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無恥術士 > 第一百九十一章 萊肯辛的裹尸布

第一百九十一章 萊肯辛的裹尸布

作者:深藍椰子汁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sopnqi.live ,最快更新無恥術士最新章節!

    “終于有聽得懂的內容了……”

    牌桌旁,徐楠的腰挺得筆直,表面上在面無表情地洗牌,其實心里樂開了花。

    之前大佬們聊的話題實在太艱深了,這會兒終于聊到他能理解的東西了。

    而且還是他比較關心的內容——秦樂樂登臨天界之后,就再也沒有聯系過他了,他多少還是有些擔心的。

    果然還是八卦比較有意思,哪怕是不同層次的人,也能有共同語言。

    ……

    萊肯辛喝了半杯水,慢慢悠悠地說道:

    “關于麥肯,我知道的并不比你們多;至于《冰座預言》,我早就提醒你們過,這玩意兒并不可信。”

    李歐蒙仍然興致勃勃,他認真道:“可費爾蘭多和波諾都對《冰座預言》奉如圭臬。”

    萊肯辛眨了眨眼睛:“所以他倆都吃了敗仗。”

    “如果你想在冰座預言上找到麥肯的秘密,還不如去多買一些麥肯的寶箱,然后再直接問他自己。”

    李歐蒙笑出了聲,旋即搖了搖頭:

    “確實不如多買幾個寶箱來的靠譜。”

    他轉向了勞恩斯:

    “既然《冰座預言》被認定是謊言,那么和它齊名的《命運石卷》呢?”

    萊肯辛也來了興致,這位奧術師是專精于預言系的強者,否則當初也參與不到冰座預言的解讀中去。

    斯蒂芬桑的命運石卷,曾經是吸引了神明目光的寶物。

    勞恩斯面色一如既往的陰沉,他的嗓音也壓得很低:

    “命運石卷是真的。”

    “我有幸看到了一些未來,然后獲益無窮。”

    “可惜它和巴貝拉一起失蹤了。”

    萊肯辛點點頭,關于斯蒂芬桑的這段往事,他也略有了解。

    當初儒勒離開之后,斯蒂芬桑的三席分別是紅風車的安蘇麗、白塔的勞恩斯以及哈爾賽宮的先知巴貝拉。傳說中,儒勒留下的命運石卷就掌握在巴貝拉手里,但巴貝拉因為過度地解讀了命運石卷的內容,結果遭遇命運詛咒,至今下落不明。

    很多人都認為巴貝拉是死掉了,命運石卷也隨她一起被幕后黑手奪走;至于幕后黑手是誰,大家羅列了一份清單,清單條目上嘛,基本上就是多元宇宙的知名背鍋俠——暗影界的九色、天界的費爾蘭多、地獄的魔鬼之王……

    認真講起來,如果他們身上的鍋都屬實的話,那么這些大人物起碼要有二十幾個具備本尊實力的分身才能干的過來。

    言歸正傳。

    關于巴貝拉的話題,徐楠是知道一些的,他曾經和艾瑪一起去見過詛咒之海孤島上的黑女巫,她對羅芒和安蘇麗了解無比,自稱擁有命運石卷,是被安蘇麗封印起來的先知巴貝拉。

    但徐楠總覺得事情沒有那么簡單。如果那女人真的是巴貝拉本尊,安蘇麗的封印也不至于這么草率。

    斯蒂芬桑也是秘密重重的樣子。

    他這么想著的時候,卻聽勞恩斯忽然神神秘秘地說了一句:

    “其實命運石卷看的最多的,不是巴貝拉。”

    “而是茶會的女主人。”

    萊肯辛和李歐蒙都是愣了一下,旋即沉默下來。

    茶會的女主人,自然就是安蘇麗。

    這種話題就有些敏感了,勞恩斯也就是假裝隨口一提,其實一直在觀察李歐蒙和萊肯辛的反應——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徐楠也一直在觀察他。

    因為被禁止了魔法,所以在徐楠眼里,三位傳奇也不過是普通人。

    雖然不能用超靈視界,但這些日子以來增加的察言觀色能力,讓他觀察到了很多額外的信息——比如萊肯辛似乎對這個消息并不意外,他應該是知道安蘇麗和命運石卷的一些內幕的;李歐蒙更多的是驚訝,他對斯蒂芬桑的故事顯然了解不深。

