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醉迷紅樓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這就完了?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這就完了?

作者:屋外風吹涼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sopnqi.live ,最快更新醉迷紅樓最新章節!

    坤寧宮殿門前,一身著大紅蟒衣的太監正指揮著流水般的宮人,不斷將食盒捧入。

    又調配各式金銀器具的擺放。

    皇后殿內何等重要之處?

    若非陛下親臨并舉行家宴,縱然是皇后本人,;平日里也不會在坤寧宮正殿用膳。

    因此,連桌椅高幾等家俬都要現成準備。

    調度這一切的內侍,正是后宮六宮都太監,夏守忠。

    當初為了照顧宮里的賈元春,賈環沒少和他打交道。

    印象還算不錯,是個頗為謹慎穩重的內侍。

    夏守忠似也愿意和賈環這個簡在帝心的權貴國侯處好關系,所以雙方交情漸深。

    正在殿門口指揮內侍搬著數面梨木小幾入內的夏守忠,一轉頭,正巧看到賈環與蘇培盛有說有笑的走來。

    他目光微凝,便迎了上去,與賈環請了禮后,笑道:“寧侯怎地和蘇公公一起來了?”

    若在往日,賈環自然會與他說笑一番。

    可是今天,賈環卻目光清冷的看著夏守忠,看的夏守忠面色一滯,不清楚怎地。

    正要發問,卻見賈環冷哼一聲,徑自進了坤寧宮。

    蘇培盛適時的搖頭嘆息了聲,也要入內。

    這幅模樣更讓夏守忠心中一緊,忙拉住蘇培盛,低聲道:“老蘇,到底發生了何事?咱家不曾得罪過寧侯啊……”

    蘇培盛抽了抽嘴角,似不知該怎么說。

    夏守忠見之愈發緊張,忙道:“老蘇,咱們是這么多年的老相好,兄弟犯了什么迷糊,你可不能不言語一聲!”

    蘇培盛無奈道:“老夏,就是看在多年舊交的份上,咱家當初才提醒你,別太縱著夏存義那猴崽子,你只是不聽。

    讓他一日比一日狂,在宮里飛揚跋扈……”

    夏守忠聽的面色不大自在,辯解道:“那孩子還是極會辦事的,娘娘也贊過兩回。”

    蘇培盛聞言,面色一變,道:“既然如此,老夏你只當咱家什么都沒說。”

    說罷,作勢要走。

    卻又被夏守忠一把拉住,道:“老蘇,有甚事你只說就是,若是那混帳瞎了眼,對你老蘇有不敬之處,咱家也絕不饒他!

    他雖會說話做人,對咱家也孝敬,可比起咱們多年的老交情,他算個屁!”

    蘇培盛聽這話,臉色才好轉過來,語重心長道:“老夏,咱家也不知那猴崽子到底是怎么想的,領了旨去請寧侯來赴陛下家宴,卻偏生沖撞了寧侯,寧侯本要罰他,可他說是你老夏的兒子,寧侯看在你的面上,才饒過了他,不然,以那位爺的性子,嘿!

    這倒也罷了,這些年,你和寧侯相處的也不賴,他記得你的好,給你份面子也是應該的。

    可誰知……

    那夏存義竟沒告訴寧侯,陛下是在坤寧宮里設宴,害得寧侯巴巴的跑去了上書房!

    若非咱家舍下老臉來好說歹說才勸著他來這邊,寧侯一怒之下就要折返回府哪。

    老夏啊!你疼孩子是好的,可你也得睜開眼看看,他是什么樣的心!

    寧侯今日若當真一怒之下走了人,陛下追問下去……老夏,你怕是要沒臉了!

    連帶著娘娘都要在陛下面前沒臉……

    咱們這樣的人,主子的臉面重于一切!

    害得主子沒了臉,咱們也就全完了!

    唉……”

    說罷,又連連搖頭嘆息,卻不再多言,往里走去。

    留在原地的夏守忠,真真是又驚又怒,駭的身子都顫栗起來。

    在宮里活了一輩子,什么樣的算計沒見過?

