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盛唐小園丁 > 第九十七章 死亡時間

第九十七章 死亡時間

作者:北冥老魚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sopnqi.live ,最快更新盛唐小園丁最新章節!

    本來驗尸這種事倒也沒什么,張縱好歹兩世為人,對死尸并不忌諱,上次遇到棖鬼殺人時,他還好奇的湊上前察看,但這次狄仁杰要驗的尸體卻是一具死了一個多月,而且已經下葬的尸體,以現在的天氣,尸體肯定都已經腐敗了,光是想想那個味道就十分酸爽。

    但是自己吹的牛逼,含著淚也要把它圓回來!張縱之前把尸斑描述的那么詳細,好像他真的是個驗尸高手似的,現在狄仁杰提出請張縱與他一起去驗尸,這讓張縱也實在沒辦法拒絕,反而還要做出一副高興的模樣點頭答應。

    不過在離開之前,張縱還是讓狄仁杰和周吾等了片刻,他去準備了一些東西,然后提著一個小箱了出來,叮囑婉兒在家看好門后,這才與狄仁杰兩人出了門,周吾也已經雇了一輛馬車。

    上了馬車后,張縱放下手中的箱子,然后這才向狄仁杰問道:“狄寺丞,這次你要辦的是什么案子,死的人又是什么身份?”

    聽到張縱問起案情,狄仁杰卻忽然嘆了口氣,過了片刻這才開口道:“說來慚愧,這次的案子其實已經完結,只是因為我的一己私心,所以才強壓著將整個案子重啟,而死的人其實是我的好友,生前也一直在戶部任職……”

    狄仁杰說著就把案情與死者的情況介紹了一遍,原來死的人名叫許味,他與狄仁杰是同鄉,當年兩人曾經結伴進京參加科舉,而且還都考上了明經科,后來兩人雖然分赴兩地為官,但一直書信不斷,后來兩人又先后調進長安,走動也更加頻繁了。

    但是就在一個月前,許味忽然暴斃而亡,說起來許味比狄仁杰要大上五歲,今年剛好五十,前兩年還生過一場大病,差點沒救回來,從那時開始,許味的身體就一天比一天差,甚至他都已經考慮要把官職辭了專心養病。

    也正是因為許味的身體本來就不好,所以他忽然去世這件事似乎也很正常,唯獨狄仁杰出于職業習慣,感覺好友忽然去世有些奇怪,于是趁著給尸體換衣服時查看了一下,但也并沒有發現明顯的外傷。

    不過狄仁杰剛開始并不死心,于是又詢問了一下許家下人,關于許味去世前后有沒有什么異常,但也沒有什么發現,這也讓他終于打消了心中的懷疑,而許味也在舉行過葬禮后下葬。

    “咦,既然人都已經下葬了,也沒有發現什么異常,那狄寺丞你為何又要開棺驗尸?”張縱聽到這里也不禁好奇的追問道。

    “張公子有所不知,就在三天前,我那小侄子許寬,也就是許味八歲的兒子忽然跑到我的府上為父申冤,說他父親是被繼母王氏害死的,雖然孩子還小,但他絕不會拿自己父親的生死開玩笑,所以我才決定重啟這件案子。”狄仁杰這時也露出幾分悲傷和愧疚,若是好友真的是被人害死的,那他無論如何也要替他申冤。

    “可是孩子的證詞似乎并不能做為證據吧?”張縱聽到這里也皺起眉頭道,人都死了一個月了,而且還是一個孩子報的案,這讓他也感覺這個案子似乎有點不靠譜。

    “不錯,許寬還小,他并不能上堂做證,所以我才想要開棺驗尸,因為據許寬說,他父親雖然身體不好,但經過大夫的診治,病情已經開始好轉,但是在許味去世的前一天,王氏卻將其它人都趕了出去,嚴禁任何人去許味的房間,直到第二天時,王氏才忽然宣布許味去世的消息,但在去世的時間上,王氏與許寬的證詞卻出現了不一樣的地方……”

