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無恥術士 > 第一百九十章 牌桌上的八卦

第一百九十章 牌桌上的八卦

作者:深藍椰子汁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www.sopnqi.live ,最快更新無恥術士最新章節!

    史密斯夫人高興地跳了起來,連忙帶著徐楠進了城堡。

    一路上,她詳細地向徐楠介紹了相關事項。

    畢竟發牌這個工作,是羅芒先生交給她的,現在轉手出去,還是要保證徐楠不出差錯。

    而在這個過程中,徐楠也了解到了為什么今天的藍色手風琴聚集了這么多大佬。

    事實上,這是一個慣例性質的茶會了。

    最早,由灰鷹堡的盧坦森先生發起,他憑借著自己的人脈,招呼一些老友去他的茶室喝茶,但立了一個規矩,茶會上,不允許使用、觸碰任何和魔法有關的東西。

    除此之外,大家可以暢所欲言,吃吃喝喝打打牌什么的都可以。

    一開始,對于這些大佬來說,大概只是一種比較新奇的體驗;到了后來,卻漸漸變成了一個傳統慣例。茶會定期召開,不僅僅在灰鷹堡的盧坦森家中,其余人也會不定期主持一下。

    最近羅芒的心情不錯,而且藍色手風琴剛剛建設完成,所以就借機主持了這一次的茶會。

    大佬的朋友肯定都是大佬,所以茶會上出沒的人影,在整個普羅世界都是赫赫有名的家伙。

    除了極少數個例之外,其余人最差也是傳奇級別的實力!

    ……

    “你不用緊張,這些客人雖然看著都挺古怪的,但接觸多了,也就那么回事。”

    城堡深處的更衣室里,史密斯夫人熟練地扯出了一套茶水小弟的制服給徐楠穿上,一邊穿一邊叮囑道:“需要發牌的房間是【老梧桐】,不要走錯了,這些客人里,一般也就萊肯辛和李歐蒙先生比較喜歡打牌,當然,他們都是典型的人菜癮大的牌手。”

    “今天的話,他們拉來了白塔的勞恩斯先生,說是要嘗試一下新的玩法;這些東西其實和你沒什么關系,你只要往那里一站,充當一個發牌機就行了。畢竟茶會上禁止魔法,這些客人都習慣了魔法的便利,懶出了一定境界……”

    史密斯夫人叮囑了一大堆,徐楠聽著有些奇怪,不由問道:

    “聽您的語氣,這是離開茶會了?”

    他原本以為自己只是一個代工的。

    史密斯夫人干笑一聲,兩只爪子縮到了胸前,微笑道:“我要趕時間去參加一個舞會。”

    她的微笑有點假,徐楠眼珠子一轉,點頭表示理解。

    “史密斯先生好像不在啊。”

    “舞會?就松鼠這五短身材怎么跳舞啊?”

    看著明顯有些異常的史密斯夫人,徐楠浮想翩翩。

    不過他也懶得攙和他們的家務事,了解相關事項之后,便從更衣室里走了出去。

    ……

    羅芒用來招待茶會客人的區域不算很廣,大致上被分成了四個區域,有公共茶室,有靜室,還有一個點心房,以及最后一個名為老梧桐的樹屋,這是打牌的地方。

    徐楠一路穿行在古典風格濃郁的走廊上,瞥了一眼公共茶室,這會兒人似乎不多,只有寥寥小貓三兩只在各自做自己的事情。徐楠走過的時候,他們甚至沒多看一眼。

    很快的,他就抵達了【老梧桐】。

    這樹屋很別致,似乎是真的用一棵年份驚人的梧桐樹打磨而成的,自下往上看,樹屋的格局自然無比,綠色的藤蔓密切地懸掛在枝干各處,偶爾還有昆蟲飛過,仿佛置身野外。

    徐楠沒有耽擱,他穿越樹洞,很快就在二層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你就是新的發牌員?”

    一個方臉男子嚴肅無比地看著徐楠。

    被一個傳奇強者這么盯著,哪怕是徐楠,也會覺得有點發憷。

    他勉強點了點頭:“我是……”

    “拜托了!”方臉男子忽然站了起來,對他深深地鞠了一個躬!

    徐楠一臉茫然。

    “剛剛那只松鼠女士發的牌明顯有問題。”

    “以我嫻熟的技巧,怎么可能輸給這兩個菜鳥!”

    “再來!”

    方臉男子忽然變得意氣風發,重新坐到椅子上。

    他對面的是一個面色蒼白的中年男人,對方穿著很普通的居家服,但總有一種陰森森的氣息在往外冒。

    “這是白塔之主勞恩斯!”

