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最強神醫 >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趕到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趕到

作者:斷茄明月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sopnqi.live ,最快更新最強神醫最新章節!

    就在梁健被幾位村民拖著的時候,賀大伯已經帶領各大部隊終于來到了山頂之上。

    這一刻他們仿佛勝者一般發出了一陣陣歡呼,仿佛取得了偉大的勝利。

    村民陣容浩浩蕩蕩總共有著三十余人,當他們來到了許氏祠堂門前的時候,卻發現大牛此刻正拿著一把長弓,站在許氏祠堂的大門前,一夫當關怒目圓睜的瞪著他們!

    “你們你們在做什么嗎?你們這是在犯罪,你們這是在做著背信棄義的事情!”

    大牛拿起了手中的長弓,并且將手中的長弓拉至于滿弦的狀態,弓箭指著這一群朝夕相處的村民們。

    這一這些村民在他的眼中逐漸的變成了惡狼,變成了那貪婪而又殘暴的惡狼!

    “大牛?你這是什么意思?難道你想要一個人獨吞財富嗎?是不是想要把我們趕走,然后一個人拿著許家祖上的骨灰,去跟老許交涉要錢?”

    賀大伯看到自己的計劃成功在即,大牛居然不知好歹的攔著自己的路,于是非常憤怒的再一次挑撥起了他們之間的關系。

    “呵,你可別打著正義的口號了!待會等我們從許曜的手里拿到錢時,保證你會花得特別開心!”

    有些村民一邊說著一邊朝上走,然而一到寒光突然乍現,他的腳下頓時就多出了一支箭矢。

    大牛冷不丁的射這么一箭,嚇得這村民直接坐倒在了地上,慌張的向后撤離,不敢再向前一步。

    大牛可村子里最好的神射手,平日打獵收獲總是全村最多的,沒有人會懷疑大牛的射箭技術,這也是三十多個村民,卻沒有一個人敢再向前一步的原因。

    “你們都瘋了!你們為了錢,全都瘋了是嗎?許家再怎么有錢也只能證明他們家有本事,現在你們用這種方法去找他要錢,這就是敲詐!”

    大牛的臉上浮現出了悲哀和憤怒,就連他那搭著弓的手都在微微的顫抖。

    就在兩撥人僵持不下的時候,大牛感到眼前一片漆黑,一陣劇烈的疼痛從自己的腦后傳來。

    隨后他重心一個不穩倒在了地上,腦后已經出現了一大片血跡,在他身后,他的親弟弟二牛正拿著一塊染了血的大石頭,面部扭曲的看著自己倒在地上的哥哥。

    “對不起了哥,誰讓你擋了我的發財路!”

    剛剛大牛憑借著自己對山林的熟悉程度,不斷的從另一條捷徑很快的就走上了山頂,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弟弟二牛。也跟著在身后來到了山頂。

    當大牛與村民們進行對峙的時候,二牛已經悄悄的繞到了大牛身后,一塊石頭就將大牛給偷掉。

    其他幾位村民看到大牛倒了下來,紛紛一擁而上對著大牛一頓拳打腳踢。

    “剛剛你不還是很囂張嗎?怎么現在到到地上話都說不出來了?”

    “我還以為你有多大的本事呢,還說什么村里的第一獵人,我看也不過如此。”

    “叛徒!山腳下那群追上來的人,肯定就是你去通風報信的吧?好啊,差點就被你們毀了我的發財大計,等我先進祠堂看看,回來了再好好的收拾收拾你!”

    那幾位村民對著大牛毒打了一頓后,便朝著許家祠堂的方向走去。

    賀大伯看著倒在地上血流不止的大牛,裝作了一副假仁慈的模樣,搖頭說道:“你這又是何苦呢?”

    隨后他抬頭看了一眼許家的祠堂,祠堂上邊還掛著兩副對聯,“但愿人皆健”、“何妨我獨窮”。

    僅是從門口的兩副對聯之中,就能夠看出許氏祖輩的祭祀救人懸壺濟世之心,然而就是這一片冰心,卻養出了這么一群狼心狗肺!

    “現在總應該沒有人能夠阻擋我了吧。”

    賀大伯感慨了一聲,隨后抬腳朝著前方走去,心中還在憤恨的想著:這可怪不了我,是你們不仁在先,就休怪我不義。

    眾人看著已經沒有人再出來,于是也就跟在賀大伯的身旁,跟著他一同走向許氏祠堂。

    就在這時,他們的身后突然傳來了一陣跑步聲,回頭一望,卻見梁健如同地獄里爬出來的修羅,眼中帶著無比兇狠的戾氣,單槍匹馬朝著這三十多人眾沖了過來!

    “誰再敢向前一步,殺無赦!”

    他那怒吼如肉地獄般,無數惡鬼的哀嚎聲,僅是在眨眼之間,他就已經來到了眾人的跟前,跑到了帶頭的賀大伯的面前,一擊十分用力的沖拳,狠狠的砸在了賀大伯的鼻梁上!

    賀大伯的身形整個向后倒飛而去,最后倒在了許氏祠堂的門前,不僅鼻子被打塌,臉被打腫,甚至就連牙齒都掉了好幾顆。

    當他恍恍惚惚的睜開眼睛的時候,出現在他面前的就是許氏祠堂的大門。

    其他幾位村民定神一看,梁健看起來灰頭土臉狼狽不堪,,但身上的氣勢如若風行電擊沒有減退半分,反而憑空的多出了一絲凌冽之氣。

    就在剛剛,他為了能夠最大限度的節省時間,已經顧不得那不斷朝他襲來的陷阱,顧不得哪些直面而來的攻擊,用最快的速度朝著山頂進發。

    無論是飛過來的竹簽還是刀刃,無論腳下踩的是捕獵夾子還是棱刺,他自始至終都沒有減少自己的速度,就算是中了麻醉藥,他都要死命的用牙齒咬著舌頭保持清醒,撞陣沖軍的來到這里阻止他們。

    “你們絕對不需向前踏入一步!”

    梁健那氣勢如虹的聲音,仿佛云中的怒雷,在這群村民之中震耳欲聾。

    雖然僅有一人,但是卻憑借著自己的氣勢應是壓住了數人,其他人雖然看著梁健身負重傷,卻不敢向前一步。

    就在這時遠處開始傳來了螺旋槳的聲音,聲音開始不斷的放大,無數的燈光開始朝著他們所在的地方不斷的聚集而來,這一刻整個黑夜仿佛被燈光點亮一般變成了白晝。

    直升機的螺旋槳聲越來越大,所有的風聲幾乎要壓到這群村民抬不起頭來。

    就在此刻,一道身影從萬丈高空之中躍然而起,穩穩的落在了許氏祠堂的門前。

    眾人憑借著燈光朝前方一看,許曜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你們可真是讓我失望。”許曜用著那銳利的目光掃向了村民,話語之中充滿了沉痛。
黑龙江快乐20分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