕是后續跟白若溪那邊的關系也不好說,所以干脆就是一揮手道:“丁卯,蘇先生,麻煩你們二位,把黃先生送過去!”

    說著,也是直接招呼人動手了。

    吳敵本來要的就是這么個結果,當然也是一副病人的樣子根本無力抵抗,就被這么抬著走過去了。

    到了院子門口,那兩名少女仍舊是手持竹枝道:“請兩位留步,由我等送進去吧。”

    丁卯和蘇曉三看了一眼,不過這事情倒也沒什么別的,只能是放下吳敵。

    兩名少女竹枝一挑,竟然是輕飄飄的將吳敵給跳起來了。

    這兩人的修為實力,都是相當不俗,眼下一看兩人也知道了。

    這確確實實的是幫不上什么太大的忙就是了。對視一眼,兩人也是直接轉頭回去了。而吳敵被挑著,也是慢悠悠走著,兩個少女不說話,吳敵也是琢磨著沒開口,畢竟白若溪這兩個侍女可不可靠,他也還是真的不太清楚,反正演戲演到這時候了,也就只

    能演著了。

    兩人帶著吳敵一路前行,也是似乎來到了一處蒸汽繚繞的地方,霧蒙蒙的什么都看不清。

    一名少女開口道:“殿下,人我們帶到了。”

    “嗯,把他放在水池里吧。”白若溪不咸不淡的道:“順便把他那身臟衣服給脫了。”

    吳敵也是皺著眉頭,有點尷尬的聳了聳鼻子。

    這他娘的,在白若溪面前被扒光了衣服,雖說不吃虧,但是總感覺哪里怪怪的。

    不過兩個少女可是不管吳敵的想法,“嗯”了一聲便是低下頭來,開始幫忙吳敵“脫”衣服。

    手里竹枝一揮,吳敵的上衣連同褲子,便是直接的裂開了,把拉一下,吳敵便是只剩下了一條底褲。

    但是兩個少女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又是輕輕一扯,吳敵便是尷尬的很,褲襠里也變得涼颼颼了起來。

    “殿下,還有什么需要嗎?”一個少女也是甜美的道。“把他丟進來吧。”白若溪也是咯咯笑著道。
黑龙江快乐20分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