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守寡失敗以后 > 第157章 鎮北三要事

第157章 鎮北三要事

千千小說網 www.sopnqi.live ,最快更新守寡失敗以后最新章節!

    第157章 鎮北三要事

    第157章-守寡失敗以后/作者:櫻筍時/晉江

    林紹云來得急, 岳欣然才從亭安回來, 還未及與姬瀾滄說話。

    此時林紹云離去, 岳欣然卻是正經向姬瀾滄一禮:“這段時日, 衙門諸事全賴先生打點了。”

    陸膺去收拾邊軍, 岳欣然本來猶疑, 三亭政事要派誰去料理, 待得知孫、林兩族家主皆在其中翻涌,便決意去會上一會,在岳欣然看來, 三雍之事,目下雖不能完全在鎮北都護府掌控之中,但北疆與南域接壤之地, 何等重要, 必須早做打算,這樣的會面, 晚不如早。

    姬瀾滄卻是灑然一笑:“本是分內之事, 大人何必多禮。”

    岳欣然卻搖頭:“先生過謙了, 如今豐安新郡諸事待興, 亭州城中百事煩雜,若非有先生在此可托付, 往亭安這么一段時日我是萬萬不敢的。如今, 三亭之地也算如先時與先生的計議, 只待田地紛擾已畢,三亭便也算安穩下來了。”

    岳欣然并沒有夸大, 若不是姬瀾滄,她怎么放得開司州衙門的事情轉手去處置三亭?不只是因為事務煩瑣,更因為司州衙門新立,其中人員十分復雜,既有原亭州的官員,又有岳欣然后頭收攏的,還有陸膺手下投效的,若不是姬瀾滄,誰能輕易調動所有人,保證這段時日的衙門運轉無礙?

    姬瀾滄:“三亭之地,良田頗豐,今歲又能多些出產,實是可喜可賀。司州大人旅途奔波勞累,本該好好歇息,奈何老夫心懸三樁事,這前兩樁倒還罷,第三樁,卻是迫在眉睫,令老夫寢食難安。”

    岳欣然笑道:“縱先生不提,我這段時日不在亭州,也該知曉諸事進展……先生心懸三件事,我倒不妨猜上一猜?”

    姬瀾滄哈哈一笑,提筆蘸墨:“司州請?”

    岳欣然心中覺得有些好笑,姬先生偶爾亦現真文人心性,時刻不忘考較于她啊,但她并不推拒,上前提筆道:“姬先生,請。”

    二人各自寫下心中認為的三件事。

    寫完收筆一看,姬瀾滄寫的是“人”“貢”“財”,岳欣然寫的是“豐安”“魏京”“北狄”,二人不由再度失笑,直叫反復看著兩張紙的樂姬不高興地蹙眉:“你們打的什么啞迷!”

    岳欣然笑道:“不是啞迷,是我與姬先生想到了一處。”

    眼見這二人越說越是云里霧里,樂姬忽就理解了當日馮賁所說,明明每個字都明白、連起來卻聽不懂的意思,她不樂意再聽他們這些彎彎繞繞,索性便直接離開。

    岳欣然亦并不介意,只向姬瀾滄道:“先生所慮這三件事,這第一樁事,先生只管拿主意,料來多半不會有錯;至于這第二樁事么,恐需會同陸都護一道商議;至于這第三樁……卻是十分為難。”

    姬瀾滄不由眉頭一軒,他內心其實,最擔憂的便是這第三件事。

    岳欣然卻道:“我心中略有了些謀算,還需姬先生參詳。”

    二人計議一番后,姬瀾滄眉頭一松,隨即擺手笑道:“司州大人既是心中有數,還是老夫多慮了。只是司州大人不在亭州城這段時日,這第一樁事,怕還要擇日請各位大人前來,一并周知。”

    岳欣然亦正有此意:“諸位大人都在城中嗎?那便不必多等了,就是今日吧,有勞先生。”

    不多時,黃都官、鄧典學、宿先生、馮都官與方功曹等人皆至,齊聚一堂,拜見岳欣然。如今整個鎮北都護府文武分野很清晰,所有文官皆在司州衙門,馮賁算是司州的護衛隊都官,亦一并列席。

    姬瀾滄先將這段時日的工作簡述,也算是與其他人同步信息:“如今豐安新郡,安頓下來的百姓亦有七萬之巨,其中五萬已經分得田地,悉數安頓在一百余個新村之中,余者為近期投奔而至,如此短的時日,能處置如此多的事宜而無太多動蕩,全賴安民官治下之功。”

    豐安新郡的田地政策,基本還是延續了流民以工代賑時的方略與組織,原本一百多組人,各自隨原本的安民官到指定地點安置,一來,是因為這些安民官已經熟悉了他們的性情,建立起了信任,有助于后續工作;二來,這樣的組織其實無形中拆散了許多原來的鄉鄰大族,更有利于新的居住區融洽,減少許多不必要的事端。

    黃云龍提議道:“司州大人,這些安民官多來自亭州諸郡,長期與家中分分離亦不是事,是否可以請將他們的家眷遷往新郡?”