    又有什么樣的事背后沒有算計?

    給他一萬次選擇,他都會篤定這件事背后一定有陰謀。

    他那義子夏存義,必定是想要害他!

    只是不知道,到底是哪個在背后做耗!

    “干爹!”

    夏守忠正想著,就聽到不遠處傳來一道讓他“刻骨銘心”的聲音。

    夏守忠驀然轉頭看去,不是他那干兒子夏存義,又是何人?

    夏存義本是宮里一不起眼的小黃門兒,原名也不叫夏存義,是后來機緣巧合下,討了他的歡心,拜他為義父,改了名叫夏存義。

    因為嘴甜手巧有眼力,又會來事,夏守忠也就待他多了幾分不同。

    宮人內監的晚年多半凄涼,能養幾個義子防老也是好的。

    不止夏守忠如此,蘇培盛何嘗沒幾個義子?

    他們在位時,庇佑著這些小黃門兒成長,等他們老了,退下去了,也就該由昔日的小黃門兒們,看顧著他們了。

    這是內侍間的潛規則,當然,忘恩負義者不知凡幾。

    可即使如此,這些年老的大太監們,也沒其他的選擇,只能擦亮眼睛,好生挑選。

    只是,夏守忠萬萬沒想到,他千挑百選出來的,竟是這樣一個東西!

    “干爹,您是不知道,孩兒今日受了大委屈了。那賈環好生無禮,孩兒與他送信,他不表示表示也倒罷了,還……咦,干爹,您怎么了?臉色這樣難看……”

    夏存義告了幾句狀后,就看到素來氣度沉穩的夏守忠竟面容猙獰起來,忙關心問道。

    夏守忠聞言,陰森森的獰笑兩聲,而后霍然出手,一耳光抽在夏存義臉上。

    “啪”的一聲巨響,根本沒有防備的夏存義就被打翻在地,耳朵里嗡嗡作響間,聽夏守忠恨聲道:“豬狗不如的小雜.種,咱家這般待你,你竟還想害咱家,喂不熟的狼崽子!來人,將這混帳給咱家拿下,送去凈身房!”

    旁邊聽命上來的一身材壯碩的太監聞言一怔,甕聲道:“老祖宗,他本就是去了根兒的,還送去凈身房作甚?”

    夏守忠冷哼一聲,道:“告訴富觀,這個狼子野心的小野.種凡根沒去盡,再給他去一回。”

    那壯碩太監聞言,冷不丁打了個寒顫,再不敢多言,與另一個太監一起,抓住拼命掙扎求饒的夏存義往外拖。

    夏守忠見夏存義大聲哭喊求饒,心中更加厭惡,厲聲道:“都是廢物啊,就看著他這般亂嚷嚷?”

    頓時又上來一人,出手如電,將夏存義的下巴卸掉,夏存義便只能嗚嗚不清的哭求了。

    內侍被第二次送入凈身房,唯一的下場就是死,最痛苦的死法。

    不只是身體上的痛,更痛的,還有精神。

    有一種說法,內侍在臨死前,可以從宮里得到當年留存下來的“寶貝”,一起合葬后,來生就能還陽。

    可若二次進凈身房的人,連蛋蛋也割掉了,那就生生世世都只能是閹庶。

    對太監而言,這才是最殘忍的……

    夏守忠厭棄的看了眼后,一揮手,道:“帶走!”

