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天價前妻 > 第2687章 不舍分開

第2687章 不舍分開

作者:月下魂銷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sopnqi.live ,最快更新天價前妻最新章節!

    “你舍得?”羅帆突然來了一句,好似吐槽,又好似玩笑,可不以為然的眼神卻出賣了他。

    封景遇停下了吃東西的動作,偏頭看向羅帆,眉眼微沉,冷笑的說道:“什么叫……‘你舍得’?”

    羅帆聳聳肩,咀嚼著東西,感嘆的說道:“不愧是龍島頂尖的酒店,嘖嘖,這菜做的精致就算了,味道也是好的沒話說。”

    封景遇冷漠的收回視線,索性放下筷子,拿過一旁的水杯,緩緩靠在了座椅上,開始喝水。

    羅帆余光一直若有似無的注意著封景遇,咀嚼的嘴撇了下,一臉寫著……果然!

    “沒有任何人和任何事……”封景遇突然開口說話了,“……可以阻止我的腳步。”

    羅帆夾菜的動作滯了滯,過了幾秒后輕嘆一聲說道:“封少,一個唐笙,真的能導致XK的發展倒退嗎?”頓了頓,他搖了搖頭,“說真的,我不看好。”

    男人和女人不同,女人為了愛情有時候會做出一些無法理解,或好或壞的瘋狂舉動。

    可男人不同。。

    男人理性,尤其是掌控人性的人,更為理性。

    封少不會為了一個女人而停止腳步,石墨晨就會嗎?

    XK的倒退,牽扯的可不是石墨晨一個人,而是很多依附XK的人……因為,太多人想要,或者在等著XK出事。

    那樣一個如芒在背的存在,對多少人來說,恨得牙癢癢卻沒辦法?

    一旦給了機會,大家都踩一腳很正常。

    只是這個正常下,多少人會受到牽連?

    他們清楚,石墨晨更加清楚。

    ……

    夜深,纏綿不舍的吻,在空氣里彌漫開一股不舍的情緒。

    石墨晨放開唐笙,好看的嘴角微微上揚,斂去他亦想不管不顧留下的沖動,開口說道:“早點睡,明早過來接你。”

    唐笙輕咬了下唇,搖搖頭。

    “嗯?”石墨晨疑問。

    “我和時光一起走就好了,你等下還要去忙,明早不用過來專門接我去機場。”唐笙因為不舍,聲音有些軟糯下的囔囔的。

    石墨晨淺笑,“送你過去,回去再休息也是可以的。”

    唐笙搖搖頭,嬌嗔軟糯的說道:“我是不想這會兒分開的感覺,明天早上再來一次。”

    說著,她還不滿的看看石墨晨。

    明明能看懂,還故意。

    是!

    石墨晨能看懂唐笙的意思,只是……看懂,卻又不想看懂。

    如果確定關系是他也徹底無法控制的開始,那昨晚……就是他快要失去理性的開端。

    比如此刻,他竟然因為知道唐笙的不舍,又不想走了。

    手機,在口袋里震動了下。

    一瞬間,拉回了石墨晨即將失去控制的思緒。

    “好……”石墨晨淡淡應了聲,“我在洛城等你。”

    唐笙本還因為不舍而傷感的情緒,頓時又開心起來。

    “嗯……”她笑著點點頭,“你去忙吧,我也去睡覺。”

    “晚安!”

    “晚安!”唐笙說著,踮起腳尖就在石墨晨唇角邊兒親了下,隨即笑著擺擺手,帶著不舍,卻又滿足的笑容,折回了屋子。

    石墨晨看著唐笙一邊關門一邊又朝著他擺擺手,垂眸淺笑了下后,看著她示意了下,轉身……往電梯方向走去。

    淡金色的電梯門在燈光下,倒映出石墨晨頎長的身型。

    他看著自己的影子,絕美的俊顏上,透著淡淡的思緒下感染的悵然。

    笙笙,徹底放下龍島的一切,相信我……你會更幸福的。

    電梯抵達,石墨晨就在電梯門打開的瞬間,一雙剛剛還柔和的眸子,頓時變得漠然而精銳。

    抬步,跨入,摁下一樓的摁鍵后,他就這樣立在電梯里……一切,好似都回歸了平靜。

    回到風行別墅,不出意外的,大家都沒睡。

    不過,風行是在研究室內,小鬼和厲巖炔兩個人抱著一個電腦,嘀嘀咕咕的不是在搞什么,一臉的神秘兮兮。

    阿六畫風比較奇特,大半夜的,在烤面包。

    “晨少。”“晨哥……”厲巖炔看到石墨晨目光微深的看著他這邊,心里‘咯噔’了下,有些欲蓋彌彰的拍了下小鬼的肩膀就說道,“回頭等我和曜叔叔騙個頂級裝備的,保準你火力全開。

    ”

    “我自己能做好吧!”小鬼也是上道,撇嘴說道,“我現在追求的是很一般的副本裝就能挑出記錄……穿頂級裝備挑副本記錄,是我的風格嗎?”

    厲巖炔攤手了下,起身,走向石墨晨,“晨哥,你干嘛去了,從昨天出去到這會兒才回來。”

    “有事。”石墨晨沒有戳破厲巖炔和小鬼,只是往樓上走去。

    對于小炔,他是又用了心思玩擦邊球了。

    小炔想要跟著他,拿到風行分析唐笙血液的研究,包括他會想到找小鬼幫忙……一切,他都有想過。

    “晨少……”阿六的聲音傳來。

    石墨晨停了腳步,偏頭看向正脫著烤箱手套的阿六,“嗯?”

    “有時間嗎?”阿六問道,“聊幾句。”

    石墨晨睨了眼時間,“嗯”了聲后,上了樓。

    喬雨原本也打算上樓的,卻被阿六眼神制止。

    空氣里的氣氛頓時有些詭異,小鬼和厲巖炔互視一眼后,聳聳肩,又偷摸的小聲說著什么,完全一副只要沒有石墨晨在,他們做什么壞事都無所謂的感覺。

    “晨少昨晚在哪里?”阿六問道。

    喬雨漠然開口:“等下六哥要和晨少聊兩句,何不順便一起聊?”

    阿六微微皺眉,“喬雨,有些事情,你應該知道,不應該因為你是晨少的貼身保鏢,成為你不說的理由。”

    “我沒有任何理由,我只是晨少的保鏢,剩下的事情和我無關。”喬雨聲音依舊是一貫的冷漠,“我上樓休息,不打擾你和晨少聊兩句。”

    話落,她沒有再說什么,已然抬步上樓。

    半個小時后,石墨晨已然換了清爽的家居服下來。

    小鬼和厲巖炔都不在了,不知道是去睡覺了,還是各自去忙各自的去了。

    阿六倒了兩杯紅酒,一杯遞給石墨晨。

    偌大的客廳里,因為兩個人誰也沒有開口說話,氣氛變得有些僵硬下的凝重。

    “不是要聊兩句?”石墨晨淡淡開口,聲音里沒有任何情緒,一貫的平靜。阿六手指捻動了下高腳杯,看著酒液開口:“晨少昨晚在哪里?”話落,他抬眸看向石墨晨。
黑龙江快乐20分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