    岳欣然點頭道:“黃都官所慮甚是,是我先時疏忽了。只是新郡條件艱苦,便為他們撥一筆安家銀子,并將他們的俸祿上浮一些吧。”

    家庭安頓下來,安民官也才更有踏實干活的動力。

    黃云龍笑道:“這些弟兄必會謝過司州大人體恤!”

    宿耕星也點頭道:“也是應該,這段時日田中黍粟抽穗,正是最要緊的關頭,他們守在當地,協助百姓補肥保水,成效卓著,十分辛勞,今歲大秋收,這份功勞,他們該得的。”

    姬瀾滄不由心中一動:“今歲大收……你可是已經有了成算?”

    宿耕星翻個白眼,田地里的事情,他老人家什么時候允許別人質疑過?

    面色黝黑不少的方文卻是笑得十分坦然:“姬先生只管放心,如今整個豐安新郡,所過之處盡是黍麥青青,穗頭沈甸,便是積年老農都十分驚嘆,道是宿先生指點的農冊十分靈驗,兼之今歲風調雨順,收成只怕遠在他們昔日伺弄之上。”

    宿耕星這才哼了一聲道:“那些田地原本刻意拓了溝渠,又悉數加了筒車,灌溉之利,放眼大魏,也只桃源一縣可比;再者初春拓荒之時,填肥得力,育種出苗,俱有老夫從旁指點,那些安民小子一點不錯地耳提面訓、反復教導,若這般再不能大收,老夫該去自尋短見了!”

    姬瀾滄頷首,然后又向岳欣然道:“近來豐安之事,非止憫民辛勞,方大人也多有奔波,安民官數量不多,再叫他們往來亭州城文書奔走,未免耽誤農田地間事,我便請方大人代為巡走,一應文書辦理,悉數在各村中辦理。”

    方文連道不敢居功:“我不過是代為驗收文書,叮囑農事,安民官長駐田地間,更是辛苦。”

    岳欣然卻是心中清楚,一百多個村鎮,姬瀾滄所慮甚是,要還是現在這樣,悉數向亭州城稟報,一是亭州城中還有諸郡之事,未必處置得過來,二來,其實安民官作為基層官員,事務已經十分繁瑣,人口登記,日常打理,農時還要落實宿耕星定下的耕作注意事項。

    先前流民眾多的時候,臨時這樣處置是可以的,但現在,既然豐安新郡慢慢走向正軌,也是時候變動。這就是姬瀾滄筆下所寫第一樁的“人”字事,豐安的人事,已經到了不得不調整的時候了,否則,再繼續下去,徒然拉低行政效率。

    姬瀾滄沒有直接安排,反倒只是含蓄提點了方文的工作,用意已經非常明顯。

    既然姬瀾滄有意,岳欣然便不免有考較:“方大人近來辛苦了,以你奔波所見,目下豐安新郡可還有什么不足之處?”

    方文得到肯定心中激動,聞言又不免躊躇,豐安乃是岳大人一心主導之事,若真說了什么不足……豈不是當面拆臺?會不會惹得司州不悅?

    他自己知道自己來歷,既不是黃云龍這樣一開始就投效的人,也不是姬、宿這般聞名亭州、被岳欣然禮讓的大賢,身處此間,其實地位尷尬。

    但略一思忖,思及豐安新郡如今情形,方文還是道:“依下官看來,豐安現下百姓人人皆思倉廩辛勤勞作,今歲大收大望,人心必定。若說不足,下官行經之處,雖有米糧補貼,免了饑饉,可百姓生活也依舊清苦,布匹食鹽,俱是稀缺。”

    岳欣然神情不動,只是微微點頭。

    方文便小心翼翼補充道:“實是這百姓手中并無銀錢,只有衙門發的糧票,除了韓白薛三大商鋪,游商們到豐安新郡有限。”

    岳欣然笑了笑,問道:“可還有其余不足之處?”

