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天唐錦繡 > 第八百四十七章 新時代來臨之前的迷茫【求月票】

第八百四十七章 新時代來臨之前的迷茫【求月票】

千千小說網 www.sopnqi.live ,最快更新天唐錦繡最新章節!

    海盜們兇性大發,齊齊的狂吼一聲,光著腳板就涌到船舷一側,揮舞著手中雜七雜八的兵器,瘋狂叫囂謾罵,各個兇悍異常!

    反觀水師這邊卻是隊形嚴整,兵卒們各個緊緊抿著嘴,握著橫刀,沉默相對卻有殺氣彌漫。

    就在兩船的船舷越來越近的時候,水師船上突然傳來一聲聲的大吼:“預備,投!”

    在前排嚴陣以待的兵卒身后,一片黑乎乎的玩意騰空而起,向著海盜船上投擲過去。

    海盜們有些迷糊,眼神跟著他黑乎乎的東西移動,直到那東西飛躍兩船只見的海面落到腳下,嘰里咕嚕的在腳下滾動。

    這是啥玩意?

    海盜們瞪圓了眼睛,不明白水師將這些黑蛋子扔過來干啥。咦,這玩意咋還冒煙兒?

    這大概是大多數海盜們這輩子最后的疑惑,因為在下一刻,狂暴的炸響面震破了耳膜,眼睛里充斥著陡然閃現的火光、黑煙、以及無數四濺飛射的碎片……

    “轟轟轟”

    震天雷在敵船的甲板上炸響,鑄鐵的彈殼被火藥的膨脹力撕碎,彈殼上事先鑄造的紋路使得整體瞬間變成無數的預制碎片,在火光煙霧中肆無忌憚的毫無規律的飛射,狠狠的將阻擋在面前的一切事物撕碎!

    鮮血飛濺,骨斷筋折!

    只是一瞬間,海盜船上便如同被颶風掃蕩了一遍,剛才還氣勢洶洶不可一世的海盜們在甲板上翻滾哀嚎,哭爹喊娘。震天雷巨大的威力不但使得甲板上的海盜傷亡慘重,更炸開了甲板,不少海盜打了個滾便從甲板的破洞中滾落到船艙里……

    水師這邊的兵卒則面無表情,擲彈兵在統一的號令下,又是一輪震天雷擲出去。

    “轟轟轟”

    海盜船上煙霧彌漫,慘叫連天。

    震天雷的威力能夠震塌甲板,卻無法破壞船體的龍骨和船艙里邊,是以遭受震天雷攻擊的敵船看似面目全非慘不忍睹,實則主體并未遭到破壞。

    船舷終于相接,不過此時的海盜們早已哭爹喊娘,哪里還有半點威風?水師兵卒在長官的命令下紛紛跳上敵船,傷者盡數斬殺,余者全部俘虜。

    焦世勛耳中充斥無數的炸響聲,驚得魂不附體。

    “火器!這是神機營的火器!”

    焦世勛終于回過味來,狠狠一拍大腿,差點咬碎了一口牙!

    他千算萬算,也沒算到在陸上神勇無敵可以炸得突厥狼騎狼奔豕突的震天雷,居然可以應用在海戰當中,而且似乎威力更甚!

    完蛋!

    自己辛辛苦苦大半輩子攢下來的家底,一戰就盡數交待!

    焦世勛目眥欲裂,狠狠的瞪著前方已然停止炮擊的新式戰船,雙方此刻的距離已經不足十丈,剛剛還雄心壯志滿懷信心等著接舷戰的焦世勛不得不咽下心口翻騰的血氣,恨恨的一揮手,下令道:“傳令下去,全部撤退,讓大家……各安天命吧!”

    事已至此,唯有趁亂撤退,方能保住一命。

    至于到底能有多少人逃脫,焦世勛簡直都不敢去想……

    有誰能想到,海中洲一等一的海盜“青皮蛟”,只是甫一對陣,便大敗虧輸、丟盔棄甲?

    身邊的心腹得令,忙不迭的通知船上的海盜,一邊轉舵,一邊用旗號傳令所有的船只撤退。

    焦世勛一身甲胄,盯著眼前的新式戰船,發現船上有一個圓滾滾黑乎乎的好似筒子一樣的玩意被兵卒們轉動,將黑乎乎的圓口對準了自己。

    緊接著,有人揮動了旗子……

    焦世勛魂飛魄散,大叫一聲:“臥倒!”便撲倒在船舷的下方。此時的甲板上由于剛剛準備接舷戰,幾乎所有的海盜都手持兵器站在那里。

    聽了焦世勛的呼聲,海盜們尚未回過神,便聽得又是一聲炮響。

    緊接著,就好似颶風席卷而來,無數的鐵砂被火藥的龐大力量推射而去,幾乎籠罩了船上面對水師這一面所有的空間。

    “噗噗噗”

    攜帶著狂暴動能的鐵砂如同一場鋼鐵風暴,將它們面前所有的阻礙統統撕碎!