    一群內侍便拖著夏存義離開了……

    夏守忠也沒有多耽擱,匆匆往殿內走去。

    其實他倒不是特別害怕得罪賈環,他與蘇培盛不同,他是侍奉在內宮,服侍皇后的內監。

    賈環想要對付他,不說不可能,但沒什么必要,而且會花費不小的氣力。

    在夏守忠看來,是得不償失的。

    可夏守忠卻怕賈環向隆正帝告狀……

    隆正帝當年還是雍親王時,夏守忠便已經在王府了。

    幾十年來,他太清楚這位主子的心性。

    太上皇批語他刻薄寡恩,并非沒有道理。

    至少,對太監奴婢來說,這絕對沒錯。

    真要惹怒了他,當場命人打殺都是有的。

    隆正帝本就極中意這個賈環,他又剛立下大功,萬一……

    念及此,夏守忠一邊加快了腳步,一邊抹了抹額頭上的冷汗。

    心中祈禱賈環不是一個愛告狀的人……

    ……

    夏守忠忐忑不安的走進內殿,還未進門,就聽到殿內隆正帝怒聲咆哮的聲音,心中不由一沉,面色慘白。

    戰戰兢兢的踏入內殿后,入目處,卻見賈環垂頭喪氣的站在那兒,高頭鳳榻上端坐的隆正帝正怒視著他,教訓個不停。

    賈環身前,是一個呈“大”字型倒地的內侍。

    夏守忠認得此人,乃是宮**奉局的一名奇人。

    所謂奇人,指的是有一技之長的宮人。

    有人擅長武道,有人擅長醫道,有人擅長毒術……

    因為都選自宮中內侍加以培養,或許算不得頂尖,但也好用。

    在宮里地位不俗。

    倒地的那個內侍,名叫黃興,擅長口技。

    最能模仿他人聲音語氣……

    今日,他被打發出宮,去看寧侯在西市如何處置,然后回宮稟報。

    也算是一種現場再現,卻不知此刻為何會趴在地上起不來。

    正疑惑,就聽賈環沒精打采道:“陛下,臣哪里知道他是什么供奉局的供奉……

    臣只當他是哪個賊子鬼怪化成臣的模樣,在冒充臣,這才出手除妖。

    誰知他只是口技之術……”

    方才賈環進來后,真真唬了一跳。

    一個和他聲音一模一樣,連語氣都一樣的人,正背著他,對上面的帝后說著什么。

    細細一聽,竟都是他今日在西市高臺上說的話,并且絲毫不差。

    賈環又驚又怒,再一想,這人若是蒙著面,裝扮成他去胡亂發號施令,豈不要糟?

    因此,就一腳踹到那廝屁股上,打算提前除害,讓此人“pia”的一下摔在地面上,起不來了……

    若非是在坤寧宮,賈環干掉此人的心思都有。

    當然,這般做的下場就是被隆正帝罵了個狗血淋頭。

    畢竟理虧,當著帝后動手……不,動腳,換個人,此刻怕已經被大內侍衛抓起來了。

    聽賈環還狡辯,隆正帝愈發惱火,冷哼了聲,道:“朕看你就是愈發不知天高地厚,為所欲為!”

    瞥眼看到距離賈環不遠處,五皇子贏晝正強繃著臉,可眼中的笑意卻怎樣都擋不住,登時喝道:“該死的孽障,瞧那副沒出息的德性!”

    贏晝圓滾滾的臉色登時變白,眼睛里哪里還有一絲幸災樂禍的笑意,滿是惶恐不安,站起身垂頭聽訓。

    心里雖然日了狗,完全不明白為何會殃及池魚,可也沒功夫想這些了。

    只求隆正帝今日能別教訓的太狠。

    然而就在此時,他卻聽到身邊不遠處,之前那個被罵的狗血淋頭的賈環,忽然發出一陣幸災樂禍的大笑聲:

    “哈哈哈哈!”

    贏晝眼中瞳孔都擴大了,只祈盼即將暴怒的隆正帝,只將怒火發在這個神經病頭上,不要再牽連無辜了……

    誰曾想,“期待”中的暴風驟雨,竟只有一聲不輕不重的笑罵聲:“這個混賬東西!還有臉子笑,臉皮之厚,亙古未聞!”

    就完了?

    就完了!

    這一刻,贏晝無比心酸憂郁的看著高臺鳳榻上忍俊不禁的帝后二人。

    父皇母后,您二位可從未這樣寬容的對待過兒臣啊……

    ……

    PS:第二更!

    我真是服了諸位污妖王,隔壁家住的是武大一對在職博士夫婦,雖然和我用一個無線路由器,她家也經常變換無線名,但孩子真不是我的……

    咳咳!努力第三更,十一點前有就有,沒有就明天吧,胃疼……
黑龙江快乐20分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