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綜]成壕之路 > 第72章

第72章

千千小說網 www.sopnqi.live ,最快更新[綜]成壕之路最新章節!

    小天狼星倒抽一口冷氣,某個名字幾乎就要脫口而出的時候,他看到了遠處正在處理黑龍事件的魔法部官員,硬生生將到了嘴邊的話咽了下去。

    巴基不動聲色地往旁邊挪了一步,用身體擋住那邊魔法部可能會投射過來的視線,不讓他們看到艾利克斯手里的東西。注意到小天狼星突變的臉色,他心里模模糊糊浮現出一個想法:“你認得這個綁走了托尼和哈利的人?”

    最初的震驚過去之后,小天狼星臉上露出一種驚疑不定的表情來,聽到巴基的聲音,他無意識地嗯了一聲,目光還停留在那個紅眼睛的年輕人臉上。

    他曾經在家里的舊報紙上看到過這張臉,但是這張臉的主人早該死去了!

    即使他還活著,也該是另外一張讓人作嘔的、可怕的蛇臉才對!

    難道,是那個人不為人知的后代?

    如果那個人真的有孩子的話……那他絕不會讓他的孩子在還未長大之前就暴露在人前——他結了多少仇!

    艾利克斯利索地在自己的淘貝上點了幾下,她現在是用一種類似于黑客的手段強行運行了哈利的汪汪,可以視作病毒入侵,而現在,她需要將一個小東西放到哈利的汪汪上去。

    #

    冰冷的帶著腐臭的泥土味道熏醒了托尼,他一個機靈就要站起來,卻忽然感覺身上一陣扯緊,仔細一看,他被綁了起來,身上那粗大的麻繩把他和什么人綁在了一起——他聽到了自己背后傳來同樣轉醒的呻.吟聲。

    “哈利?”他一邊小聲叫自己身后的人的名字,一邊輕微地轉動手腕,嘗試脫綁。

    但是并沒有什么用,繩子捆得結結實實,讓他幾乎動都沒辦法動一下。

    哈利模模糊糊地醒過來,茫然地看了一會面前冰冷的帶著水珠的石壁,很快他的視線被眼角那一汪綠光吸引過去。

    他轉動頭顱,看到此時他們在一個很大的溶洞里,中間是非常大的黑色的湖,湖中央有一道綠色的光芒。

    身后傳來托尼的聲音,他這才發現,兩人被背對背地綁在一起,倒在地上幾乎動彈不得。

    哈利剛想問發生了什么,忽然耳邊傳來極為細小的聲音:“安靜!別說話,小心不要讓那家伙發現我!”

    這是……艾利克斯的聲音?!

    可她怎么會在這里?難道她也被一起綁來了?

    托尼的動作一下子僵住了,他努力轉頭往石壁方向,然后他看到了讓他瞪大眼睛的東西:就在他和哈利的肩膀相抵的地方,一個只有拇指那么點大的小女孩正抓著哈利背上的衣服褶皺,努力地爬上他的肩膀。

    “……艾利克斯,你變成拇指姑娘了嗎?”托尼目瞪口呆。

    旁邊的哈利比他好不到哪里去:他離艾利克斯更近,看得更清楚,不管是那精致漂亮的五官還是銀色大波浪卷長發,乃至于身量模樣,這活脫脫就是一個縮小到了拇指大小的艾利克斯!

    拇指姑娘終于爬上了哈利的肩頭,坐穩舒了口氣:“這個是類似于全息投影一樣的東西,我之前開發著玩的,沒想到在這用上了。我用了類似黑客的手段入侵了哈利你的汪汪,所以才把這個小程序放了進來……長話短說,我們現在不知道你們被帶到了什么地方,那地方應該是被施加了不可標記咒,所以托尼你的全球定位器都不管用,你們能看到什么標志性的東西嗎?”

    托尼努力轉動頭顱,打量環境,這個動作很難,因為他們兩個還倒在地上:“除了一湖子的黑水和莫名的綠光,還有一個沒有我帥的紅眼睛男人之外,我看不到任何值得關注的東西。”

    “湖水中央的綠光好像是什么東西……”哈利努力辨認了一會,“那個綁架我們的男人現在離我們有點遠……另外,他好像比你帥,托尼……”

    審美小能手耿直地說出了真相。

    “……最后那句是多余的。”托尼翻了個白眼。

    拇指姑娘小心地在兩人身體遮擋下探頭,看那邊的人在以魔法找出一條銹跡斑斑的鐵鏈之后,似乎用它拉扯水里的什么東西,沒有關注這邊的事,她邊縮回頭來:“托尼,找到機會就帶著哈利躲法師塔去,我們在努力確認你們的位置,保護好自己——慢著,托尼,拜托,請告訴我你沒有忘記帶‘鑰匙’!”

    “艾利克斯,你覺得我身上有放鑰匙的地方嗎?”托尼感覺自己特別委屈,他可不是這些隨手就能塞一大堆東西在個小錢袋里的巫師!

