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田園小吃貨:懷著包子去致富 > 第260章 皇后進冷宮

第260章 皇后進冷宮

千千小說網 www.sopnqi.live ,最快更新田園小吃貨:懷著包子去致富最新章節!

    第260章 皇后進冷宮

    牢內的三個人挨了鞭子,都躺在地上不動。

    “李剛,家里有一個八十歲的老母親,還有一個妹妹,不到二十歲。老母親重病,每個月花銷不少吧?”

    “李志,父親眼瞎了,母親也重病在床,還有一個三歲的兒子,妻子去世了。老兩口照顧孩子很辛苦吧?”

    “李永,無父無母,但是有個懷孕五個月的妻子,她一個人在家是不是很危險啊?”

    三個人立刻從地上掙扎著起來,盯著明霽凌看。

    “我沒說錯對不對現在你們的家人都被我請去做客了,你們要是從事招來的話,我保證他們的安全,否則……”

    明霽凌沒有再說下去,他知道他們無非就是為了家人。

    “我說,我說,是太子和皇后娘娘。。”

    李剛開口說道,他只求家人平安,他一條賤命不算什么。

    其余兩個人連連點頭。

    “這就對了,我帶你們去皇上面前,你們如實說出來就可以了。”

    明霽凌把手里的紙折了一下,遞給手下,然后吩咐幾個人帶著他們,和他一起面見皇上。

    皇后宮中。

    皇后正悠閑地在品茶,卻聽到門外一陣騷動,接著大門就被一腳踹開了。

    怒不可遏的明承君走到她面前,一把奪過她手里的茶杯摔到地上,“毒婦!你竟然指使刺客去殺人!”

    他以為皇后只是愛爭風吃醋,從來不知道她的野心和狠毒已經到了這種地步。

    皇后臉色一變,知道事情敗露了,反而不慌張了,從容地起身,冷冷的看著明承君。

    “對!我就是這樣的人!可是誰讓我變成這樣的?是你!我和你是結發夫妻,可你呢!你心里只有蘇云若,從來就沒有我,我一直覺得你只要心里有一絲我的地位,我就心滿意足了,可從來都沒有!你忘記你是怎么登上皇位的么?是我,我母家全力支持你,我求著我爹娘幫你。”

    皇后怒吼道,眼淚直接流出來,隨后又笑起來。

    她看著明承君不解的樣子,只覺得可笑。

    “后來我生了澤兒,你封他為太子,我很高興,我天真的以為你心里有我,可你卻那么器重明霽凌,我眼看著明霽凌一次次凱旋歸來,看他處理重要的國事,而我的兒子是太子,他只能看一些不重要的事情。我不甘心,我覺得不公平!”

    她抬手指著明承君,“后來蘇云若失寵了,我以為我終于熬到頭了,可是她卻出來了,你對她更好,除了皇后之位,你給了她所有的東西!我呢!我在你心里是不是沒有利用價值了?”

    皇后脫力般地跌倒在地上,她十幾歲嫁給他,現在已經二十多年了,可到頭來,她什么都沒有了。

    “你以為蘇云若還愛你嗎?哈哈哈哈!我告訴你,女人看女人才最準,自從你把她送進冷宮那一刻開始,她就不愛你了。我清楚地看到她眼里破碎的東西,因為我也一樣,不管你信不信,只有我對你一心一意。”

    她抬頭看著這個男人,恍惚之間又回到二十多年前的那個夜晚,紅燭閃閃,他們成親了。

    她從不認為自己做錯了,只恨自己不夠絕,早知道就該在蘇云若進冷宮的時候把她除掉,以絕后患。

    “皇后失德,即日起打入冷宮,永不得出!”

    明承君深呼吸,一個眼神都沒有落在地上的皇后身上,轉身走出皇后宮中。

    皇后笑得流出眼淚,任由奴才把她拖走。

    第二日早朝,蘇王把刺客一事的來龍去脈向所有人交代清楚,滿朝嘩然。

    大多數都沒有想到這些竟然是皇后和太子干的。

    “皇后失德,朕已經將其打入冷宮,不日便會下旨廢后。太子罪大惡極,即日起廢除太子,打入大牢,等候發落。退朝吧。”

    明承君覺得疲憊極了,說完便離開。

    一路上他都在回想著皇后說的話,難道云若真的已經……還是皇后臨走也要讓他們二人之間出現隔閡?

