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天空第一戰神 > 第51章 親自出馬

第51章 親自出馬

千千小說網 www.sopnqi.live ,最快更新天空第一戰神最新章節!

    時間已經悄然進入八月下旬,酷熱的天氣讓人不想出門,但狩獵隊的任務始終要進行,李蔚然不得不隨隊出發。

    “這次的任務是清掃沼澤谷的魔物,并在沼澤谷建立安全庇護所,幫助基地在沼澤谷種植藥材。我們戰斗隊會在沼澤谷駐扎將近一個星期時間,肯定會引來大量魔物入侵,大家要做好打惡仗的準備。”

    狩獵隊長官在任務前的會議上,著重強調了這一次任務的難度。

    沼澤谷位于冰痕山脈西南角,谷內遍布大大小小的沼澤地,各種奇奇怪怪的魔物匯聚。雖說環境十分惡劣,但沼澤谷的土壤極其適合適合種植一種名為“血肉黍”的藥材,這種藥材是療傷藥的重要輔材。

    “要待上一個星期,生活用品都別忘記帶齊。”戰斗隊二三班的班長,板著臉叮囑隊員們。

    隊員們默默收拾行禮,沒有人說話,比起采集隊四一班的氛圍,戰斗隊比較嚴肅。

    畢竟每天都在危險面前行走,難免精神緊繃。

    倒是隊里的長官們,比較和顏悅色,下來視察時,看到李蔚然只拎了一個皮箱子,便笑問道:“就帶這么點日用品?”

    “換洗衣服,擦屁股紙,牙膏毛巾洗衣粉,肥皂發蠟護膚霜,和一點零食,足夠了。”

    “倒是挺簡單。”長官又問了一句,“有女朋友嗎,晚上回去好好跟女朋友告個別,一個星期對你們年輕人說起來,可不算短。”

    “我還沒有女朋友。”

    “也該談一個了,戰斗壓力這么大,該放松的時候不要憋著。看看電影、散散步、聊聊理想人生,戰斗固然重要,生活也不能丟一邊。”

    “我明白。”

    李蔚然隨口應付過去。

    他有遠大的目標,所以暫時并沒有在意個人生活,當然如果遇到合適的,也不會介意談點兒女私情。

    戰車洪流啟動,揚起滾滾煙塵,向冰痕山脈進發。

    戰車隊伍后面,還跟著機械工程車隊,拉著大批建設材料和晶體勞工,以及種植藥材、建造庇護所的專家。

    安全抵達沼澤谷,戰斗隊的任務立刻開啟,以班級為單位,開始清掃沼澤谷中的魔物。

    “都看清楚腳下,防止掉進沼澤中,掉進去也不可怕,大聲呼救,飛行組會立刻前來救援。”班長仔細叮囑。

    晶體戰士中有一些會飛的,都被抽調進飛行組,時刻準備救援。

    流線鈦戰甲2.0覆蓋,李蔚然并不擔心自己會掉進沼澤里,因為他的武器模塊神通,可以加載支架,將他托起——四條蜘蛛一樣的長腿,尖端頂著大圓盤,再可怕的沼澤,也和平地無區別。

    噗嗤!

    腳邊的水洼中,忽然射出一道水箭,李蔚然輕巧避開水箭攻擊,手中青龍刀立刻刺進水洼中。

    拔出來時,刀尖已經掛著一條烏漆墨黑的怪魚,怪魚長著四條胡須,一口鋒利的尖牙。

    “0級魔物水箭鯰魚,烤著吃不錯。”他將水箭鯰魚拔下來,往身后一扔,準確扔進自己背后的籮筐中。

    然后繼續向前行動。

    驀然,不遠處響起隊友老周的呼喊:“3級魔物裂齒兔,幫我圍剿!”