    “命運石卷是我見過的最有智慧的書卷。”

    勞恩斯輕輕嘆了一聲:

    “倘若還在斯蒂芬桑,或許我進階大巫妖的道路會更加順暢些。”

    萊肯辛聳了聳肩:“誰讓你不愿意接受帝國的條件。”

    勞恩斯平靜道:

    “斯蒂芬桑雖然起源于奧術帝國,但時至今日,卻并非帝國的附庸,在這一點上,我認同安蘇麗的做法,我們可以是盟友,可以是伙伴,可以是戰友,卻絕不是你們的部下。”

    萊肯辛又喝了一口水,沒有多說什么,徐楠默默地倒水。

    “話說回來,你們什么時候回來?”

    勞恩斯話鋒一轉,反問向萊肯辛。

    萊肯辛取出一把手術刀,無聊地在手腕上比劃了一下:“快了快了。”

    李歐蒙不以為然:

    “每次都說快了,這都問了幾百年了。”

    萊肯辛往手腕上劃了一道口子,頓時就有血液流了出來。

    “這次不一樣,我們聯絡到了第一艦隊。”

    李歐蒙精神一震,滿臉八卦之色:“誅神艦隊?他們終于要回來了?”

    勞恩斯則是玩味地笑道:

    “如果當初他們沒有遲到,冰冠星云的那一戰,可能會不太一樣吧。”

    “可事實已經鑄就,他們終究是遲到了。”

    “遲到了五千年,現在回來,還有意義嗎?”

    萊肯辛繼續在手腕上化著精準的小口子,一道又一道的。

    他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

    “遲到未必總是壞事。”

    牌桌上,三人再度沉默。

    雖然他們都相信在這里說的話,不會被傳到不該聽的人耳朵里,但有些事情始終是不能提及太多的。

    奧術帝國的歸來是所有人都默認的一件事情,哪怕是當初親手放逐了他們的費爾蘭多也無法阻止這一點。只不過歸來的具體時間,始終是一個謎團。

    育托桑的出現,那驚艷絕世的一次撞擊,給安逸許久的天界神國敲響了警鐘。

    奧術帝國一方的人認為,這是給諸神敲響的喪鐘。

    在這個節骨眼上,奧術帝國的諸多主力艦隊的動向就變得至關重要了。萊肯辛自然也是點到即止。

    不過這會兒他看上去也蠻疑惑樣子:

    “我記得我確實去掉了所有的法術……所以應該也沒有痛覺免疫才對。”

    “為什么我劃了這么多口子,卻沒有痛覺呢?”

    徐楠默默開口:

    “您切的是我的手腕。”

    萊肯辛大驚失色:“那我的手腕呢?”

    徐楠:“……還在那兒抓牌呢。”

    史密斯夫人說這位大師有肢解身體的習慣,果然沒有說錯!

    事實上,剛剛萊肯辛在他手腕上瞎幾把劃的時候,他差點被嚇到,也幸好只是劃點口子,這點疼痛徐楠還能忍得住。

    就當聽八卦的費用了。

    “不好意思……”萊肯辛取出一卷裹尸布,嫻熟地替徐楠完成了包扎。

    徐楠眼皮一跳,道了聲謝,退了半步。

    到了這個時候,三位大佬似乎才注意到徐楠本身,而不是將他當成一個發牌機。

    “你是羅芒的弟子?那個地球人?”

    勞恩斯似乎想起了什么,眼神猛地變得敏銳起來,似乎要看破徐楠的內心。

    那目光讓徐楠本能地感到刺痛。

    哪怕對方沒有使用任何法術,單單的傳奇的壓力,就讓他如臨大敵。

    那是一種生物的本能,那是食草動物遇到天敵時的惶恐。

    徐楠努力不卑不亢地點了點頭。

    李歐蒙意外地看了一眼勞恩斯,笑著招呼徐楠:

    “我之前聽說過地球上的一些趣聞。”

    “能不能為我們講解一些?”

    “對了,我之前聽說過我的法術在地球上很流行,真的假的?”