    艾利克斯深呼吸了一口氣,扶額:“等著!”

    哈利忽然感覺自己口袋里沉甸甸地往下墜。

    好像有什么東西忽然出現在他的口袋里。

    但是他口袋里應該只放了一份汪汪才……汪汪?

    聯系到最近汪汪的新功能,哈利的眼睛亮了:難道是通過汪汪傳送過來的東西?

    那個小小的艾利克斯的投影證實了這件事:“我傳送了一個一次性護身符過去,自動觸發,范圍影響,持續一分鐘,希望不會有用到它的時候——我們馬上就到!”

    最后說完這句話,那個拇指姑娘的投影頓時消失,而此時,紅眼睛的年輕人已經從湖底拉上了一艘單人小船。

    他朝這邊揮了揮魔杖,托尼和哈利頓時感覺到有一股力量拖著他們,將他們直接給拖到了那艘小船上。

    “哈利·波特……”他轉著手里的魔杖,輕聲地,一個音節一個音節地吐露出哈利的名字來,像是在仔細品味這個名字有什么特別之處一般,“久仰大名。”

    “這說得好像你很有名似的,哈利。”托尼不假思索道。

    他的發言讓對方的視線落在了他身上,頓時就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屑一顧的東西:“這里沒有你發言的余地,麻瓜!”

    他冷哼一聲,魔杖一揮。

    托尼剛想反駁什么,嘴巴張張合合卻沒有聽到自己的聲音,頓時睜大了眼睛。

    而這時,對方已經將注意力完全從他身上移開,重新落在綠眼睛的男孩身上。

    “你是誰?”哈利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小天狼星和巴基他們會過來救他們的……只是需要時間,他們要爭取時間……

    “我沒見過你,為什么你要弄暈我和托尼?把我們帶到這個、這個溶洞里?”哈利有些結巴地問,因為擔心被發現自己真實的意圖而緊張,聲音顯得干澀。

    “我以前也沒見過你,但是我知道你。”紅眼睛的年輕人說,有些意味聲長地咬著字音,“‘大難不死的男孩’,一個世紀以來,唯一一個從死咒下逃脫的人。”

    他也站到了小船上,小船自動朝著湖中央駛去,他在船頭坐下,目光在哈利的額頭上游移不定,似乎是在看什么——哈利猛然意識到,他是在找他的那塊傷疤。

    不同于曾經見過的那些總對他釋放出善意的巫師,哈利直覺面前的男巫和其他人都不一樣:“你到底是誰?如果、如果你是來找我的話,能放了托尼嗎?他只是一個麻瓜,和這些都沒關系!”

    “如果不是為了‘祭品’,你覺得我會對一個麻瓜多看哪怕一眼?”他慢條斯理道,言語中透露出來的意思讓哈利毛骨悚然,幾乎是下意識地往后退。

    他這一退就碰到了被緊緊捆綁在一起的托尼,身后溫熱的身體讓他鎮定下來,更別說兩人反綁在一起的手里,托尼正捉住了他的手,在他的手心里畫什么。

    他努力在心里拼寫托尼勾畫的那些英文字母:‘看湖里。’

    湖里?

    哈利下意識地往船邊的水里看去,一張慘白的臉從水下浮現。

    他受驚的模樣似乎愉悅到了船頭的青年。

    這就是大難不死的男孩?看起來和任何一個普通的小巫師差不多。

    非常樂于將他人的痛苦視作娛樂的男巫在心里漫不經心地想道,手里還把玩著魔杖。

    主魂就是敗在這種小鬼身上?

    不管他怎么看,都沒有在這個莽撞、無知的小孩身上看出能夠打敗主魂的什么特別之處來。

    船身輕輕一震,停下,它碰到了湖心小島的邊緣。

    男巫跳下船,用魔法把兩人拖到島上,哈利的視線還下意識地停在水下:水下還有多少具尸體?

    在他們一路過來的時候,他看到許多尸體從水下漂過,一張張慘白的臉在他的腦海里揮之不去。

    聯想到這個人說起托尼時的輕賤和那個單詞,“祭品”,哈利心頭不詳的預感越來越嚴重。

    而就在這時,拖拽著他們的那股魔法力量停下了,兩人同時抬頭朝前看去,發現那個男巫已經站在了一個石柱面前。

    說石柱有點勉強,這更像是一個石墩,石墩上放了一個石盤,盤子里就是那道他們在湖邊看到的綠色熒光的來源。

    男巫看了看石盤里的東西,忽而轉頭看向兩人,哈利心頭立刻浮現出了不好的預感。

    “啊哈!”他輕聲笑道,“輪到你了,能夠為偉大的伏地魔做出貢獻來,是你這個微不足道的小小的麻瓜一生的榮幸。”

    哈利咽了咽,雖然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但他直覺不好,托尼也一樣。

    就在這時,他們的耳邊再次傳來一個細小的、屬于艾利克斯的聲音:“遠離那個家伙!離他至少兩米!”