    狄仁杰說著把詳細的案情講解了一下,原來據王氏所說,她是在早上睡醒時發現許味去世的,但在許味去世的前一天晚上,她還喂許味喝了藥,甚至還聊了幾句。

    但是據許味的兒子許寬說,王氏在前一天將所有人都趕出內宅,許味雖然是個孩子,但與父親的感情極深,于是在傍晚時偷偷的潛到父親的房間里,當時王氏并不在房內,結果他發現父親已經去世了,而且全身蜷縮在床上,表情十分痛苦。

    許寬畢竟是個孩子,在見到父親死時的慘狀也嚇的不輕,回去后就生了一場大病,當時狄仁杰還去探望過他,那時的許寬病的極重,幾乎沒辦法說話,狄仁杰當時還感嘆這孩子是個重感情的人,再加上他也沉浸在好友去世的悲痛之中,所以也沒有多想。

    等到許寬的病一好,他也立刻跑去向狄仁杰講述了那天他的發現,他父親明明是前一天晚上死的,但王氏卻隱瞞了許味的真正死亡時間,反而說他是第二天早上死的,這其中顯然有什么原因,所以狄仁杰才會不顧一切的接下這個案子。

    不過張縱聽過整個案子后,卻是再次皺緊了眉頭,過了片刻他才開口道:“狄寺丞,若是許味剛去世時,倒是可以通過尸斑或尸僵的程度判斷他死亡的時間,但他都已經下葬一個月了,現在再想從尸體上找到證據,恐怕也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知道,不過我可以給張公子提供一個線索!”狄仁杰卻并沒有放棄,而是再次鄭重的道。

    “什么線索?”張縱也急忙追問道。

    “許味去世當天,我身為好友,也幫他換過衣服,而在換衣時,我發現他的身體胸腹部有大片的尸斑,而無論是許寬還是王氏,他們的口供都說發現許味的尸體時,許味是趴在床上的,這說明期間并沒有人動過許味的尸體。”狄仁杰再次開口講解道。

    “我明白了,許寬的尸體發現后,肯定會被擺正,如果說他胸腹部的尸斑依然存在,這說明王氏發現他的尸體時,許味早就死了一天以上,但她卻說前天晚上許味還活著,這明顯十分矛盾,尸體是不會撒謊的,唯一的可能就是王氏在撒謊!”張縱聽到這里眼睛一亮,也終于明白了狄仁杰的意思。

    “不錯,按照張公子您之前所說,尸斑如果固定下來,人肯定死了一天以上,而許味剛去世,按照習俗就要凈身更衣,然后入殮,剛好那天我全程參與,十分肯定他的胸腹部有大片尸斑,只是之前我不知道尸斑的妙用,直到聽到張公子的一番講解,這才猶如醍醐灌頂,想明白了其中的關鍵!”狄仁杰說到最后也向張縱露出感激的神色。

    “可是……”張縱這時忽然又想到一點,隨后再次皺眉道,“可是尸斑出現只需要一兩個時辰,你也只是幫許味擦洗了一下尸體,并沒有一直觀察,如果尸斑沒有固定下來,翻動過尸體后,原來的尸斑就會慢慢消失。”

    張縱說到這里也十分凝重的看向狄仁杰:“若是開棺之后,許味的胸腹的尸斑消失了,那就不能證明王氏在撒謊,到時狄寺丞你又該怎么辦?”

    古人講究人死為大,特別是安葬過后,絕對不能再開棺,以免打擾到死者的安寧,就算是遷墳,也不會打開棺槨,所以狄仁杰現在要求開棺驗尸也要冒著極大的風險,若是有發現還好,若是沒有發現,那他可就要惹上一身的麻煩了!

    狄仁杰自然也知道張縱話中的意思,不過只見他沉默了片刻,隨后這才緩緩的道:“若是胸腹的尸斑消失,也不能證明王氏是清白的,我相信許寬絕不會在父親的生死上撒謊,所以哪怕有一絲的希望,我也絕不會放過!”
黑龙江快乐20分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