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田園小吃貨:懷著包子去致富 > 第40章 要休妻

第40章 要休妻

千千小說網 www.sopnqi.live ,最快更新田園小吃貨:懷著包子去致富最新章節!

    第40章 要休妻

    “沈瑤,你鬧夠了沒有!”

    孔林原被無理取鬧的沈瑤吵得有些心煩,頭疼的揉著額角,面無表情道:“你說的對,我就是去見沈竹了,我就是放不下她,她是我這輩子唯一愛著的女人!”

    沈瑤親耳聽到孔林原承認,頓時變了臉,指著他尖聲道:“你終于肯承認自己還和沈竹那個狐貍精糾纏不清了!孔林原!你要搞清楚,沈竹早就嫁給別人了,現在我才是你們孔家的媳婦,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

    “那個狐貍精到底給你灌了什么迷魂湯?讓你對她愛的死心塌地!”

    孔林原聽女人一口一個狐貍精,臉色越發難看,青著臉低喝:“夠了!沈瑤,你現在就是個潑婦。”

    他是個讀書人,不擅長吵架,火冒三丈的怒氣用‘潑婦’兩字來形容自己此時的厭惡。

    沈瑤被孔林原這么一呵斥,情緒更加激動。

    “是嗎?孔林原,你個忘恩負義的人。”

    “要不是我娘前兩年從沈竹哪里拿銀子,你能繼續讀書嗎?要不是我,你能有今天的成就嗎?你喜歡沈竹?恐怕沈竹已經不想再見你了!”

    “你……”

    孔林原被堵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他以為沈瑤是拿著私房錢來給他請先生,補貼家用,沒想到,居然是祝慧如從沈竹哪里坑過來的!

    心中頓時五味雜陳。

    孔母見沈瑤情緒激動,趕緊上前勸架。

    沈瑤還懷著孩子,萬一動了胎氣,傷到她的孫子可就不好了。

    “林原,瑤兒到底是你媳婦,你這個做丈夫的,便該讓著她一些,更何況,她現在還懷著孩子呢。”

    孔母快步走過來,扶著沈瑤的身子目光責備的看向孔林原。

    孔林原沉著臉并未搭話。

    沈瑤見孔母向著她,心中的委屈像是有了個發泄點:“我還說不得沈竹了?罵她兩句狐貍精你就心疼了?你們還真是情深意重啊!”

    女人將腦袋靠在孔母身上,低聲抽噎著。

    話中帶著一絲嘲諷:“可是,她到底沒能嫁進孔家,你們也是絕對不可能在一起的!”

    孔林原聽到這些話,不由得想到今日去找沈竹時,她對他冷淡的態度,以及說那句‘我現在很愛我相公,至死不渝。’的神情。

    男人的心中像是有萬千螞蟻在啃噬。

    沈瑤似是沒有察覺到孔林原的臉色越發難看,繼續不依不饒道:“你不就是想要休了我好去找沈竹快活嗎?孔林原,我告訴你,我不同意!我絕對不會讓你們兩個在一起,既然你讓我不好過,那你也別想好到哪去!”

    “沈瑤!你如今已經得償所愿嫁進了孔家,還想要我如何?”

    孔林原有些不耐煩的皺起了眉,加上沈瑤這些時日來的咄咄逼人,他早就受夠了。

    怒斥道,“這日子能過就過,不能過,你就拿著休書滾回沈家!”

    此言一出,沈瑤和孔母頓時愣住了。

    “你……你說什么?”

    半響,沈瑤蒼白著臉問。

    “你的心中不就是這么想的嗎?既然如此,我便給你一紙休書,至此你便不再是我孔家的媳婦!”

    孔林原冷聲道。

    說完,拂袖轉身離去。

    “相公……”

    沈瑤回過神來,驚慌失措的伸出手去想要拉住他,奈何,蔥白的手指卻只觸到孔林原的一絲衣角。

    她剛才說的那些話只不過是些氣話。

    她當初費盡心思才進了孔家的大門,如今又懷上了孔林原的孩子,她怎么可能愿意離開孔家?

    “林原,你這是要上哪去?林原?”

    孔母急了。

    原以為小夫妻倆只是小吵小鬧,沒想到會鬧到休妻的地步。

    “孔林原,你給我回來!”

