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天唐錦繡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坐地起價

第二百八十九章 坐地起價

千千小說網 www.sopnqi.live ,最快更新天唐錦繡最新章節!

    那販子兩眼一翻,道:“你也說了那是你們吐蕃……咱們大唐缺馬啊!皇帝陛下如今東征,全國的馬匹基本都給征繳入軍中,民間馬匹數量極少,很多商戶就不得不用驢子來取代馬匹,水漲船高,這價格自然就上來了。不信?不信您問問旁邊這位賣馬的,看看多少錢。”

    武官轉頭看向一旁一位賣馬的,喝問:“這匹馬多少錢?”

    賣馬的扣了扣鼻孔,挖出一塊鼻屎,屈指一彈,那鼻屎不知飛去了哪里:“五十貫,不二價!”

    一眾吐蕃兵卒就好像見了仙女一樣目瞪口呆,那武官伸手指著那匹沒精打采、瘦不拉幾的馬匹,吃吃說道:“五……五十貫?你這是天馬啊!還五十貫,你怎么不去搶?”

    那賣馬的一臉大胡子,愛搭不理道:“說了不二價,想買您就拿錢,不想買就趕緊滾遠,莫耽擱老子做生意!”

    武官氣得七竅生煙:“老子就算缺馬,也不差你這一匹!”

    大胡子一臉無所謂:“愛買不買!”

    武官帶著屬下到了下一家,瞅了一眼拴在柱子上的馬匹,這匹馬的賣相可就比剛才那匹好多了,油光水滑肌肉強健,武官心里打定主意,他算是看出來了,這幫販子知道他急等著賣馬,是不肯降價的,不過這匹馬比剛才那匹好得多,即便是五十貫,那也忍痛買了。

    “你這匹馬多少錢?”

    “八十貫!”

    “……”

    武官徹底傻眼。

    他回頭看著驛卒,驛卒兩手一攤,無奈道:“咱們大唐律法規定,買賣公平,東西是人家的,要價多少那是人家的事情,但他們若是強迫您購買,那吾立馬通知縣衙將他抓起來!可現在這情況,咱總不能逼著人家將東西賤賣給你吧?沒那個道理!”

    武官就算再蠢,也明白了這個驛卒根本就串通好了這幫牲口販子,明知道自己急等牲口,所以獅子大開口。

    但正如驛卒所說那般,牲口不是糧食,大唐朝廷哪里會管價格多少?

    要么高價買,要么原路返回……否則多耽擱一天,對于此次前往長安所辦理的大事就越是不利一分,孰輕孰重,他還是能夠分得清的。

    咬著牙,眼珠子噴著火,一字字道:“買!老子全都買!”

    回頭指著頭一個販子,道:“三十貫是吧?老子買了!”

    手底下的兵卒便要過去牽馬,那販子兩手一攔:“等等!”

    武官怒道:“怎地,三十貫還嫌少,還要加價不成?”他將刀子都抽出來一半,若是著販子欺人太甚,他就打算一刀劈了這人,就算是死,亦要捍衛吐蕃人的尊嚴,不能如此任人欺辱!

    那驛卒也嚇了一跳,加點價沒問題,可若是太過分,那就說不過去了,畢竟人家可是正兒八經的吐蕃使節,若是除了認命,他就得吃不了兜著走……

    急忙上前,呵斥道:“你這販子好生不講道理,買賣公平,你開多少價那是你自己的事情,可若是肆意加價,那可不行!”

    販子忙道:“這話說的,咱們做買賣童叟無欺,焉能做那等事情?只不過他想要買驢,那就得給錢,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啊!吐蕃人怎么了?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那也得先給錢才能牽走我的驢!”

    那武官瞬間愣住,和一眾手下面面相覷。

    他們一行人走的匆忙,再說數次前往長安,沿途都是大唐的驛站免費供吃供住還能提供馬匹,誰能想到居然淪落到前來牲口市場賣馬的地步?

    沒帶錢啊……

    驛卒瞅著他臉上神情變幻的樣子,忍不住問道:“你們該不是沒錢吧?”

    武官遲遲說道:“那個……先欠著行不行?”

    “你個龜兒子!”

    驛卒勃然大怒:“沒錢你談個屁啊!你若是唐人,咱還能給你做個保,讓他們先賒欠給你,可你特么是個吐蕃人,事后拍拍屁股回吐蕃了,老子上哪兒找你?快走快走,老子的連都被你龜兒子丟盡了!”

    說吧,扭頭就就走。

    武官尷尬得不行,自知理虧,連忙拉住驛卒,疾聲道:“要不這樣,讓大家趕著牲口,跟隨吾回去與大相匯合,自然有錢財結賬,如何?”

