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末世重生之抱大腿 > 第109章 派系之爭

第109章 派系之爭

千千小說網 www.sopnqi.live ,最快更新末世重生之抱大腿最新章節!

    星火基地別墅區里,魏風的家中,原本裝修的簡潔疏朗的大廳,此時卻被魏敏的冰系異能摧殘得堪比地震現場,斷壁殘垣,一片狼藉。

    廢墟中央,魏敏斷開的胳膊上,鮮血猶如泉涌,眨眼之間就在地面上流下了一大灘血跡,她的右臂和右手靜靜地躺在那片鮮紅里。

    向來嬌俏可愛的魏敏,如今面色卻慘白如紙,她的身體狀況是前所未有的糟糕。末世后,就算魏敏數次出生入死,但在魏風的庇護下,大多是有驚無險。斷臂之痛,對她而言還是頭一遭。

    魏敏右臂處傳來的劇痛,讓她身形一陣不穩,差點摔倒在地,她強自穩住身形,大大的眼睛里寫滿了倔強。

    魏風一個箭步竄到魏敏身邊,受傷的人明明是魏敏,他卻比自己的胳膊斷了還要驚慌失措。一向沉穩有度的魏風,此時渾身都在顫抖,他雙手打著哆嗦,努力從地上撿起魏敏斷掉的手和胳膊,以藤蔓纏繞,想幫魏敏接回右臂。

    魏敏卻側開身子,后退一步,躲開魏風的動作,她殘忍的說道:“哥,你不答應我,我就不要這條胳膊了。”她的語氣冷靜無比,放佛斷掉胳膊的人是別人,而她只是一個旁觀者。這世上哪有人把自己的胳膊當作談判籌碼的?

    魏敏低著頭,不去看魏風的神情,但凡還有一點其他辦法,她也不會這樣去逼迫魏風。但她真的不能看蕭澤去死,她沒有辦法了,為了救回蕭澤,她愿意付出任何代價。

    魏風以藤蔓束縛住魏敏的行動,取出隨身攜帶的治愈系圣水,灑在魏敏的傷處,動作強硬的替魏敏接回右臂,他長嘆一口氣道:“小敏,我答應你就是了。為了一個外人,你把自己置于何地,又把我置于何地?”魏風妥協了,魏敏可以不在乎她自己的身體,但他不能!這是他在世上唯一嫡親的妹妹。

    聽到他的話,魏敏一直繃著的那根弦終于松開了,她低聲說道:“哥,對不起,只要能救回澤澤,我以后就再也不胡鬧了。”遭受斷臂之痛,魏敏之前全是憑著一口氣咬牙苦撐,此時達到了自己想要的目的,她忍不住心神一松,身形一個踉蹌,人也因為失血過多而暈了過去。

    魏風一把抱起魏敏,就往蘇清鸞工作的后勤部而去。星火基地當然有專門的醫療部,其中既有末世前的醫療設備和專業醫生,也有隨時待命的治愈系異能者。但魏敏傷重,魏風便直接去找星火基地治愈系等級最高的五階異能者蘇清鸞了。

    精武堂內,冬天的太陽透過玻璃制造的球形屋頂照在人們臉上,給積極訓練的人群鍍上了一層柔和的光芒。巴蜀之地這樣的陽光天并不多見,因著難得的好天氣,人人臉上都洋溢著熱情的笑意。

    唯有身材矮小的瘦猴陰沉著一張臉,和精武堂內熱火朝天的氣氛格格不入。

    蕭然掃一圈學員的進程,大多是中人之資,說不上好但也不算差。察覺到瘦猴不在狀態,聯想到瘦猴昨天和蕭騰打賭輸掉的事情,蕭然本來想去開導瘦猴一番。這事在蕭然看來并不算什么,愿賭服輸本來就是天經地義,怕的是瘦猴氣量小,想不開。

    但蕭然還沒有走到瘦猴身邊,就被匆忙趕來的紅言拉走了,紅言面色焦急,她一把抓住蕭然的胳膊,說道:“蕭姐姐,你怎么在這里?基地有一大堆事情等著你去處理,快跟我一起去辦公大廈吧!”

    蕭然一臉懵逼,并沒有人告訴她基地有事情需要她去處理好嗎!蕭然疑惑的問道:“不是有宋明寒在嗎?以前基地沒有選副長,運轉也沒出什么問題啊。”

    紅言解釋道:“宋哥哥臨時收到冥殿蹤跡的消息,一大早就出基地去了。”

    蕭然心下一陣錯愕,他不是剛回基地嗎?怎么又要出去?

    紅言問道:“宋哥哥昨天沒有跟你講,要你今天去辦公大廈開晨會嗎?”

    蕭然扶額,干笑道:“沒。”宋明寒昨天晚上大概都忙著和蕭澤爭風吃醋了吧,只顧著想方設法的把蕭澤趕出別墅,至于該說的正經事,他卻一句都沒有提到。

    這卻是蕭然誤會宋明寒了,在宋明寒心里,把蕭澤這個心腹大敵趕出別墅才是頭一等的大事!

    辦公大廈三樓的會議廳里,此時正吵的不可開交。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蕭然根本就不敢相信星火基地的派系之爭已經到了白熱化的地步!