    沈瑤氣的胸口起伏不定,又喊了孔林原兩句,突然便覺得眼前陣陣眩暈,一口氣憋在胸腔上不來下不去,直接暈了過去。

    孔母連忙扶著人,無措的喊著沈瑤。

    “這是怎么了?”

    孔父從外面進來,看著兩人狼狽的模樣,心中頓時一緊。

    “小兩口吵架了,你快扶著她進屋,我去讓張嬸子幫忙大夫請過來,順便把那個不孝子找回來。”

    孔父見狀,也不說什么,趕緊揮手讓她去。

    ……

    孔母快步追著去族長家里的孔林原。

    “站住。”

    孔林原見孔母氣沖沖地走過來,強梗著脖子道:“我去找族長,讓他將沈瑤的名字從族譜中除去!”

    “你!你這個不孝子!我看你就是想要氣死我!”孔母氣急敗壞道,“我不準你去,快跟我回家。”

    “娘,我不回去,今日我定要休了沈瑤!”

    “好啊,如今翅膀硬了,連娘的話都不聽了是不是?”孔母臉色一沉,“你是不是非要把娘逼死了才高興?我告訴你,今日你要是敢去找族長,我就死給你看!”

    “娘,您這是做什么?”

    孔林原擰眉,臉上盡是無奈之色。

    “你還知道我是你娘啊?”孔母拉下臉來,繼續道,“你要是還把我當成娘那就跟我回家去,休妻的事情,不許再提!否則,我現在就死給你看!”

    說著,身子往湖邊走了走,面上一臉決絕。

    孔林原慌了,“娘,快回來,我和您回去便是。”

    孔母見狀,連忙將伸到湖邊的腳收回,面色緩了緩:“走。”

    兩人回到家的時候,大夫剛走不久,沈瑤也已經醒了。

    孔父見孔林原回來,便黑著臉訓斥著:“沈瑤還懷著你的孩子,嫁過來也未曾虧待你,你可以考上秀才……”

    他也不反駁,習慣性的低著腦袋。

    最后還是孔父恨鐵不成鋼道:“家不是家,快去看看你媳婦,她不吃飯,肚子里的孩子不能餓著,順便勸勸。”

    現下是飯點,沈瑤醒后什么都不說,一直在哭。

    大夫說了,沈瑤這次昏倒是因為——

    心緒不寧導致氣血兩虧,光靠滋補是沒用的,還得好生開導,讓孕婦保持愉悅的心情,否則容易影響到腹中胎兒的健康。

    “我去看看。”孔林原道。

    里屋。

    沈瑤正靠在炕頭抹眼淚,邊上的小桌子放著一菜一湯,全都還冒著熱氣,是孔母剛熱好的。

    她看到孔林原進來,心頭一喜,火氣還未完全消,便繼續擺著一張臉。

    “你還懷著身子,不吃飯的話身體會受不住的。”

    孔林原心中雖然不滿,但想到肚子里的孩子,還有家中二老的態度,便柔聲勸道。

    “你不是說要休了我嗎?既然如此,我是死是活也不用你管。”

    沈瑤聽他關心,余下的氣瞬間沒了,只剩下委屈。

    她別過臉,淚眼朦朧道。

    “今日的事情是我不對,那都是我氣急了說的糊涂話,瑤兒,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妻,我怎么能不管你的死活呢?”

    孔林原連忙安慰道。

    “那你向我保證,從今往后,心里只能有我一人,只對我好。”

    沈瑤紅腫著眼睛道。

    “好,我向你保證,我會一生一世對你好,絕不會讓你失望的。”

    孔林原當下便順著沈瑤的心意接話,大掌覆上她的臉頰,輕輕擦拭著臉上的眼淚。

    深情的話語,眼里卻冷若冰霜。

    女人沒看到孔林原的冷漠,聽了他的保證,臉上浮現出絲絲笑意,重新靠回炕頭,拉著孔林原的手點了點面前的飯菜,“相公,喂我吃。”

    孔林原無奈扯唇,暗眸中閃過一絲不悅,坐在了炕邊,端起碗一勺一勺的喂給女人吃。

    沈瑤剛吃完飯,正準備乘機和男人多溫存幾秒,臉色突然一變。

    蔥白的手捂著肚子,神情無比痛苦道:“我的肚子,好痛……”
黑龙江快乐20分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