    兩人背對背捆著無法看清對方的表情,但是就在艾利克斯的聲音消失在他們耳邊時,他們同時挪動身體,努力朝遠離那個男巫的地方挪去。

    出乎兩人意料,他們以為那男巫會來阻止他們,卻不想他只是環抱胳膊,饒有興致地看著他們動作:“想逃了?可是在這里,你們能逃到哪里去呢?”

    那種高高在上、勝券在握的態度頗為惱人,但在正處于階下囚地位的兩人這邊,他們已經顧不得了,就在兩人努力遠離了那個男巫兩米遠之后,一聲尖銳的嘯音從遠處傳來!

    托尼只來得及看到一個白色的東西從對岸飛過來,就被接下來的爆炸、沖擊波和綻開的光芒給刺激得條件反射地閉上了眼睛!

    男巫反應迅速地給自己加了一個盔甲護身,但是沒用,火箭炮的威力遠遠超過了盔甲護身的力量,他被那股力道直接給推飛出去,狠狠地撞擊在身后的石墩上!

    石墩和小島相連的部分也被火箭炮打斷,看起來堅不可摧的石墩啪的從中斷裂,石盤底部裂開,翠綠色的液體順著裂縫往下淌。

    小島上唯一沒有被這肆虐的沖擊波掃到的就是哈利和托尼:在他們周身,一個球形光罩籠罩著他們,將一切的沖擊波、過強的光線、飛濺開來平時不起眼此時卻也有了莫大威力的飛石和其他東西擋在外面。

    “哈利!”

    男人的聲音傳來,哈利立刻抬頭朝聲音出來的方向看去,驚喜道:“小天狼星!”

    兩把金燦燦的掃帚正從湖岸邊飛速朝中央小島飛過來,小天狼星一個人騎在一把上,另一把光輪2000上的人是艾利克斯和巴基,巴基正在把一個圓柱型的一米多長的東西收起來,換成另一架槍支,瞄準倒在地上還沒爬起來的男巫。

    他們底下,無數的慘白的尸體從水底下冒頭,朝著天空伸出手,試圖把天上的人給拉扯下來。

    但是它們不會飛,手也夠不到飛的很高的兩把掃帚,哈利就只能看到一只只蒼白的手不斷地從水底下冒出來,一直延伸到岸邊。

    如此繼續的話……

    “我們不能過去!它們會上岸的!”艾利克斯大聲說道。

    巴基點點頭,拿下綁在褲腿邊的軍用匕首,一揮手,匕首脫手飛出。

    一聲鈍響,匕首準確地插在了兩人身邊,哈利和托尼連忙同步湊上去,用這把匕首割開了繩子。

    “該死……”從沖擊波中清醒過來的男巫冰冷地剜了一眼飛天掃帚上的三人,“麻瓜……”

    他低聲道,看到水底下越來越不平靜的動靜,轉頭就看到因為底座裂開而流淌完了所有魔藥的石盤。

    男巫眼里閃過一絲喜色,當即伸向石盤,那里面似乎還有什么東西,什么他想要的東西。

    但是很快,哈利看到那個男巫臉上的表情僵硬了,他的手從石盆里拿了出來,手上拿著一個東西,被那汪翠綠色的魔藥保護的東西。

    男巫的表情極快地變化,惱火、不解、憤怒、被擺了一道的怨毒,最后他憤怒地將那個帶著金色鏈子的東西摔在地上,大罵了一句:“該死的!”

    他被擺了一道!

    來不及思索到底是誰置換走了原本在里面的東西,他看到周圍已經開始有陰尸上岸,當即發出一道漆黑的火焰,破開陰尸包圍,跑到小船上。

    小船朝著對岸飛速駛去。

    巴基皺眉放下了槍,他發現自己看不到那個人在哪里,又是魔法?

    “是魔鬼火焰!”小天狼星認出了那個人臨走前放的魔法,臉色驚恐,“這玩意會燒掉一切!”

    兩把掃帚在火焰還未燒過來之前到達島上,小天狼星帶上托尼,艾利克斯、哈利和巴基一起,但是就在他們將要起飛的時候,魔鬼火焰包圍了整個島嶼——那些陰尸從四面八方上岸,卻正好成了魔鬼火焰的燃料,熊熊燃燒的火焰包圍了整個島嶼,直竄上天!

    “不能飛!我們必須先滅掉火焰!”小天狼星大聲喊道,“魔鬼火焰會破壞一切!萬一我們飛過的時候掃帚沾上哪怕一點,掃帚都會壞掉!”

    而到時候從天上掉下來、掉進水里,誰知道會發生什么!

    那些黑色的水看起來非常可怕!

    這時候,火焰開始變形,變成一大群由火組成的野獸:火蛇、客邁拉、火龍……

    他們現在還安全,小天狼星在用破解咒,將侵襲過來的火焰分解掉,他們此時所在的這片島嶼還算安全,但也僅僅只是此時:魔鬼火焰正朝著陰尸爬起來的地方飛速擴散,不多時,整個湖面上都被那些恐怖的火焰占領了!
黑龙江快乐20分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