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煉劍 > 第一章 潭州詭事

第一章 潭州詭事

千千小說網 www.sopnqi.live ,最快更新煉劍最新章節!

    大晉國,潭州延豐縣境內有一座青色山崗。

    因山勢逶迤,遠望猶如青牛伏地,被人們喚作“伏牛山”。

    此刻,正值盛夏雨季,整片山巒都被籠罩在一片綿綿煙雨之中,仿佛侵染而出的水墨畫,天地交合,朦朧一片。

    伏牛山下一處寬闊山坳中,有一條丈許來寬的溪流從山中蜿蜒流出,因為連日降雨的關系,水勢比往日大了許多,溪水看起來也有些渾濁。

    萬余名身披蓑衣,滿身泥濘的百姓,正沿著溪流旁的山路,朝著上游緩慢前行,每個人的臉上都寫滿了疲憊。

    人群中還夾雜著許多牛羊牲畜,走走停停,不時低頭嚼上幾口路邊的野草,喝上幾口泥坑里的積水,絲毫感受不到主人們的焦慮和疲倦。

    在這龐大的隊伍兩旁,每隔一段距離還有一些手持兵刃的官兵,一邊護衛著百姓的安全,一邊催促著前行的速度,時不時還得幫忙將亂跑的雞鴨趕回隊伍。

    隊伍最前端,有一隊身著黑色甲胄的騎兵,個個身形挺拔,看起來十分魁梧有力。

    其中一人手中扛著一桿大旗,上面書寫著一個醒目的“鐵”字。

    行至一片茂密林地,黑甲騎兵中為首的一名高大男子,舉起一臂握緊了拳頭,示意隊伍暫停前進,原地休息。

    早就已經疲憊不堪的百姓們,紛紛聚集在一起,躲入了密林之中。

    一名身披稻草編織的蓑衣的鰥夫老漢,將自家養的五頭羊也趕到了一棵古槐樹下,身子擠入羊群之中,瑟瑟縮縮的想要借取一點溫暖。

    卻不料,他剛湊過去,其中一頭羊就咩叫了一聲,搖搖擺擺地朝著林子深處走了進去。

    老漢起身罵了一句,連忙追趕了過去。

    只見那頭羊走到了一棵古樹前,徘徊不前,咩叫不已。

    “噗”的一聲。

    古樹詭異一顫下,干裂體表驀然一道道五彩光芒透射而出,并且越來越亮,片刻間化為一團耀目光球。

    “哎呦!神仙顯靈啦……”

    老漢先是一怔,接著顫顫巍巍走上前去,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大聲呼喊起來。

    周圍百姓聞聲,紛紛朝那邊望去,在看清楚情況之后,也都緊跟著圍了上來,一圈一圈地跪拜了下去,同樣大聲叫喚起來。

    然而就在此時,密林之中到處都有五彩華光一團團的亮起,幾乎將這所有百姓,都包圍了進去。

    為首的那名高大男子見此,滿臉驚疑,急忙對身邊一名傳令兵吩咐道:

    “有些不對勁,立刻傳令,離開這里!”

    結果他的話音剛落,異變陡生!

    遠處天邊突然傳來轟隆隆的巨響,仿佛春天悶雷,又似乎有什么巨獸正在飛快接近中。

    高大男子大驚之下,急忙轉首朝過來方向眺望過去。

    只見在地面震動中,一股灰蒙蒙狂風正夾雜著無數碎石泥土仿佛巨浪般的滾滾卷來,并且轉瞬間到了樹林邊。

    “救命”

    “快跑”

    ……

    在眾人慘叫聲中,狂風將大片的林木全都掀翻,無數崩碎開來的樹枝山石四處橫飛,打得林中猝不及防的百姓們血肉模糊,慘嚎不已。

    密林中一片混亂,殘樹斷枝與沙塵泥土裹挾在一起,攪得周圍完全無法視物。

    “快,去救人……”高大男子頂著狂風,大聲咆哮道。

    他麾下的黑甲騎兵立即翻身下馬,頂著狂風朝著密林內部艱難沖去。

    就在這時,密林之中的那些五彩華光突然紛紛一閃下,化作一片殷紅血光,將整片密林都籠罩了進去。

    在血光籠罩下,有人開始慘叫起來,只見眾人身上血肉以肉眼可見速度開始溶解起來,并露出了一根根白森森的骨頭。

    頓時密林中尖叫聲,慘呼聲大起,但是片刻后就聲音全無,只留下一具具白森森枯骨,并在狂風吹卷之下,紛紛化為了齏粉。

    只有密林邊的高大男子目睹這一切,渾身冰冷,眥目欲裂。

    其身側懸掛的銀白色長劍,忽然發出陣陣顫鳴,亮起一片雪白光芒,將他周圍勉強護住,擋下了從林中卷出的血光。

    然而下一刻,只聽“砰”的一聲,長劍劍身突然一顫之后斷裂開來。

    男子只覺得周身氣血翻涌,意識都變得有些模糊起來,盡管有劍身白光庇護,他的身上的皮膚仍是自行崩裂開數十道傷口,汩汩鮮血不斷涌出,臉上血色霎時間煞白一片。

    驚惶之下,他連忙一夾馬腹,催動身下戰馬朝著來時的方向,朝遠處狂奔而去,在背后留下一條血霧。

    等到密林中狂風盡消,血光不見,地面也變得狼藉一片。

    然而,那些牛羊牲畜和雞鴨禽類全都無恙,無主地徘徊在原地。

    只是他們的主人,那數萬百姓和黑甲騎兵們,已經全都消失不見了。

    ……

    十日后,時值正午。

    潭州城外五十余里處,有一片面積極廣的沙土地,上面青藤蔓延綠葉覆蓋,種著一大片碧油油的西瓜。一名農夫裝束的黝黑老漢,手里抓著一根柳木柄的鋤頭,沿著藤蔓生長的田壟,在沙地中慢慢刨出一道道溝壑來。