    驛卒道:“這你跟我說不著,你得問人家有愿不愿意。”

    結果一群牲口販子一商量,推出一位領頭的,那人說道:“倒也不是不行,但是你這一來一回的,耽擱我們的功夫,影響我們做生意,路途又這么遠,路況也甚為難行……”

    武官不耐煩了,你這一大堆的理由,到底想怎么地?

    “你們到底意欲何為?”

    那人很干脆,道:“……得加錢。”

    武官眼皮子一陣亂跳,特么都說唐人淳樸仁愛,哪里淳樸仁愛了?一個比一個奸詐啊!

    眼下不是糾結花多少錢的時候,耽擱行程才是最不能忍受的,只要贊普的大事辦理妥當,花再多錢也沒問題。

    當下點頭道:“行,沒人加一貫,這總可以了吧?”

    有人大搖其頭:“那不行,驢子三十貫你就給加一貫,我這匹馬八十貫,憑什么也只是加一貫?”

    武官怒道:“那你說怎么辦?”

    那人道:“起碼兩貫!”

    武官:“……”

    特么大唐的奸商全都聚在這里,都被自己給攤上了吧?

    可眼下形勢比人強,他完全就是個待宰的羔羊,只得無奈道:“兩貫就兩貫,趕緊上路!”

    牲口販子們爆發出一陣歡呼,這筆買賣做得簡直太爽了!

    當下磨磨蹭蹭,在武官快要噴火的眼神中,趕著牲口上路……

    *****

    祿東贊昨日夜里左等右等,武官也沒回來,心想大抵一下子找這么多的馬匹也很是為難,可能耽擱了,只好睡下。

    一大早便爬起來,簡單的就著河水梳洗一下,便站早路上遙望著西方,日上三竿,道路上一個行人也無,一直等到了晌午,也沒見半個人影兒。

    祿東贊心急如焚,心說這些人該不會是迷路了吧?

    正打算派幾個人去迎一迎,便有隨從氣喘吁吁的跑過來:“回……回來了!”

    祿東贊精神一振,吩咐道:“趕緊都收拾停當,馬匹來了立即套車趕路!”

    昨天大半天,今天又是一頭午,這行程耽擱得祿東贊心急火燎,這一趟前往長安就是要盡快,最好實在唐軍與阿拉伯人開戰之前抵達,否則索要的利益就會大打折扣,萬一唐軍戰敗,那更是半點利益都撈不到——西域都已經丟了,大唐憑什么還要給你吐蕃的好處?大不了等著東征結束,百余萬大軍揮師西域,趕走阿拉伯人就完了!

    等到武官帶著屬下兵卒終于趕回來,祿東贊看著塞滿道路的馬匹毛驢高的高矮的矮肥的肥瘦得瘦,只覺得太陽穴突突直跳……這都是些什么玩意兒?

    就趕著這些牲口駕著車前往長安嗎?

    怕是要被長安人笑掉大牙!

    武官見到祿東贊站在路邊,趕緊小跑過來,抹了一把臉上的灰塵汗水,喘著氣道:“下官幸不辱命,把牲口買回來了……”

    祿東贊一愣:“買?”

    按理說,外國使節進京,大唐沿途的驛站一套負責食宿,若是駕車的馬匹短缺,驛站亦要供給。

    這怎地除去轉悠快要兩天了,最后還是買回來一堆牲口?

    買就買吧,想來驛站也是沒有那么多的馬匹供應,可你倒是挑點好的馬匹買啊?這一個個戧毛賴皮的……

    武官心里也委屈啊,見到祿東贊隱隱發怒,連忙將事情經過說了。

    祿東贊聽完,兩只眼睛瞪得比銅鈴還大,一副見了鬼的神情:“你說什么?你買這些個牲口,花了多少錢?”

    武官苦著臉:“一千八百六十貫……”

    祿東贊差點抽出刀子將這個夯貨一刀給劈了!

    就買了這么一堆歪瓜裂棗,花了一千三百六十貫?!

    老子身為吐蕃大相,一年的俸祿、祿米、種種補貼加在一處也才三百貫,你個混蛋一下子將老子六年的俸祿花出去,就買了這么一堆玩意兒?

    你特么是不是傻?!

    正欲發怒,遠遠的,那位驛卒便走了過來,像模像樣的施禮,道:“下官見過吐蕃使者。您這番帶著吐蕃贊普的情誼而來,促進兩國邦交,吾大唐官民深感榮幸……”

    祿東贊勉強露出一個笑容,大唐官員的素質還是非常不錯的,知道自己遠來是客。

    正想著說兩句亮堂話兒,便聽到這驛卒話音一轉:“……那個啥,您先把牲口錢付了?”

    祿東贊一口老血憋在胸口,差點吐出來。
黑龙江快乐20分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