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穿回來后嫁給殘疾大佬 > 第 57 章

第 57 章

千千小說網 www.sopnqi.live ,最快更新穿回來后嫁給殘疾大佬最新章節!

    第 57 章

    這邊她正想著讓公司去跟狗仔交涉,那邊季宜給她打電話,驚道:

    “老板,你老公上新聞了。”

    不得不說,季宜很專業,這么快就關注到了突發新聞,這說明什么?說明她公司的員工應急管理和危機公關的能力很強,方茴莫名覺得滿意,“我知道了,他被狗仔拍到了,他手下的人沒追到那個狗仔,怎么樣,我老公被拍的好看嗎?”

    “這個嘛……帥倒是帥的。”

    “那就行,”方茴撩了下頭發,既然都被狗仔拍了,那也是沒辦法的事,再說她老公本來就帥,雖然因為注重私生活不想像明星一樣曝光,可有她這個老婆在,只怕這次不被拍到,下次也會被拍,既然遲早都要曝光的,那還不如拍好看點呢。“我老公今天是很帥的,出門前我還給他打了領帶呢。”

    “但是……你要不要自己去看看新聞。”季宜道。

    方茴疑惑著打開微博,卻見那個狗仔果然發布了他們的照片,但是……讓方茴沒想到的是,可能是狗仔離得太遠了,照片拍得有點糊,照片上只能看到郁文騫的背影,以及被他保護在懷里的她,她的臉被郁文騫擋住了,只露出包裹在針織裙下修長的小腿,以及一雙白色的板鞋,方茴最近懷孕了,所以一直穿的很休閑,板鞋也是標配,出門時還喜歡戴著鴨舌帽,總之穿衣風格跟以前有變化。

    所以,這個狗仔起的照片標題是——郁氏郁文騫密會神秘女子。

    方茴噎了一下,還好這是她,如果不是她在場,肯定也要誤會郁文騫了,連季宜看了都沒認出她,難保其他路人想太多,方茴看了眼這家工作室的名字,唔,是業界很不出名的一家,這家很喜歡八卦別人的私生活,有時候堵在人家客廳外面拍,還曾經翻墻進過明星家別墅,去翻明星家門口的垃圾袋,找明星用過的避孕套之類的,總之,毫無底線,難道那個狗仔就不知道郁文騫是跟她在一起?未必,明明拍了那么多照片,卻偏偏挑選最糊的這張,引起公眾的猜測,果然……打得一手好牌啊。

    說到這,方茴覺得狗仔也得有自己的職業守則才行,雖然她家狗仔也曾拍到過喻傾的老婆出軌,拍到過那些離婚的明星夫妻還繼續上節目秀恩愛,但這些最起碼都是實打實播報的,從來沒像這樣……

    方茴趕緊給樂力偉打電話,“我被人拍了,XX家狗仔拍到的。”

    樂力偉微怔,其實在方茴曝光身份之前他已經知道方茴是郁文騫的老婆,畢竟他是做狗仔的,消息靈通,只不過方茴沒有公開,他就當不知道,沒有去揭她隱私,前幾天工作室新來了一個小狗仔要去拍方茴,被他打了頭,自己老板也敢拍!找死了!

    他剛才看到了對家發的新聞,也以為郁文騫怎么了。

    “所以,那個女的是你?”

    “可不是我嗎?不然你以為是誰?”方茴頓了頓,“難道我變丑了?”

    “不是,”樂力偉笑起來,主要是方茴以前穿衣風格不是這樣,那時候她喜歡穿短裙,可照片上的女生穿的很休閑,再加上被人擋住臉,頭發也收在帽衫里,誰知道那是誰啊,“主要是穿衣風格有變。”

    “那你過來也給我拍一套。”

    “你的意思是……”

    方茴應了聲,既然被人拍了,那還不如讓自家狗仔來拍呢,對方拍到郁文騫在會所里的照片,回頭就說郁文騫跟神秘女子密會,趁她在會所還沒走,讓樂力偉也來拍一下,同樣的地點和照片,明明白白把她的臉拍出來,直接打臉。

    樂力偉笑起來,手搓著相機,忍不住驚呼:“我早就想拍你了!要不是因為你是我老板,哈哈哈哈,你早就出現在我相機里了……”

    “……”