    分散在周圍的隊友立刻沖過去,李蔚然同樣沖過去,二三班七名隊員迅速組成一個簡單的圓陣,堵住裂齒兔的逃竄方向。

    老周一馬當先,雙刀合并,直奔裂齒兔。

    但裂齒兔相當靈活,小馬駒一般大小的體型,在草叢中蹦蹦跳跳,就是抓不住。老周不信邪,神通激發,雙手著地,整個人好似化作一頭豹子,迅速追趕裂齒兔。就在他即將追到裂齒兔的時候,腳下猛一打滑,整個人就滑進沼澤中。

    “我擦!”

    老周大呼一聲,想掙扎,但沼澤的淤泥已經將他雙手雙腳淹沒。

    “救人!”班長當即喝道。

    李蔚然迅速改變方向,準備將老周從沼澤中拉出來,只是老周卻喊道:“別管我,我一時半會淹不死,你們先把這只兔崽子抓住弄死……它奶奶的,擱平地上一百只兔崽子我也弄死了,沒想到在這濕鞋。”

    聽了老周的喊聲,看到老周確實安全,隊員們便繼續追趕裂齒兔。

    只是這只裂齒兔比平時碰見的更靈活,而且也更陰險,為了追它,很快又有一名隊員陷進新的沼澤坑里。

    “這兔崽子在耍我們,大家小心,它肯定知道哪里有沼澤,故意帶我們往沼澤地跑。”班長皺眉,“許彤,別瞄了,你丫到底能不能射中?”

    許彤三十歲許,4級晶體戰士,神通是“神臂弩”。

    和誅魔炮一樣,神臂弩也是武器類神通,右臂上幻化出巨大的弩弓,以精神能量勾勒出弩箭,遠距離擊殺魔物。不過比起更像熱武器火箭炮的誅魔炮,神臂弩比較原始一些,威力也弱。

    “別催,這兔子太靈活,你們只要能稍稍阻擋它的路線,我就能射中,可你們根本阻擋不住一點點。”許彤端著神臂弩,在那瞄了又瞄,始終沒有放箭。

    這期間。

    又一名隊員因為要阻擋裂齒兔,被引入沼澤中,掙扎不得。

    噌!

    弩箭終于激發,一道閃光箭矢劃破空氣,卻擦著裂齒兔的尾巴,扎進草叢中。箭矢上附帶的能量,將草叢炸得雜草亂飛,無濟于事。

    裂齒兔依然活蹦亂跳。

    看到這里,一直保持低調的李蔚然,心中長嘆一聲:“還是得靠我出馬!”

    他猛地往前一沖,把裂齒兔嚇得慌不擇路,然而這魔物十分狡猾,蹦跳之間就把李蔚然引到一處之前沒踩過的草叢中。甚至還故意回頭張望,營造出差一點就會被李蔚然抓住的假象。

    “李蔚然小心,那邊沒去過!”班長追過來提醒道。

    李蔚然卻不管不顧,像是失去理智,一心埋頭猛沖,眼看著再跑一步就能抓住裂齒兔。裂齒兔卻迅速轉身,李蔚然便剎不住車,踩在前方的草叢上。

    轉身的裂齒兔,回頭看著李蔚然,猙獰的嘴巴裂開,好似在嘲笑這個傻乎乎的兩腳獸。然而它期待中李蔚然被沼澤黏住的畫面并未出現,腿部迅速延展的支架,將他穩穩托在沼澤地上。

    青龍刀沒有提起,只是右臂簡單往前平伸,戰甲上的機括運轉,一道銀光激射,迅速化作一張鈦合金鐵網,將錯愕的裂齒兔籠罩住。

    繩索提拉,鐵網立時收縮,死死箍住裂齒兔。

    堪堪趕到的班長,提著碗口粗的大棒,對準裂齒兔的腦袋狠狠敲下去:“讓你還蹦跶,你繼續蹦跶啊!”

    啪嗒!

    裂齒兔腦袋直接被砸得腦漿四射。
黑龙江快乐20分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