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盛唐小園丁 > 第九十章 意外的生意

第九十章 意外的生意

作者:北冥老魚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sopnqi.live ,最快更新盛唐小園丁最新章節!

    張縱和薛紹看見了泥涅師,泥涅師同樣也看到了他們兩人,剛開始同樣也是一愣,隨即就露出一臉燦爛的笑容站起來就往張縱這邊走來。

    “晦氣,今天出門真應該看看黃歷!”薛紹看到對方過來也是翻了個白眼低聲道。

    “薛兄,張兄,多日不見,在下也是十分的想念啊,沒想到咱們竟然在這里遇到,簡直太有緣了!”只見泥涅師一臉笑容的走過來行禮道,絲毫不在乎自己滿臉是傷笑起來十分難看,更加難得的是,他竟然還記得張縱。

    “世子客氣了,不過咱們可不是多日不久,事實上前兩天我還見過你!”張縱這時也笑著還禮道。

    世子這個稱呼本來是用于親王的嫡長子,只是后來不再那么講究,可以稱呼公主、世家豪門的子嗣。就像公子這個稱呼一樣,本來是用來稱呼諸侯的兒子,諸侯的女兒也可以稱為女公子,但后來卻用爛了,別說一般的貴族子弟,就是鄉下土財主家的兒子也可以稱公子。

    卑路斯是大唐正式冊封的波斯王,泥涅師身為他的長子,可以說是正兒八經的世子,相比之下,薛紹這個世子反而有些水分。

    當然了,城陽長公主是李治一母同胎的親妹妹,地位比一般親王還要高,而且又受李治的信任,所以薛紹的地位自然水漲船高,泥涅師雖然是正經的世子,但卻是流亡的王族,地位與薛紹簡直是天差地別。

    看到張縱對自己笑臉相迎,泥涅師也有些受寵若驚,隨即順勢坐下來好奇的問道:“張兄前兩天見過我?這倒是巧了,你在哪里見到的我?”

    “那天中午在曲江坊,世子正在與別人切磋武藝。”張縱笑吟吟的看著對方道。

    泥涅師聽到張縱的話也是臉色一僵,隨即就是羞的滿臉通紅,他那天明明是挨打,甚至連鼻梁都被人打斷了,到現在都只能貼著膏藥,可是到了張縱嘴里卻變成了他與人切磋武藝,也算是保全了他的面子。

    “切磋武藝?不過看你一臉傷的樣子,肯定是輸了吧?”旁邊的薛紹聽到這里也是輕笑一聲道,他本來就不喜歡對方,甚至盼著泥涅師早點離開,卻沒想到他竟然坐下來了,這讓他也更加的不快。

    “咳,這個……是我學藝不精,輸了也是應該的。”泥涅師再次有些尷尬的道,哪怕他已經習慣性的厚臉皮,但依然有些不好意思。

    “對了,張兄你們是來這里品嘗烤肉的吧,剛巧上次我說過要請張兄喝酒,擇日不如撞日,不如今天就由我請客,咱們不醉不歸如何?”泥涅師急忙轉移話題道。

    “我和世兄從來不喝酒,而且你覺得我們缺你請客的那點錢嗎?”薛紹再次不客氣的道,他現在只想把對方趕走,這樣自己也好清靜一些。

    薛紹的話一出口,泥涅師也更加尷尬,不過張縱卻覺得自己這幾天接連遇到對方,也算是有緣,之前他還向李弘打聽過對方的情況,于是就開口勸道:“三郎,既然大家有緣在這里相遇,不如就一起坐一會!”

    既然張縱都這么說了,薛紹就算是萬般不愿,也只能點頭答應,泥涅師更是興奮的連連道謝,隨即就向店里的伙計高喊道:“來三條羊腿,要用最嫩的關中羊!”

    大唐定都關中,長安是大唐的經濟、政治和文化中心,所以關中也影響著大唐的各個方面,比如許多長安人都認為關中產的糧食最好吃,關中羊也比草原羊更加肥美等等,所以關中羊的價格自然也比其它地方高。

    店伙計高聲應和一聲,很快就送上來三條烤的金黃的羊腿,張縱拿起切肉的小刀切下一塊,蘸著旁邊的醬汁嘗了一口,發現味道果然不錯,雖然是烤肉,但煙火氣卻并不大,而且烤肉上用的調料很特別,估計是店里的獨家秘方。

    “張兄,不知你住在哪里,日后我也好登門拜訪?”泥涅師這時小心翼翼的向張縱問道,他知道薛紹不待見自己,所以也不敢找薛紹搭話,只能把注意力都放在張縱身上。

    “我家就在芙蓉苑隔壁,平時以賣花為生,很好找的!”張縱笑呵呵的自我介紹道。

    “賣……賣花?”泥涅師聽到張縱的話更是一愣,他本以為張縱與薛紹經常混在一起,再怎么著也應該是哪位張姓貴族家的子弟,卻沒想到人家竟然說自己是個花匠?