    于是,方茴和郁文騫就在原地等著,郁文騫眉頭緊皺,“我讓公司去處理,很快就能把新聞撤下來。”

    “晚了。”

    新聞可以撤下來,但如今互聯網時代,照片早就傳遍了,再說那種做法顯得心虛,還是有路人在背后議論郁文騫是不是勾搭別的女人,方茴不想他們的婚姻有任何亂七八糟的事,雖然她不在乎別人的看法,卻在乎她老公的名譽,再說他們已經有了孩子,總要讓孩子心里安心,別以后上網搜新聞,搜到自己老爸和別的女人密會的假消息。

    當下孟心露、吳蓁蓁、陶小雅等人都把新聞發給方茴看,問方茴需不需要幫忙,言語間小心謹慎,似乎真以為她被出軌了,連好姐妹都沒認出那是她,方茴真覺得有必要澄清一下,她把手機給郁文騫看。

    郁文騫蹙眉,莫非他在她姐妹心中的印象很差?區區一條新聞,這些人就覺得他真出軌了,看來改天得請這些人吃頓飯。

    “你來處理吧。”

    他的方法向來簡單粗暴,不喜歡就讓人撤掉,不愿意撤就把這個機構給收購了,向來喜歡以錢壓人。但方法考慮得明顯比他多,既然她已經難免要露面,他們的照片也一定會曝光,郁文騫沉吟片刻,倒是不阻攔了。

    “你不想自己的照片曝光?”

    “不是不想……”郁文騫摸向自己的腿,雖說他對自己足夠自信,可他的腿還是沒有好,站在方茴面前,難免有人會揣測她,他只是不希望別人議論她嫁給他的初衷。

    方茴似乎明白他的想法,忍不住笑起來,“放心吧,其實他們羨慕我都來不及呢。”

    “嗯?”

    “誰叫我老公很行呢?”方茴眨眨眼,郁文騫見她這模樣,也被她逗得一笑。

    樂力偉來時很有狗仔的風范,只給方茴發了條信息,自己連面都沒露,就讓他們下車打開車門,讓郁文騫按照剛才的動作再來一次,這樣的話,同樣的場景同樣的畫面,不同的拍攝角度,很輕松就能證明,對家狗仔都在放屁,方茴按照他的話照做了,郁文騫也很配合,倆人很自然地上車下車,又很自然地開車經過樂力偉邊上,讓樂力偉恰巧“偷拍”到后座上方茴的臉。

    到了晚上,關于郁文騫的負面消息已經在網上傳開了,因為他們夫妻最近的關注度很高,網友也不看好豪門還有愛情這種事,所以惡意揣測的人本來就多,這消息發布后,一堆網友在下面留言。

    ——看吧,我就說他們秀恩愛秀的有點過,這才結婚多久就帶別的女人出來了。

    ——哦哦哦,女方一直在秀恩愛,明顯是心虛的,想趁此機會把男方牢牢拴住。

    ——說女方秀恩愛的太過分了吧?這種豪門本來就有一定的曝光度,我們外人哪里知道人家本身是什么感情?

    ——內地的豪門也要參照港臺,動不動就上娛樂版塊了?不過還真佩服這些狗仔,這種高檔會所都進得去。

    ——看不見臉,大家還是不要隨意猜測。

    ——但這穿衣風格明顯不像郁太太啊,而且頭發看起來很短的樣子,倆人那么親密,說沒關系都沒人相信。

    ——這女人是誰啊?

    網上也很牛逼,很快扒到了網上一個疑似賬號,因為對方一直在發一些模棱兩可的消息。

    “雖然你跟她在網上秀恩愛,但我知道你心里只有我。”

    “我們的感情誰能懂?這次被拍到不是你希望的,我會很安靜很乖的,不會打擾你們。”

    “她到底哪里好?有我乖有我聽話嗎?為什么三個人的電影,只有你們有姓名?”