    徐楠只覺得身上的壓力陡然一輕。

    他有些感激地看著李歐蒙,然后有些心虛地說道:

    “李歐蒙先生您的法術確實很流行,因為特別實用,很多地球人都是奉行實用主義……”

    “只不過有一小部分心術不正的人,喜歡拿您的法術發財。”

    他撿了一些好話說,李歐蒙聽了開心的很。

    這位大佬倒是不介意有人拿他的法術謀財,他似乎更在意自己的法術是否被大家所接受。

    “看,你們口中【只會造房子的李歐蒙】,還是有一些貢獻的。”

    他得意洋洋地看著萊肯辛和勞恩斯。

    兩人默然無語。

    很快的,話題從徐楠身上轉移開來,他們又閑聊了一會兒,除了勞恩斯明顯更注意徐楠了之外,其余兩位傳奇倒是很正常。

    他們談到了【神之煉金術】,詢問勞恩斯斯蒂芬桑最近的狀況。

    勞恩斯略有敷衍地說了一句“都是些跳梁小丑”,便再也沒了后續。

    徐楠又陸陸續續地發了一個多小時的牌。

    很快的,沉悶的鐘聲響起。

    一個個人影開始起身告辭。

    茶會結束了。

    “再會。”

    “告辭。”

    “下次……”

    類似的低語聲絡繹不絕。打牌三人組也相互告辭之后,各自消失。

    勞恩斯走的也很爽快,徐楠預想中的刁難并沒有出現。

    老梧桐樹屋只剩下了他一個人。

    他拆掉了萊肯辛的裹尸布,發現這玩意兒的治療效果好的驚人,傷口居然消失了,連疤痕都沒有。

    于是他默默地把這一卷裹尸布從地上撿了起來,仔細查看。

    【萊肯辛的裹尸布:肢解大師的杰作,只要還有一口氣,用這塊裹尸布包裹,就能立即愈合。耐久度:7】

    “這么猛?”徐楠驚了。

    便在此時,一個渾厚的聲音在他背后響起。

    “徐楠?你怎么在這里?”

    羅芒看上去有些意外。

    徐楠整理好手里的撲克牌,笑著道:“老師。”

    “我來幫忙發牌。”

    羅芒若有所思:

    “看來是那小倆口吵架了?”

    “你是什么時候過來的?”

    “茶會怎么樣?”

    徐楠快速地說了一下自己的真實感受。對于羅芒,他沒有什么好隱瞞的。

    “今天的茶會確實很成功。”

    “我本來只是想試驗一次,不過他們都要求再舉辦幾次類似的茶會。”

    羅芒笑著問道:

    “接下來,類似的茶會可能會每周舉行一次,倘若你有空,老梧桐樹屋交給你打理如何?”

    徐楠大喜過望。

    他知道羅芒這是故意給自己制造和大佬們相處的機會。

    什么地方還能比牌室更容易建立友誼?

    茶會獨特的環境,也讓大家相對平等了一些,這對徐楠日后的發展大有好處。

    “謝謝老師!”

    徐楠真心實意地感激。

    “來吧,剛好一起吃個晚餐。”

    羅芒招呼了一群家用精靈來收拾,帶著徐楠往城堡的另一側走去。

    “聽說你最近去了一趟羅恩的墓室?”

    “有什么收獲,可以跟我說說。”

    他的語氣很隨意。

    徐楠點點頭,就算羅芒不問,這一次霜巨人墓穴之行,他也要說清楚的。

    畢竟是自己背后的大腿,事情又扯到了冰雪女神,不說清楚不行。

    聽完徐楠的敘述之后,羅芒嚴肅地批評道:

    “你失策了。”

    徐楠有些驚訝:“哪里失策了?”

    羅芒搖頭道:“在神降體的處理方面,你還是太年輕。”

    “幸虧你運氣好,有恐懼王座的氣息替你鎮住了彌賽亞,否則后患無窮。”

    “事實上,在處理類似事件方面,你的思維要開闊一些。”

    “神降體是很難殺死,但這并不意味著封印是唯一的辦法。”

    徐楠鄭重其事地鞠躬:

    “請老師指教。”

    羅芒意味深長地說:

    “除了封印,還可以吃掉。”

    “如果我沒估算錯誤的話,你浪費了一次能讓【饕餮本色】進階的機會。”

    “可惜了,可惜了……”

    也不知道他是在可惜神降體這份美食,還是在可惜徐楠的專長沒能順利進階。

    ……
黑龙江快乐20分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