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花瓶女配開掛了 > 第五十六章 奮進的外室(9)

第五十六章 奮進的外室(9)

作者:弄雪天子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sopnqi.live ,最快更新花瓶女配開掛了最新章節!

    楊玉英懶得搭理她,舉步和對方擦肩而過。

    莫七七忽然低聲道:“少裝相,白癡。以后你個村姑再敢碰齊二哥哥的衣服一下,我就剁了你的爪子!”

    楊玉英蹙眉,瞥了她一眼,輕輕笑起來,按了按耳朵,也不看她,略走兩步靠著二樓的扶欄,望向樓下正同一個西洋人,還有兩個綢衫年輕人說話的齊家二公子:“我瞧二公子的香囊很可愛,唔,便讓他送給我好了。”

    莫七七臉上一綠,眼眶氣得發紅,“你敢!你,你不許和齊二哥哥說話”

    就見對方沖她露出個春光明媚的笑容來,施施然下樓。

    “該死,她算什么東西!”

    齊陸冷笑:“呸!”

    莫七七身后的年輕人嘆了口氣,臉色到寡淡,幽幽道:“七七姐就這性子,誰也沒辦法。”

    話雖如此,他顯然也不把不知從哪來的村姑放在眼中。

    武圓圓躲在識海里耷拉著頭,身形微顫。

    楊玉英失笑:“那姑娘一著急,說話就破音,要不然就這高聲,學學唱戲到行。”

    武圓圓眼睛眨了眨淚汪汪的眼睛,小聲道:“出來做事,沒有不受氣的,可玉英姐,不是該受氣的人。”

    她也不知道自己哪來的想法,可就是覺得,玉英姐天生就該高高興興,瀟灑自在。

    楊玉英莞爾一笑,她知道剛才那少女的來歷。

    齊家大宅的八卦氣氛和旁處也沒什么不同。

    她是莫家的七小姐,莫家是刺繡世家,祖上經常會給朝廷進貢繡品,不過到這一代,家里手藝沒傳下來,已經有些落敗了。

    不過瘦死的駱駝也比馬大,莫家在杭安城還經營了三家布坊,壟斷了周遭好幾個州縣的布匹生意,當得上家業不小。

    莫家嫡出庶出一共七個小姐,莫七七就排名第七,是嫡出的,生得最像她母親,也最得家里寵愛,一向喜歡齊家的二少爺。

    可如今莫家落敗,子孫個個不爭氣,齊家正蒸蒸日上,這門親事不好成。

    莫七七也就仗著自己和齊家二少爺自小是玩伴的情分,正在積極努力中。

    這幾日莫家意圖同齊家合作,插手正紅火的成衣和布匹生意,不過莫家并不是最優選擇,這合作能不能成,尚未可知。

    昨日,莫家這位小姐一來齊宅,就對齊二公子殷勤備至,這回怕是不知從哪知道,齊二公子穿的衣服是武圓圓給改了的,便心生嫉恨,故意找茬。

    聽小柚和李媽等人聊天時也說,家里但凡哪個丫鬟和二公子走得近些,莫七小姐就要生氣,沒少生是非。

    楊玉英看了看齊二公子,抿唇一笑:“按說沒深仇大恨,不該計較,奈何我小心眼,元帥說的,有些人不能給臉,不戳到她痛處,她總要在你面前嘚瑟,煩的很。”

    說著,提起裙角,施施然下樓,朝齊二公子和他幾個同伴在走去。

    武圓圓愣了下:“玉英姐?”

    一樓大堂正在舉行茶話會。

    杭安這邊因著碼頭海港的關系,受西洋的影響僅次于東海,就連宴客,都幾乎改了習慣,更偏向西洋那邊的方式。

    就說現在,男男女女的客人圍坐一團,說說笑笑,要是按照老規矩,這哪里合適?

    正經人家宴客,也不能男女混坐。

    武圓圓家頗守舊,別看她都被忽悠去曼華樓唱歌,但面對這樣的場面,就忍不住低著頭,訥訥不語,臉色羞紅。

    楊玉英下了樓,徑直走到齊二公子身邊,沖那西洋人一笑,張嘴就是一口極流利的羅曼語。

    “請問是加布里先生嗎?”

    “咦,小姐認得我?”在陌生的國度聽到流暢的母語,加布里顯然頗為高興。

    楊玉英抿唇:“曾有幸拜讀先生在《蘇黎畫報》上刊登的‘顏色與靈魂’一文,深有感觸,特意打聽了先生的訊息。”

    加布里的神色登時柔和,面上也浮現出一團紅光。

    齊二公子:“……”

    什么意思?

    別看加布里對外的職業是羅曼國某豪商,可實際上他向來以藝術家自居,在雕塑和繪畫方面很有成就,至少是自以為很有成就,并且還經營一家服裝設計公司。

    此時,這位于千里迢迢的異國,遇見個能欣賞他藝術的女孩子,加布里到比談成大生意還要開懷。

    楊玉英轉頭輕笑:“二公子,我有點小生意,想借加布里先生一會兒,可否?”

    齊仲勛眨了眨眼,扭頭看加布里,加布里卻是興致勃勃:“哦?小姐想與我談生意?這邊請。”

    楊玉英莞爾,又看向齊仲勛,大大方方地道:“您腰上的香囊能借我一下嗎?我想以此給加布里先生做個說明,也許會給您稍作改動,不介意吧?”

    “當然。”

    齊仲勛輕輕點頭。

    這套衣服,還有香囊配飾,皆出自武圓圓之手,他很爽快地解下香囊遞了過去。

    楊玉英伸手拿了,在指尖轉了一圈,狀似漫不經意地朝二樓看了一眼。

    莫七七一時間面色如土,只覺臉上被人悶頭就是一巴掌,心中狂怒,幾乎處于爆發的邊緣。

    她眼見齊仲勛用特別驚異,又充滿笑意的眼神去看楊玉英,心里也是一驚。

    莫七七其實此時只是單純性地作一作。

    她向來有獨占欲,不喜歡齊二公子和任何母的生物親近,連二公子的姐妹們也不行,雖然懟了楊玉英,但她本身從沒把楊玉英放在心上,更遑論當威脅。

    莫七七覺得,自己是天上云,那樣的土包子是地上淤泥,連多說兩句話都嫌污糟。

    楊玉英卻是懟過就把莫七七拋于腦后,她是真有筆生意要談,對象到不局限在這位加布里身上。

    武圓圓的家境太糟糕,首先,武圓圓母親的病情真的不能再拖延下去。

    而且齊家不是久居之地,想要安家,先要有宅院。

    以杭安的地價,如果靠這么慢吞吞地攢錢,攢個三五年可能才買得起一套小宅院。

    楊玉英不可能在一個任務上耗三五年,哪怕現實時間停滯也不行。

    當然,她也沒打算自己幫武圓圓實現經濟自由,最主要的還是把這姑娘培養起來。

    但是幫她獲得人生中的第一桶金,楊玉英還是挺愿意做。

    楊玉英輕笑,與加布里轉到大廳一角落座,很快相談甚歡,加布里時不時爽朗大笑,態度越來越輕松愜意。

    沒一會兒,兩個人就相攜走去二樓,呆了二十幾分鐘再下來時,加布里明顯特別高興,一路帶著楊玉英去見他的同伴們,態度又親近又隨和。
黑龙江快乐20分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