    這女生還發了一張自拍照,照片上的衣服跟圖中方茴這件很像,這個賬號被扒出來后,#郁文騫出軌對象#就上了熱搜,方茴點進去看了一下,對方是個網紅,估計是為了蹭熱度,明知道所有人都猜測她,還不出來辟謠,反而繼續發一些惹人誤會的話,這要不是方茴在現場,這事真說不清楚,她也被氣笑了,開經紀公司這么久,雖然知道有些人不老實,但因為公司內的藝人人品都不錯,她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

    方茴氣讓樂力偉把照片發出去。

    @樂力偉工作室:今天我們也拍到了郁先生的照片,只是礙于郁先生在進行私人聚會,我們工作室的宗旨是不打擾圈外人,所以一直壓著沒發,沒想到有人把照片發出來,且傳得十分離奇,都是同行,我想問一句,你的操守呢?

    下面是一系列長圖,圖拍得比對家有水準多了,不僅清晰而且角度選的非常好,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哪家明星的生圖呢,先不說郁總穿著定制款的服裝,身材精壯,雙腿修長,就說他的眼神吧,那看向懷里人的表情簡直能溺死人,而他懷里的女人,身穿一件灰色的連帽衫,下面是一條緊身的休閑風淺色針織裙,白色板鞋,畫著淡妝,嘴上涂著橘紅色的口紅,青春洋溢,一副學生氣派,一開始幾張圖有些模糊,大家沒敢認,直到后面樂力偉發了張女人撩頭發的特寫,大家這才驚了一下,這竟然是方茴!

    雖然頭發被擋在帽衫里,寬大的帽子擋住大半邊臉,可那身材和臉,這種級別的美貌難道還有頂替的?

    原本烏煙瘴氣的討伐咒罵,忽然就轉變了方向,眾網友沉默許久,終于開始笑看這大型的打臉現場。

    所以,所謂的小情人就是郁太太,所謂的出軌只不過是人家夫妻去參加朋友聚會。

    這就尷尬了。

    對家的狗仔第一時間刪掉了圖。

    ——真不要臉,為了流量故意挑一張最糊的照片,現在出事了就開始裝死,一句話也不敢說。

    ——狗仔真的沒有道德底線,當然,這不包括樂力偉啦,樂力偉每次的爆料我們都很喜歡,簡直是娛樂圈的監察員。

    ——所以,郁先生和郁太太感情真的很好嘛?

    樂力偉還回復了最后這個問題:就我看感情挺好的,那些無中生有的中傷都是假的,這倆人私下相處很甜。

    發完微博,樂力偉還特地截圖跟方茴邀功:“老板,只能幫你到這了。”

    很多黑過郁文騫的網友都來道歉,經過這件事,大家多少也意識到,網絡上的消息真真假假,大家都相信自己看到的,可其實看到的未必是真的,然后,方茴微博上的留言很快歪樓了。

    ——求種草帽衫品牌。

    ——板鞋好漂亮啊,什么牌子的?

    ——針織衫特別好看,誰有同款地址?

    ——姐妹們,就不用告訴我品牌了,貧民窟女孩表示肯定買不起,但是同款淘寶定制肯定買得起,求姐妹們推鏈接!

    ——明明是老婆,被說成小情人,哈哈哈哈,對不起我先笑為敬,是我們郁太太不配有姓名嗎?我們郁太太明明是正房,還得兼職小三小四小五,累cry!

    有趣的是,那個網紅很快發了聲明,說網友誤會她,她從沒說過自己是郁文騫的小三,也從沒說過照片里的那人是自己,網友現在來罵她就是網絡暴力。

    方茴笑笑,直接甩出了這一身的搭配圖,寫出每個衣服的品牌,更是指出這件帽衫是某奢侈品品牌特地為她量身定做的,奢侈品品牌跟豪門闊太本就是良性合作,方茴也是嫁給郁文騫才知道,這些品牌都會定期給豪門送新品和特定品,有些包,全亞洲只有一個,那么,品牌肯定會送來給極品豪門的闊太先挑,方茴對這些奢侈品其實沒什么興趣,但人家品牌商態度很好,她也不能不識趣,于是,她最近收了不少訂制品,偶爾出街都會穿一下帶貨。

    “所以,某個網紅你打臉嗎?你可別告訴我全世界僅有一件的訂制品在你那還有一模一樣的,蹭熱度這種事我看多了,白蓮花我也看多了,但你這種既想蹭熱度還想立牌坊的白蓮花我第一次見,你說你什么都不知道,但你買了熱搜這事是真的吧?勸你做人要善良。”

