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慕林 > 第三百七十二章 傳聞

第三百七十二章 傳聞

千千小說網 www.sopnqi.live ,最快更新慕林最新章節!

    流民?怎么可能?!

    謝慕林書房空間里還有一本舊版的全國地圖冊,上頭的地圖對于未穿越前的她來說,當然價值平平,但現在,卻成了她手里一個重要的寶物。憑著這本地圖冊,她能足不出戶,就弄清楚這大明朝里任何一個大城大縣的山川地勢。

    看著這本地圖冊中浙江的部分,她很清楚地知道,傳聞中有大災、有流民的湖廣與浙南,距離嘉興還有多遠。就算災區真有流民大批北上,也不可能在短短幾天的時間內到達,更別說沿途都沒有驚動其他大州大縣,就忽然出現在嘉興到南京之間的水道上。

    那可不是什么地廣人稀的偏僻地帶,而是江南最繁華富庶的地區,沿路多少大城大鎮村落,多少官衙駐軍,難道人人都成瞎子了嗎?!

    謝慕林再三追問那剛從平望鎮歸來的中年男仆:“你確信傳言是這么說的嗎?真的是流民?”

    中年男仆有些猶豫:“傳聞如此,但是真是假,就沒人知道了。據說那些劫匪,身上穿得很是破舊,似乎受了不少苦的樣子。”

    謝慕林問:“是覺得他們穿的衣服象是受了很多苦的樣子,還是他們長得象是受了很多苦的樣子?”這兩者區別還是很大的。

    然而中年男仆說不清楚:“小的也沒見過那些人,只是在平望鎮的茶館里聽人說的。那人有個熟識的朋友就在當時遭運劫的糧船上做船工,差點兒丟了性命,是慌亂中帶傷跳下河水,方才逃出生天的。只是那糧船運的是官糧,差事辦砸了,船上一半的人被劫匪所殺,死了也是白死,剩下一半逃得了性命,卻也丟了差事。那船工沒辦法,只好跑到平望鎮投靠朋友,才借到銀子看大夫治傷。他朋友替他不平,沒少在茶館里抱怨,許多細節都說得清楚,但他不提的那些,旁人也不可能知情。況且,他說的有幾分是真,有幾分夸大,小的也難以辨別。”

    謝慕林明白他的難處,也不再追問了,只是仍舊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如果真是流民,想要劫官家的糧船,也犯不著跑到嘉興與京城之間的繁華地區作案吧?就算搶到了糧食,他難道還能運送回家鄉嗎?”

    中年男仆想了想,也覺得有些不對:“要不……小的再回平望鎮上,打聽得清楚些?不過是花些銀子,找那逃生的船工問了便是。”

    謝慕林點點頭,又對一旁的馬路遙家的道:“回頭你支給他十兩銀子,先用著吧,不夠再說。”

    馬路遙家的應了,又頓了一頓:“二姑娘,若真是流民劫了官糧,出事的地方,離我們是不是太近了?”

    謝慕林被她一提醒,忙問中年男仆:“糧船具體是在哪里被劫的?”

    中年男仆回答:“是在洪廟一帶,離嘉興不遠。”

    謝慕林沒查地圖,一時半會兒也不知道這是哪里的地名,馬路遙家的卻先倒吸了一口冷氣:“那是才出嘉興就被劫了?那流民膽子也太大了吧?!嘉興當地的官兵就沒察覺?”

    中年男仆苦笑:“平望鎮上也有許多人在議論此事呢,當地千戶所的頭領與平望鎮千戶所主事的武官卻是連襟,為了這事兒,還派人來鎮上抓了幾個說他連襟壞話的人,鎮里的商人百姓都很是不滿,議論紛紛。無奈人家靠山厲害,除了私下說幾句閑話,也沒人敢做些什么。”

    “難不成是……”馬路遙家的給對方遞了個眼色過去。對方又還了個隱晦的眼神回來:“可不還是他么?”

    “到底是誰?”謝慕林看得一頭霧水,“你們都知道平望鎮千戶所的頭頭是誰?跟咱們家有什么關系嗎?之前我們路過那里的時候,也沒見有什么動靜呀?”

    馬路遙家的苦笑著答道:“二姑娘興許一時沒想起來,我只說一句話,您就明白了。那位千戶大人其實是承恩侯夫人娘家的子侄,所以才會年紀輕輕,就做到這個位置上了,還是在平望鎮這般富庶又太平的地方。”

    謝慕林恍然大悟:“原來是他家的人!”

    /

    中年男仆嘆氣道:“不但如此,他老子還是杭州將軍呢,真真正正是他頂頭上司。有他老子在杭州護著,京里又有承恩侯府撐腰,誰敢管他呀?不過這人是個紈绔子弟,只喜歡吃喝玩樂,在平望鎮千戶所,就是個不管事的主兒,一應事務都有手底下的百戶們料理。但這人行事還算有些分寸,從不去招惹那些大商號、大商隊,更不會收刮江南一帶的商人,通常都是從云貴兩廣或西北等地的商人那兒下手,也不會鬧出人命,只要錢財而已,吃相不算太難看。因此,鎮上往來客商都會忍讓他幾分,只想拿錢消災,不敢驚動了他背后的靠山。真鬧大了,吃虧的也絕不會是他。”

    馬路遙家的對謝慕林說:“從前曹氏太太還在的時候,還跟老爺說過,讓他把杭州那邊的生意交給她手下的陪房們,說他們精明能干,在杭州又可以借得上姻親的勢,比我們自家埋頭苦干要強。老爺沒聽,仍舊讓自家的掌柜們理事。曹氏太太沒說什么,她手下的人卻不服氣,想要去信杭州,叫那位杭州將軍家里的人給我們謝家的商號添麻煩,結果被那邊的管家給堵回來了。我們謝家每年在杭州沒少孝敬將軍府,一應規矩做到十足,杭州將軍府若是先壞了規矩,往后誰還信他?曹家那幾個陪房,是要斷人家的財路呢,又沒個補償,只幾個下人兩張嘴皮子一碰,就要人家割肉,人家才不犯傻呢!”

    與其說杭州將軍府的人不肯犯傻,倒不如說,承恩侯府的姻親,對于一向與承恩侯府不和的平南伯親妹,不是很買賬。如果那是平南伯府的姻親,謝家才是真危險了。

    那位杭州將軍,似乎還是個講道理、懂規矩的人。

    然而這位講道理的杭州將軍,這回似乎因為流民劫官糧一事倒霉了。也不知道消息為什么傳得這么快,杭州府與嘉興府的官差們還沒查出劫匪的真實身份與官糧的去向,關于流民劫糧的傳言就在蘇杭湖嘉地區傳得沸沸揚揚的了。緊接著,沒兩日功夫,京城里就傳了圣旨下來,杭州將軍革職,押解進京受審,杭州軍務暫時交給一位名不見經傳的將軍代理。

    據說,那位將軍的正室夫人,乃是林昭儀的堂姐妹。
黑龙江快乐20分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