    焦世勛只是回頭看了一眼,就嚇得呆住了。漫天的鮮血噴濺,血霧濛濛,船上所有的一切都被撕碎,血肉飛濺,木屑橫飛,驍勇善戰的部下躺在血泊里哀嚎翻滾,其狀之凄慘,宛若地獄!即便是殺人不眨眼的焦世勛,也覺得一股寒氣自小腹升起,瞬間席卷全身,激靈靈的打了個冷顫。

    這特么是什么武器?!

    焦世勛膽都嚇裂了,他不敢起身,自是臥倒在船舷下,瘋狂的大叫:“快轉舵,快轉舵,快跑啊……”

    新式戰船上的兵卒也被第一次試用的“霰彈”嚇住了!

    額滴個天爺!

    這玩意也太嚇人了吧?

    若是對著人轟上這么一炮,怕不是整個人都給轟碎了?

    哪怕敵人有千軍萬馬,只要有大炮在手,有這種“霰彈”,也照樣怡然不懼,來多少轟死多少!尤其是這種接舷的海戰,一炮轟過去,一船人都得給撕成碎片……

    這仗還用打么?

    離得遠遠的轟特娘的就是了!

    兵卒們興奮了,立即通知船上的長官,開始追擊!

    新式戰船的速度最快,專門挑選那些剛剛一直在后面未曾遭受到震天雷攻擊的敵船,追上去就用“霰彈”轟擊。炮手們全副甲胄,根本無懼海盜的弓箭,抵近了一炮轟去,敵船上的海盜便鬼哭狼嚎血肉橫飛……

    沒有比這個更帶勁兒的了!

    四艘新式戰船仿佛發現了有趣玩具的孩子,追擊,炮轟,下一艘……

    當太陽漸漸升到頭頂,這場海上實力懸殊的戰斗已經接近尾聲。

    房俊站在旗艦的船首,放眼望去,海面上全都是亂七八糟的戰船,幾乎每一艘敵船都破敗不堪的冒著濃煙,凄厲的慘叫聲響徹海面。

    這一次出海剿匪,房俊并沒有乘坐那艘五牙戰艦。

    那玩意雖然很拉風,但是在海上行駛實在危險系數太高,哪怕遭遇到一場規模稍大的風浪,都有沉沒的危險。房俊可不想自己來一個“出師未捷身先死”,隨船沉沒喂了一千多年前的鯊魚……

    蘇定方靜靜的站在房俊身側,稍稍落后一個身位,面容古怪。

    在長安的時候,屢屢遭受排擠打壓的蘇定方憋著一股勁兒,想要在水師當中展現出自己的價值,讓那些以往冷嘲熱諷的家伙們都看看,我蘇定方的能耐!

    然而在剛剛的這場戰斗當中,作為水師都督、戰術的指揮官,整場戰斗幾乎除去“追擊”和“迎戰”的命令之外就沒有下達過任何的戰術安排,然后就大獲全勝了……

    我的價值從何處體現?

    蘇定方迷茫了。

    是海盜太弱了?

    顯然不是。作為肆虐東海的三大股海盜之一,“青皮蛟”的實力絕對稱得上雄厚。別說行駛海上的商隊被其肆意劫掠,就連一些小國都的眼睜睜的看著“青皮蛟”在其沿海城市登陸,燒殺劫掠**擄掠,而毫無抵抗之力。

    毫無疑問,是這支皇家水師太強了!

    強在什么地方?

    不是兵卒的素質,不是戰術的優勢,而是無與倫比的裝備。

    新式戰船、青銅火炮、震天雷……

    正如房俊所言那般,“本侯不會什么調兵遣將,本侯只需要憑借強大的裝備,對敵人保持碾壓就行了”!

    沒錯,碾壓!

    眼前的這一場戰斗,就是徹頭徹尾的碾壓!

    縱橫東海的“青皮蛟”在各種新式裝備面前毫無抵抗之力,連一丁點像樣的反抗都做不到,就被狂風掃落葉一般徹底擊潰。

    若是大唐的所有軍隊都這般發展下去,是不是只憑借裝備的先進便能橫掃天下?

    可是……難道兵卒的素質、臨戰的運籌帷幄,就全都不需要了么?

    歷代名將所編纂遺留下來的兵書戰策,就統統變成廢紙了?

    蘇定方腦子亂成一團,找不到答案……
黑龙江快乐20分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