    前段時間的連續降雨,將田中原有的排水渠都沖壞了,若是不及時修復,再來一場雨的話,田里就要積水了,到時候還沒長成的西瓜可就要全泡爛了。

    老漢扶了扶頭上的破草帽,罵了一句鬼天氣,忽然覺得額頭有點癢,以為是熱得出了汗,便拉下搭在脖子上的破舊毛巾,朝額頭上擦去。

    然而,他的手才剛剛拉住毛巾,身子便不由自主地僵在了原地,絲毫無法動彈。

    老漢臉上浮現驚恐之色,嘴巴張著,卻發不出半點聲音來。

    就在這時,他的額頭之上忽然浮現出一縷紅線。

    只見紅線之上血光一亮,當中皮肉分裂,硬生生朝著兩側掰了開來。

    老漢雙目先是猛一圓睜,繼而眼白向上一翻,徹底失去了神采,臉上的驚恐神色也隨即消失不見,變得一片木然。

    其額頭上分裂的皮肉中,一枚龍眼大小的血紅色眼珠,從里面凸了出來。

    只見其滴溜溜地轉著,朝著四下看了片刻,忽然“噗”的一聲,突出老漢額頭,直接飛了出來。

    在其后方還拖曳著絲絲縷縷的銀色絲線,如同一根根纖細發絲,與老漢額頭翻開的皮肉相互連接著。

    隨著血紅眼珠飛入高空,那密集的銀色絲線被一點點拉出體外,化作一團銀色華光,籠罩在其周圍。

    老漢的身軀則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干癟了下去,最終化作了一捧塵土,撒入瓜田。

    血紅眼珠在銀光的包裹之下,懸在高空中緩緩轉動,望向了潭州城的方向。

    只見其上銀光忽然一閃,便從原地消失不見,下一瞬便又出現在數十丈外。

    如此反復,直至遠去消失不見。

    ……

    同一時間。

    潭州城外,羅浮江畔。

    一艘烏木船在江中漸行漸遠。

    船頭隱約站著一名男子身影,其背對岸邊,手撐長篙,烏木船順水而下。

    岸邊呆呆站著一個嬌小俏麗的身影,她看著逐漸隱沒于遠處水霧中的烏木船,原本緊繃著的臉頰忽然一顫,眼眶瞬間就紅了。

    “你為何不要我和你一起走……”她有些幽怨地喃喃道,只是聲音低的只有她自己可以聽見。

    嬌俏女子目送著烏木船徹底消失在視線中,這才有些黯然的回過身子,才走出數步,她突然仰首望向高空,疑惑道:“那是什么……”

    只見高空中的那輪圓月忽然一陣模糊,恍惚間有一道銀白光團從其中分離而出,如繁星閃爍一般,一明一暗地朝著這邊飛掠而來。

    越是臨近,就看得越是清晰,那銀色光團邊緣模糊不清,似乎有無數細小的觸手在劇烈抖動一般。

    就在這時,光團之上忽然銀光一閃,露出一枚血色眼珠,絲絲縷縷的銀色絲線從其上驟然延伸,如同一片拖著細長尾翼的彗星,向著她這邊疾射而來。

    俏麗女子見此,身上白光一起,腳尖在地面一點,身形急速向后滑去數十丈,在羅浮江水面上劃出一連串波紋漣漪后,停在了江心。

    可就在此時,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那看似直沖而來的銀色絲線,忽然在半空中一個折返,凝聚在一起,如同一條白色大蟒瞬間沖向了女子,一下子就將她籠罩在了當中。

    隨著“嘩啦”一聲異響傳來,一大片白色水浪裹夾著那女子朝著四面八方席卷而開。

    然而她非但沒有被銀色絲線沖入江底,反而雙足一空,整個人懸空浮起,離開了江面。

    “唔……”她口中發出一聲痛苦嗚咽。

    縷縷銀絲纏繞而上,如同蠶繭一般將她整個包裹了起來,只余下頭部還裸露在外。

    她只覺得,身軀被一股無形之力死死束縛,根本無法動彈。

    就在此時,銀色絲線另一端那枚血色眼珠,忽然血光一閃,朝著她疾飛而來。俏麗女子驚恐萬分地任由那枚眼珠重重砸在了她的眉心處。

    “啊……”一股撕心裂肺地劇痛襲來,她忍不住大聲叫了起來。

    只是短短一瞬,她的叫聲就戛然而止了。

    只見其眉心處血光如靈泉翻涌,那枚血紅眼珠就緩緩沉入其中,逐漸擠了進去。

    而緊隨其后,纏繞在她體外的所有銀色絲線,也開始飛快收縮,拼命向那團血光匯集而去,盡數沒入其中。

    那團血光融合了最后一縷銀絲之后,忽的一閃,便徹底消失不見。原本被束縛著的女子突然一松,整個人一個踉蹌,向后倒退開數步,才堪堪穩住了身形。

    其眉心處所有異狀全都消失,只是憑空多出來一道如同花鈿般的紅色印痕。

    而她雙目中的神采驀地一黯,須臾又重新亮了起來,只是眼神深處似乎多了一些什么。

    “已經發現目標,印記尚未激發……”

    那女子忽然轉身,望向羅浮江下游方向,木然地說了一句。

    說罷,她的嘴角緩緩上翹,臉上梨渦下陷些許,露出了一個略有些生硬的笑容。

    而令人感到詭異的是,她的眼眶之中,卻有兩行淚水,簌簌滾落,根本停止不住。
黑龙江快乐20分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