    “對啊,世兄家中有一座花圃,就在芙蓉苑隔壁,只要你去曲江池就能看到!”薛紹這時忽然一改常態,笑嘻嘻的介紹道。

    因為薛紹忽然想到,泥涅師四處巴結人,無非就是想利用別人的影響力,從而讓朝廷支持他們復國,可是張縱明面上只是個無官無職的小花匠,這在一般人看來,根本不可能對泥涅師有幫助。

    “張兄真會說笑,以張兄你的氣度,怎么看都不像是個花匠!”泥涅師卻還是不肯相信,雖然張縱剛才表現的十分和善,但他這時卻懷疑對方是不是在耍著他玩,一個天天與薛紹廝混在一起的人,怎么可能是個花匠。

    “千真萬確,我就是個花匠,前段時間名滿長安的雙色薔薇,正是我花圃中出產的,若是世子有興趣的話,改日可以去我花圃買上幾株,到時我給你個優惠價!”張縱也笑呵呵的點頭道,他也想看看泥涅師在知道自己對他無用后,會不會立刻翻臉不認人?

    “雙色薔薇!原來那種奇花出自張兄你之手!”沒想到泥涅師聽到這里也露出一副狂喜的表情,說完身子前傾再次興奮的道,“張兄,你那里還有多少雙色薔薇,我全都包了!”

    “呃?你要那么多薔薇干什么?”張縱聽到這里也愣住了,他的確嫁接了不少的雙色薔薇,只是現在還不到上市的時候。

    “賣啊!張兄你有所不知,前段時間有人把你的雙色薔薇運到了西域,結果引起不少豪商的瘋搶,最后以千兩黃金被人買走,比你之前的出價高出無數倍!”泥涅師說到最后也是眼睛發亮,一副見財眼開的模樣,不過這也很正常,復國也需要巨大的財力,所以他對發財的事也十分感興趣。

    “一……一千兩黃金!”旁邊正在切羊肉的薛紹聽到這里,連手中的刀子掉了都不知道,并不是他沒見過錢,而是他知道嫁接雙色薔薇其實很容易,連他妹妹薛寧兒都會,所以他做夢也沒想到這世上竟然有冤大頭愿意花這么多錢買一株雙色薔薇?

    “不對啊,既然這么賺錢,那我們為什么不自己把薔薇運到西域去,憑什么讓你從中賺這個差價?”不過緊接著薛紹就反應過來,當即皺著眉頭沖泥涅師質問道。

    “這個……嘿嘿~”只見泥涅師難得沒有露出諂媚的笑容,而是十分精明的一笑道,“薛兄的話也有道理,只不過從長安到西域,這一路可不太平,要翻過高山、穿過沙漠,還要防備馬賊的搶劫,另外西域面積廣闊,還需要找到能把貨物賣出去的地方,這些可都是門路,而我家里剛好有這些門路。”

    卑路斯在西域呆了幾十年,雖然沒能反攻回去,但也在西域經營下一些勢力,再加上流亡在大唐的波斯人,許多都依附于卑路斯父子,所以泥涅師才有信心把貨物運到西域。

    另外雙色薔薇不同于一般的貨物,它是活物,萬一死在路上可全都賠了,所以需要更大的投入,可以說整個大唐有實力將雙色薔薇運到西域的商人還真沒有幾個。

    “好啊,若是世子有門路的話,盡管可以去找我,到時咱們詳談!”張縱這時也毫不猶豫的點頭道,這種錢不賺白不賺,而且雙色薔薇這種奢侈品注定不會有什么大的市場,既然西域的胡人喜歡,那就讓他們多買點。

    “太好了,到時我可要指著張兄你發財了!”泥涅師當即也興奮的大聲道。

    “一千兩黃金,這錢也太好賺了!”薛紹這時也再次喃喃自語道,他雖然是長公主的兒子,但平時每月的例錢也是有限的,一千兩黃金足夠他花上幾年了。

    “薛兄有所不知,咱們大唐國力強盛,境外的那些胡人仰慕我大唐,所以無論什么樣的貨物,只要是咱們大唐出的,運到外面就不愁銷路,更何況雙色薔薇這種奇花,只要對外宣稱這是皇室貢品,無數豪商都會搶著要,區區一千兩我還覺得賣便宜了!”泥涅師這時也抓住機會接住薛紹的話道。

    旁邊的張縱聽到這里也贊同的點了點頭,大唐國力鼎盛,各個方面都達到了頂峰,對外的文化輸出也極為強勢,所以周邊的國家無不傾慕大唐的文化,哪怕是一株野草,只要加上大唐兩個字,立刻就會身份倍增,這就是文化輸出的好處。

    不過薛紹卻不怎么領情,反而看了泥涅師一眼輕笑道:“你不是波斯人嗎,怎么一口一個咱們大唐?”
黑龙江快乐20分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