    方茴說完,網友都圍到那網紅的微博上看,這才發現對方真是夠不要臉的,或許是因為心虛,那網紅很快把微博給刪除了。

    方茴嘆了口氣,人在家中坐,熱搜天上來,她和郁文騫根本不想要關注度,最近卻天天上熱搜。

    “老公,好煩啊。”

    方茴躺在床上嫌煩,短暫的抱怨后她想到肚子里的孩子,立刻強迫自己心情好起來,郁文騫見狀,蹙了蹙眉頭,次日一早,等方茴起來時,就發現自己正坐在飛機上……

    “……”方茴揉了揉眼睛從飛機的躺椅上爬起來,環視四周,看向窗外朵朵白云,早晨云朵在太陽的照射下,似是鑲了金邊,一朵朵擁簇而來,顯得很不真實。

    很好,電視劇上的情節真的發生在了自己身上,她不過是睡得沉了點,怎么一覺醒來就在萬里高空了。

    郁文騫正坐在巴臺前喝酒,今天他穿的很休閑,不像平常總愛穿西裝,這樣的郁文騫顯得年輕了幾歲,霸道總裁風淡了,倒像是個只比方茴大幾歲的鄰家哥哥。

    “哥哥……”

    郁文騫一頓,笑著把她拉起來,“這又是什么愛好?”

    “誰叫你穿的這么帥?叫哥哥不好嗎?”

    郁文騫咬住她的耳朵,一副欲求不滿的樣子,“叫這么嗲?確定不是在勾引我?”

    方茴心道她這點套路都被他看穿了,抿唇偷笑,“我們怎么在這?”

    “你不是還有幾天才開學?看你煩帶你出去散散心。”

    方茴不知道他還有私人飛機,不禁打量這輛飛機,飛機不算小,里面似乎改裝過,裝修的十分奢華,有吧臺還有洗手間浴室之類的,躺椅也寬敞到可以當床用,飛機上沒有別人,十分安靜,方茴還是第一次有了嫁入豪門的感覺。

    她昨晚只不過隨便抱怨幾句,郁文騫就放在心上了,方茴摟著他脖子,表示今天想cos一下無尾熊,第一世他們形同陌路,這一世卻能有這樣的感情,老天真是沒有虧待她。

    “三爺,我們要去哪?”

    “一個私人小島。”

    沒多久,飛機停在了機場,相關人員又送他們去坐水上飛機,轉了半個多小時的水上飛機,方茴才終于站到了陸地上,飛機上的廚師做的餐食不錯,吃完又可以走來走去,還可以看電視看電影躺在沙發上攤著,所以這一路方茴沒吃什么苦頭,她記得平常郁文騫出門都是坐的普通飛機,不禁又問:“你一直有私人飛機嗎?”

    “嗯。”只是不常用,其實郁文騫骨子里還算節儉,以前腿好時,經常坐地鐵,其實這也很正常,國外的富人生活中都很普通,經常坐公共交通工具,只不過國內的有錢人都講究一些,私人飛機的養護費用不低,而在國內申請航線起飛都不是容易的事,郁文騫不是花不起錢,只是覺得沒必要,所以平常只是買頭等艙。

    “那我護膚品和衣服沒帶怎么辦?”

    “我已經讓人給你整理好了。”

    郁文騫給方茴找了幾個助理,方茴平常上學很少用,后來這些助理被方茴派去魔力傳媒做時尚相關的工作了,因為這些助理接觸的都是大牌,倒是輕松就能升任了。

    “誰給我整理的?”

    “張嫂。”

    “……”方茴徹底無語了,“張嫂知道年輕人的喜好嗎?我的口紅、粉絲、防曬含片、氣墊……”

    方茴有些不確定,郁文騫倒是鎮定,“你需要什么可以叫人送來。”

    環視四周,方茴立刻被這樣的美景吸引了,眼前只有白和藍兩種顏色,白色的拖尾沙灘一眼看不到盡頭,腳踩在細密的面粉沙子上,像是踩在云朵上,沙灘邊上是碧藍的礁湖和一望無際的藍天,這種藍簡直藍到人心里去。

    海風飄過,方茴的頭發被吹起來,郁文騫將她的太陽鏡戴到她眼上,“去屋里看看。”