    以她奸詐的性子,估計就是為了離間他們。

    明承君這樣一想,心中釋然不少,回道書房繼續處理事情。

    關于皇后母家,這幾年的勢力已經大不如前,幾個重要的職位也被人發現貪污上級官員,草菅人命等罪狀,只需要整理好證據就可以直接抓人。

    至于其他女眷和孩子,明承君并不想趕盡殺絕,畢竟他們是無辜的,索性流放邊疆。

    “皇上,蘇王求見。”

    太監進來通報說。

    “請他進來。”

    明霽凌快步走進來,“參見父皇。”

    “何事?”明承君問道,這次功勞明霽凌最大,他還沒有想到給他什么賞賜呢。

    “那三個刺客的家人,兒臣想要請求父皇不要殃及。”

    明霽凌知道這三個人不僅犯了死罪,而且還與其他國家的人有牽扯,按道理是株連九族的,就算留下一條命,也要發配邊疆,可這老弱病殘孕,實在不宜流放。

    “求情?”

    明承君頗有深意地看著明霽凌,想看看他怎么解釋。

    “兒臣答應他們,要照顧他們的家人,倘若失信,那兒臣如何和他們交代?父皇是一國之君,金口玉言。兒臣雖不及父皇,也明白’民無信不立’的道理,既然已經許諾了,兒臣一定會盡力達成。請父皇看在他們已經如實招供的份上,饒過他們的家人。”

    明承君沉默半響,眼中一閃不明思緒。

    “好,朕答應你,起來吧。”笑著說道。

    “謝父皇。”明霽凌磕頭謝恩。

    貴妃殿。

    “娘娘,皇后已經徹底被廢了,娘娘大喜。”

    小晴笑著稟報說,想著自家主子可算是熬出頭了,不用在看皇后的臉色了。

    “可算是結束了。”

    蘇貴妃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皇后一族已經沒有什么東山再起的可能。

    “恭喜娘娘。”

    “所以說,沒有那個命,就不要貪圖不屬于自己的東西,否則,一定會死得很慘。”

    蘇貴妃感慨道,摩挲著手腕上的玉鐲,那是明承君大婚之日送給她的。

    指腹摸到一處裂痕,那是她入冷宮的時候,被推倒在地上,摔裂的。

    她勾唇,笑得并不開心。

    現在皇后一黨倒臺,對于以后蘇宗文認祖歸宗又少了一個障礙,就算以后蘇宗文恢復皇子的身份,朝中估計也不會有什么異議。

    “娘娘,你怎么了?”

    小晴見她神色有異,擔憂地問道。

    “沒事,扶我去見見皇后娘娘,我有話和她說。”

    蘇貴妃知道現在明承君忙著處理事情,不會過來找她,她正好去看看這位老對手。

    小晴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只能按著吩咐做事,扶她去見皇后。

    冷宮對于蘇貴妃來說并不陌生,故地重游,讓她有種滄海桑田之感。

    “吱呀。”

    破舊的門被推開,一股潮濕的氣息撲面而來,小晴捂住鼻子,身旁的蘇貴妃只是皺了皺眉,便抬腳走進去。

    “在門外等我。”她吩咐道,一個人走進去。

    皇后披頭散發地跪在椅子上,冷冷地看著走過來的蘇貴妃,“來了?看我笑話?”

    幾時這樣狼狽過?上一次她也這樣看冷宮里的蘇云若,今時今日,倒過來了。

    “沒有,妹妹從來沒有想要看姐姐的笑話,畢竟妹妹也進來過,還是姐姐一手安排的。”

    蘇貴妃和她隔著三四步的距離,似笑非笑地看著她,沒有一絲嘲諷。

    “鬼才信你的話!”皇后懶得理她,要說她不恨自己,沒有人會信。

    “姐姐以為妹妹恨你?其實我真的恨過你,不過日子久了,我都沒有那么恨你了,我只恨我自己,恨自己不夠強,才落到那般地步。其實姐姐真是個癡情的人,如果不是姐姐送我進來,我不會有今天,姐姐也不會如此狼狽。”

    蘇貴妃嘆氣,現在看皇后也不過就是個命苦的女人而已,為了丈夫和兒子,不惜把自己變成一個冷血無情的怪物,可惜沒有人領情,只能守在冷宮了卻余生。

    皇后聽完,大笑道:“我早就知道,只有我才是一心一意對他,可他從不在意。而你呢,假仁假義,假裝深情款款的樣子魅惑他!”

    她慶幸自己剛剛對皇上說了那幾句話,可皇上會聽嗎?他一定以為自己在挑撥二人的關系,罵她陰險狠毒。

    “妹妹還有事,有時間再來看姐姐。”

    蘇貴妃表情沒什么變化,依舊是溫柔的樣子,轉身走出門,等在外面的小晴忙伸手扶住她的手臂,慢慢地走出冷宮。

    信不信又能怎么樣?不在乎了!
黑龙江快乐20分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