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帝少的獨寵嬌妻 > 第一千九百二十一章 請你幫忙

第一千九百二十一章 請你幫忙

千千小說網 www.sopnqi.live ,最快更新帝少的獨寵嬌妻最新章節!

    所以霍晨曦能想到的這些,姜毅航早就猜到了,姜毅航這會特別嘚瑟,繼續說,“怎么樣?改變主意不?”

    霍晨曦咬牙切齒,憤憤地說道,“姜毅航,算你贏。”

    聽到這話,姜毅航開心,直接命令,“霍晨曦,那我命令你,在家休息到這周末,下周一再來上班。”

    霍晨曦氣得想打人,“姜毅航,你別太過分了。”

    “我一點都不過分,”姜毅航反駁,“你要是不聽我的,那我們就試試看嘍。”

    霍晨曦這會氣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好一會兒后,霍晨曦有氣無力地說道,“公司里,你多盯著點。”

    “那還用你說,你不在我就是老大,這些天我一定耀武揚威一些。”姜毅航嘚瑟出勁兒來了。

    霍晨曦不想再聽見這個人的聲音了,嫌棄地說道,“掛了掛了,影響我食欲。”

    “呵呵呵,你就和你的秦哥哥好好吃飯吧。”姜毅航知道霍晨曦和秦軼在一起吃飯,因為打電話之前,自己和秦軼已經信息聊過了。

    “哼,再見,拜拜。”霍晨曦說完,生氣地掛斷電話。

    對面的秦軼看到霍晨曦不開心,但也不擔心,因為自己知道霍晨曦對姜毅航的情緒,只是一陣一陣的,并不會放在心上。

    果然,秦軼照顧著霍晨曦吃飯,陪她聊天,沒一會兒,霍晨曦的情緒就恢復正常了。

    “秦軼,這段時間真的謝謝你照顧我了。”霍晨曦笑著對秦軼說感謝。

    “我們之間,不用這么客氣。”秦軼也笑著回答。

    “這段時間沒有耽誤你工作吧?”

    “沒有,你別擔心。”

    “嗯,那就好。”霍晨曦心里也不再擔心了。

    秦軼笑笑,只說道,“快點吃吧,吃完我送你回家。”

    “好。”

    吃完飯后,秦軼買了單,兩人從餐廳離開去往停車場時,霍晨曦心里想了很久,最后還是大膽伸出手去,握住了秦軼的手。

    當秦軼感覺到手心里那只小手時,秦軼內心是激動的,隨即下一秒,秦軼用力握緊了霍晨曦的手,兩人手拉手走向停車場。

    這樣更進一步的關系,對秦軼和霍晨曦來說,兩人心里都是喜悅的。

    ……

    新一天的到來,霍晨曦在家里休息里,告訴家人的理由是之前連續加班,最近休假,家人也能理解。

    而晨夕公司里,姜毅航一大早到公司就找徐馨。

    徐馨不知道姜毅航找自己什么事,來到公司后聽同事說姜毅航找自己,心里十分開心,趕緊去姜毅航辦公室里了。

    “毅航,你找我什么事呀?”徐馨高興地問。

    姜毅航卻是一臉怒意地看著徐馨,隨后扔出去一份文件,對徐馨說,“簽了它。”

    “什么呀?”徐馨走近,拿過文件一看,是解約書。

    徐馨頓時表情僵住,隨即變了臉色,對姜毅航說,“我不簽。”

    “如果不簽,你之后會被雪藏,而且我會以公司的名義起訴你。”姜毅航嚴肅地說。

    “你要起訴我什么?”徐馨問。

    “你之前在所有的合作中,做過什么違約的事情,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姜毅航問。

    徐馨心里愣了一下,內心是虛的,怕的,可是,姜毅航怎么知道這些?

    “你,你都知道什么?”徐馨問。“該知道的我都知道,而且我手里有的是證據,”姜毅航語氣沒有一點和善的,顯然是一切都準備好了,而且是嚴格執行,命令般的,“徐馨,簽了解約書,你從此和晨夕公

    司毫無關系。”

    “如果不簽,那你之后的日子也不會好過,”姜毅航說,“你是選擇干脆果斷,還是選擇跟我們耗下去,你自己決定。”

    徐馨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事情,太意外了,可是這會擺在自己面前的選擇,各種事情,各種后果,自己心里是一清二楚的。

    那些自己做過的事情,那些自己曾經的想法,有現在這樣的結果,徐馨心里認真想想后,也不算特別意外。

    “好,我簽。”徐馨想清楚后,干脆地說道,隨后走上前一步,將文件放在辦公桌上,拿起筆簽了字。

    兩份文件,等徐馨簽完字后,姜毅航又檢查了下,確定沒問題,才扔給徐馨一份文件,示意那份是她的。

    “慢走,不送。”姜毅航說了簡單四個字,趕人走。

    徐馨拿過文件,直到此時此刻,自己和晨夕公司的一切,都結束了。

    可是眼前這個男人,自己心里還是愛的,自己對他,還有一絲絲幻想。

    “姜毅航。”徐馨語氣低沉了些,叫了一聲。

    “有事?”姜毅航語氣不是很好,帶著嫌棄。

    “你,還愛……”徐馨想問他還愛自己嗎?可是話都沒有說完,就被姜毅航打斷了。

    “出去吧,”姜毅航猜到了徐馨要問什么,直接煩躁地說道,“我不想再和你說話。”

    這樣的話,徐馨心里已經有答案了。

    看著眼前這個男人,他是優秀,他是人品好,靠得住,可是他對女人太絕情了,不,應該說是對自己太絕情了。

    徐馨動動唇,還想說什么,但是最終什么都沒有說,轉身離開了姜毅航辦公室,在自己辦公桌上收拾了下東西后,就離開公司了。

    姜毅航在徐馨走后,就開始給同行的朋友打電話了。

    “金姐,是我,姜毅航,”姜毅航笑著對電話那頭的人說,“哎呀,好久不見,最近有件事情想拜托你呢。”

    “就是我們公司里一個模特,她違反了公司規定,我們現在和她解約了,算是沒有關系了,但是我打算在這個行業封殺她,所以想請你幫忙。”

    姜毅航和對方認真聊著,說著自己的事情和計劃。

    之后,姜毅航又給幾個圈內朋友,也算是領導打了電話,都拜托了一下,確定自己的目的達到,姜毅航才放心。對于徐馨,姜毅航覺得自己做的一點都不過分,她對晨曦所做的,她必須要付出代價,而為了以后不讓晨曦受到任何傷害,自己是不會給她在這個圈子里留活路的,這樣

    她以后和晨曦碰不到面,也不會再傷害到晨曦了。……
黑龙江快乐20分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