    方茴跟在管家后面,管家把他們帶進這座兩層小屋,屋的四周門窗打開,直對大海,白紗窗簾翻飛,令人心頭舒爽。從樓梯下去就可以潛水,這小島因為保護得好,珊瑚叢生,彩色的熱帶小魚來回游泳,很適合浮潛。面對大海的方向還有一個20米長的私人泳池,仿佛一眼看不到頭,藍綠的大海讓方茴整個人都慵懶起來,身上每一個細胞都做好了迎接這慵懶假日的準備。

    “好漂亮的。”

    郁文騫勾唇,“你喜歡就好。”

    這是他們第一次度假,郁文騫不希望她有所遺憾,原本他是打算等腿恢復得好一些再帶她過來,可她懷了孩子,以后出行肯定不如現在方便,所以他臨時決定在她肚子小的時候來。

    房子裝修的跟方茴想象中一樣,融入自然的設計風格,簡約低調卻有種質樸的美,和大海藍天融入一體,門口有個吊椅,坐在上面晃晃悠悠地看向大海,心情真是不錯。

    方茴看出這小島是某酒店旗下的私人島嶼,她問了價格,得知住一晚幾十萬時,方茴徹底不想說話了。

    金錢的味道總是好聞的,方茴當然很喜歡這里,她簡單洗漱了一下,擦好防曬爽,原本是想吃口服防曬含片,想到現在懷孕了,吃入口的東西都要注意一下,便作罷了,不得不說,張嫂是個很細心的人,給方茴帶來的東西都是她常用的,口紅也挑了她最喜歡的顏色。

    張嫂還發微信來:“太太,我選的東西都是你喜歡用的吧?”

    方茴笑回:“是呀,你怎么知道我喜歡什么?”

    張嫂笑瞇瞇道:“因為我都是挑你用的多的,比如說口紅,你有上百支口紅沒用過,我挑口紅膏體最短的,那肯定就是你喜歡的啦,還有氣墊什么的,我就挑粉撲用最多的,防曬噴霧挑瓶子最輕的,對了,我知道先生有潔癖,給你們帶了兩套床單和枕巾,太太好好度假哦。”

    方茴笑了,跟聰明人在一起真的很省心,她確實很喜歡張嫂準備的彩妝,因為現在是藝人公司老總,藝人代言的品牌經常會送彩妝給她,各大品牌也喜歡往家里送,方茴平常帶貨都帶不過來,家里光口紅就幾百支,大部分沒用過,送人的話,身邊的朋友都已經送遍了,也難為張嫂能判斷出她喜歡用哪支。

    張嫂:“其實是先生提醒我的,先生說了你最喜歡用的顏色,我就朝這個方向找。”

    方茴挑眉,是哦,平常涂口紅經常剛涂就被他吃了,都說男人一生要吃好多支口紅,他吃出經驗來了,方茴笑瞇瞇出去,卻發現郁文騫竟然換了潛水服,還穿了潛水襪,她第一次看他做這種的裝扮,郁文騫腿上的疤痕很明白,那條腿至今沒有好利索。

    “老公,你要潛水?”

    郁文騫應了聲,對她招手,方茴走過去,聽他道:“我下去看看,你要不要一起?”

    “我剛擦了防曬。”

    防曬霜對海底生物有傷害,方茴對他擺手說,“老公你先下去。”

    郁文騫點頭,拿了水下相機,他潛水動作不是一般的帥,方茴看得直流口水,平常郁文騫總是穿正裝,眼下換了潛水服,把他的肉體露出來,肌肉線條明顯,從后面看,雙腿結實修長,臀部挺翹,滿身的荷爾蒙擋都擋不住,比起平常的冷淡霸道,這樣的他簡直是行走的荷爾蒙,有種難言的野性在。

    方茴很吃這種型,當下瞇著眼欣賞老公潛水時的樣子,郁文騫很快上來,把照片拷到電腦上讓她看,這里的珊瑚群果然多彩,浮潛不像是深潛,深潛拍出來的照片都是沒有色彩的,因為太陽的紅光會被過濾,海底的照片要想拍的好看要么后期,要么補光,要么用特定鏡頭,但浮潛就沒這么麻煩,海下的色彩尤其明顯,熱帶小魚在身邊游來游去,方茴很喜歡。

    “好看嗎?”郁文騫挑眉。

    “好看。”

    “既然這么好看,郁太太有獎勵嗎?”郁文騫說著咬她耳朵。
黑龙江快乐20分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