    面北朝南的會議廳里,由于宋明寒缺席,正東的主位虛置著。

    以厲紅為首的江東勢力,牢牢的霸占著橢圓形會議桌的一邊,厲紅本人在閉目養神,厲鳴帶著下屬和對面坐的人據理力爭,那幅吹眉瞪眼的模樣就差沒有跳上桌子直接和對方比劃幾下了。

    坐在他們對面的是彌月基地的管理層,也就是隸屬于魏風的部下。蕭然看過去,里面還有幾個人和她在直升機上有過一面之緣。這些人畢竟末世前就有在政府工作的經驗,爭執起來比起厲紅的下屬要文雅得多,但遣詞造句卻處處咄咄逼人,氣勢上半點不輸江東勢力。

    白龍月坐在桌角上,她身著綠色迷彩服,本該是英姿颯爽,卻在剛一開口的時候,就被雙方人馬群起而攻之。她被嗆的說不出話,放下文件,以手按壓太陽穴,顯得一臉疲態。

    甚至就連剛到會議室的紅言,也加入了群舌大戰里,她年紀雖小,卻生的伶牙俐齒,一個人獨戰多人毫無壓力。

    眼前的場景看的蕭然目瞪口呆,誰能想到星火基地這個迅速崛起的龐然大物,表面看來聞名華國,還吸引八方來投,內里卻并非鐵板一塊,反而是派系之間相互傾軋,一幅大廈將傾之勢。

    居然全靠著宋明寒強大的個人實力和獨特的人格魅力才得以維系嗎?

    因為追蹤冥殿而忙得腳不沾地的宋明寒,同時還要處理星火基地這些爛攤子,這兩年,他過的究竟是有多累啊?

    蕭然直接走進會議室,拉開椅子,坐在東面的主位上,宋明寒不在,作為基地副長的蕭然當然應該坐主位。蕭然拍了拍手掌,說道:“別吵了。”她釋放出五階異能者的威壓,除去厲紅和紅言兩位五階異能者,其他人都受到了影響,會議室里一時寂然。

    厲紅一直閉著的眼睛陡然睜開,直視著蕭然,眼里精光閃爍。

    五階異能的威壓之下,人們稀稀落落的叫了幾聲:“蕭副長。”他們固然受到了五階異能的影響,但是見慣了強者,蕭然的威壓根本就堵不住他們的話頭。向蕭然打過招呼之后,他們之間的爭吵再次熱烈起來,每個人說話之前還必要加上一句:“蕭副長,你來給我們評評理!”

    人聲疊著人聲,蕭然根本就聽不清楚他們在說什么,她掃視四周,平靜的說道:“有什么事情,一件一件的說。”她的聲音不大,但因著帶了五階的威壓便顯得擲地有聲。

    蕭然先點了白龍月的名,她威脅道:“白隊長先說吧,其他人麻煩安靜點,我手里的鐵棍可沒長眼睛,真傷到誰了,只好麻煩一下蘇部長了。”蕭然把鐵棍平放到會議桌上,她故意沒有控制力道,鐵棍和桌面發出了撞擊聲,震的桌面嗡嗡作響,眾人面前擺放的水杯一陣晃蕩,水灑得滿桌都是。

    在座的人昨天都在擂臺戰里領略到了蕭然的威風凜凜,被她這樣直白的恐嚇,終于安靜下來。

    厲紅卻是一聲嗤笑,蕭然果然是個沒斤兩的黃毛丫頭,懂不懂什么叫以德服人啊?就連她這種道上混的,都不屑直接以武力脅迫下屬聽從!

    白龍月起身把文件遞給蕭然,從容的說道:“日前,軍方斥候偵查出一個秘密的軍事基地,尚未發現任何被破壞的痕跡,懷疑內存大量軍火。我建議抽調人手前往,有這批軍火做補充,將大大提高士兵的存活率。”

    蕭然點頭,一邊翻看白龍月呈上來的文件,一邊問向魏風的下屬:“你們剛才在吵什么?”

    魏風的下屬說話很有技巧,他并不急著稟報己方的事情,反而先是指出白龍月故意隱瞞的部分,他恭恭敬敬的說:“副長容稟,軍方偵查出的秘密基地距離星火基地足有千里遠,外部看來更是堅不可摧,我們想要拿下里面的軍火,所付出的代價一定是慘痛的,并不值得!”

    蕭然屈起手指扣桌,強調道:“說你自己的事情!”

    魏風的下屬笑著說道:“是屬下逾矩了,與其去攻克一個我們都不知道底細的軍事堡壘,倒不如加大人手尋找異植,無論是對于激發普通人產生異能的藥劑研發,還是為異能者制作異植戰服都大有裨益。”他依舊不著痕跡的在黑白龍月。

    蕭然對他話里的“異植戰服”很感興趣,但她按下不表,反而是看向紅言。蕭然對紅言的態度最是和藹,她含笑問道:“紅言,你想說的是什么?”

    紅言照舊喚她蕭姐姐,“蕭姐姐,基地的存糧有限,利用新技術自主種植的作物產量目前還跟不上需求,我建議抽調異能者搜尋末世前的糧倉位置,并且適當降低異能者的待遇。”她年紀是小,但打起官腔來,比魏風手下那些老油條都不遑多讓。

    蕭然最后才看向厲紅,問道:“厲隊長?”

    厲紅話里帶刺:“我還以為蕭副長忘記我了呢。”副長兩個字咬的格外重。

    她說話尖銳,一開口就得罪了所有人,“他們說的全是狗屁,眼下最打緊的當然是提升實力,比起把希望寄托在軍火和異植上,還不如跟我去打點晶核,用來修煉異能!我下面的人發現了一個喪尸群,也就三十來萬的數量,你看著給我安排點人手吧。”

    厲紅說的倒是輕松,但三十多萬數量的喪尸群,已經是大型喪尸潮了,星火基地想要啃下這塊硬骨頭,差不多要傾巢而出,一朝不慎,甚至都有覆滅的危機,哪能三言兩語就答應她呢?
黑龙江快乐20分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