    糧票自上而下的認可,必然只是時間問題,只要有托底的兌換渠道,流通是必然的,現下豐安的物資匱乏,需要其他的手段,但這不是岳欣然在這會兒要聽的。如果方文只說得出這一點,那就太白費姬瀾滄這一番提攜了。

    方文一咬牙,起身一禮,終于說道:“此外,下官還有擔憂,這些百姓來自諸郡各村,素來皆以宗族聚居,長幼相依,彼此照拂,如今到得豐安,壯年男女有安民官督促勞作,胡作非為是不敢的。可是,下官行馬所至之處,垂髫村童四散嬉戲,卻乏長輩督教,長此以往,不利教化,此是其一;

    其二,豐安之地,除目下物資匱乏之外,一應工匠俱是從缺,尤其是良醫,如今暑疫盛行,我觀田間百姓俱靠些民間土方……一旦災病,卻是四下無著,須報安民官,再從亭州城安排醫者過去,一來一去,實是耽誤不起。

    下官看來,豐安新郡若想當真百姓長遠安樂,尚缺蒙師與良醫,懇請司州衙門考慮一二。”

    鄧典學不由激動地道:“方大人所慮甚是!”

    聽到這里,岳欣然才與姬瀾滄相視一笑。

    一個新的行政體,要讓百姓安居樂業,當然不只是只有農耕,其余配套也非常重要,方文能一眼看到豐安新郡尚缺教育和醫療,足見目光實遠,關切百姓。

    岳欣然點頭道:“先時亭州戰火紛紛,民間的蒙師與良醫怕亦是人才凋零,這樣吧,先撥一筆經費,請鄧典學麾下學官擬定蒙師培訓的課程,亭州可培育部分學子,再請各大商隊向其余諸州招募,此事非朝夕能見其功,但關乎長遠,亦要去做。”

    方文聞言,不由連聲稱是。

    說到這個,宿耕星不由懷疑地嘀咕道:“又要撥銀子,咱們是不是還欠著那許多商販的?司州衙門庫里還有銀錢么?”

    他老人家不當家當然不知道油鹽貴,但都護府自成立以來一窮二白卻是曉得的,連賑濟流民都是向那韓薛白三家借貸而來,今日一聽又是要提高安民官俸祿,又是要招募蒙師與良醫,哪來這許多銀錢?

    岳欣然卻笑道:“姬先生,我聽聞黃金騎先時繳獲之物可已經盤點清楚?”

    姬瀾滄點頭:“已經悉數造冊入庫,其中金玉大件數百,白銀約摸十三萬兩,寶石若干,兵器近千,皮草近萬,難得的是疏勒馬有三千匹,隨行的胡人工匠還有數十人,其余小的器物還未清點完畢。”

    這數目令所有人都略微有些吃驚,感情都護大人在大漠三載,不是大家想像中的清苦,反倒是發了筆橫財啊!

    馮賁嘿嘿一笑:“都護大人曉得家中艱難,可是把小金庫都抬回來了!”

    黃金騎在大漠奔波,若全憑東游西蕩,怎么也不可能保證補給和裝備的,大漠諸國均有隱秘據點,這次借著問他們討要北狄戰利品的機會,順道也將這些據點清了清。

    宿耕星瞅了馮賁一眼:“那批疏勒馬,不能光給你們拿去打仗。”

    岳欣然微微疑惑地看來,姬瀾滄卻也是一樣的意思:“司州大人,歷朝與北蠻交戰,素來一大短處,俱是良馬不足。疏勒之種,傳聞有上古天馬血統,如此良種實是難得,不若借此衍育,若悉數作為戰馬,未免太過奢靡。”

    岳欣然:“此事上頭,兩位先生可有物色合適的人選來主持?”

    據岳欣然所知,優良馬種的培育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還需要懂馬的人來主持,宿耕星卻是大大咧咧道:“我瞧他們還帶了幾十人胡人馬奴,那些胡人,生在馬窩里,長在馬背上,頗有幾個懂行的,從中挑選就是。”

    岳欣然卻是有些意外,看來陸膺在大漠的家底確是不錯啊:“既如此,先生便挑選幾人先開始試試吧。”

    宿耕星點頭應下,如今田地中的事情,自從農冊發下去之后,除非疑難否則不會尋他,相比于先時春耕的忙碌,他老人家閑得有些發慌,正好去折騰此事。

    他老人家滿意地點頭:“都護這筆銀子應該足夠償還那些商戶的銀兩了吧?”

    岳欣然卻微微一筆:“不,我沒打算用這筆銀兩去還債啊。”

    余人不由大吃一驚,一時不知她是什么意思。
黑龙江快乐20分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