    徐楠心頭一緊。綠寶石礦事件之后,徐楠也對斯蒂芬桑另外一個巨頭有所了解,按照羅芒透露的口風,這家伙似乎對綠寶石礦非常覬覦,也不知道是否會遷怒于自己。

    不過勞恩斯似乎沒有認出徐楠來,只是陰測測地說了一句:

    “快開始吧。”

    而另外一個人則是相對更加儒雅一些,皮膚看上去和勞恩斯一樣白皙,但更加自然有光澤,眼神也更加和善。

    他笑著看著方臉男子:

    “李歐蒙,你輸錢的本事可快比得上你蓋房子的本事了。”

    方臉男子哼了一聲,忍不住催促徐楠:

    “發牌發牌……”

    看樣子是手癢了。

    “原來他就是李歐蒙大師……仔細說起來,我曾經還利用他的法術到處盈利……”

    “那這位儒雅一些的,就是奧術帝國的大奧術師萊肯辛了,史密斯夫人說過,萊肯辛先生人很好,就是喜歡玩肢解,一會兒遇到奇怪的事情,要鎮定!”

    “不過這里禁止魔法,應該也不會出現太出格的情況。”

    徐楠打住思緒,立正站穩,清了清嗓子:

    “不知道先生們在玩哪種玩法?”

    萊肯辛笑著道:“我們在玩一種來自地球的撲克牌玩法,叫【領主殺】,還挺有意思的,發牌的話,你只要注意……”

    他善意地將規則說了一遍。

    徐楠琢磨了一下,旋即恍然大悟,領主殺領主殺……這不就斗地主么!

    他二話不說,開始發牌。

    三位傳奇立馬投入到了不見刀光的廝殺之中。

    傳奇們在打牌。

    徐楠在暗暗觀察。

    李歐蒙的牌技確實爛的驚人,而且喜歡無腦叫地主,輸了之后會懊惱一陣,然后很快就重新鼓舞斗志再接再厲;萊肯辛相對隨和一些,他打牌更在意自己的心情,所以輸多贏少,難怪被史密斯夫人歸類到了人菜癮大的行列中。

    勞恩斯是最冷靜最理智的一個,據說打牌次數不多,但在牌桌上表現出來的技巧卻令另外兩名傳奇羞愧。徐楠注意到,每一輪叫地主之前,勞恩斯都會習慣性地觀察另外二人的表情,然后再做決定。

    他是贏的最多的。

    牌桌上的百態雖然不能絕對地反應一個人的性格,但也多少能窺見一二。

    他們三人忙著打牌,嘴巴上倒也沒有閑著。

    一直在扯一些天南地北的話題,只不過有些話題實在太過深奧,徐楠愣是沒聽懂。

    這也沒辦法,眼前這三位,基本上代表了普羅世界奧術的極限。

    萊肯辛是奧術帝國的大奧術師,李歐蒙是灰鷹堡的八曜之一,勞恩斯也是白塔之主,和安蘇麗共同撐起了斯蒂芬桑的法術天穹。

    三個傳奇法師談論的高級話題,徐楠一個三階術士聽得懂才有鬼!

    不過他也沒有失望,反正就是過來混個臉熟的,能從大佬們嘴邊聽到一些厲害的東西自然最好,沒有也正常。

    “層次差距太大了……”

    徐楠默默發著牌,心中也略微有些感慨。

    如果不是茶會中不能出現魔法相關的規矩,自己也很難和這些人站在一起吧。

    ……

    “最近天界神國有新神登臨。”

    “這是好久沒發生的稀罕事兒了。”

    萊肯辛隨意地丟出了一對二,壓住了上家的對A,旋即便引來了李歐蒙的怒目注視。

    “怎么了?我的比你大。”萊肯辛理直氣壯。

    李歐蒙暴怒道:“這把我們是隊友!”

    萊肯辛愣了一下:“是嗎?有規矩說不能大隊友嗎?”

    勞恩斯眨了眨眼睛:“當然沒有。”

    “要不起,你繼續。”

    萊肯辛看著氣鼓鼓的李歐蒙,聳了聳肩:

    “對3.”

    “你們怎么看那個新來的……額,什么神?”

    李歐蒙難以置信地看著那對3,一言不發。

    勞恩斯倒是笑呵呵地壓了一對8,從容道:“博彩之神。”

    “聽說是麥肯的屬神,所以費爾蘭多也沒拿那個女孩怎么樣。”

    李歐蒙繼續看著那對3,面無表情:“過。”

    萊肯辛看著對8,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牌,臉上浮現迷惑之色:“咦?我怎么沒有比這大的?哎,要不起。”

    李歐蒙開始瘋狂咳嗽。

    勞恩斯笑瞇瞇地開始出牌。

    一如既往地輕松獲勝。

    一局罷了,李歐蒙表示要喝口水定定神,萊肯辛則是無所謂,勞恩斯倒是心情不錯的樣子。

    “那個新神我有些印象。”萊肯辛沉吟道:“我和比列格在討論冰座預言的時候,關注到了那個女孩,她是麥肯的選民,后來被費爾蘭多從黃金城抓走當侍女,名義上是侍女,其實給了她接觸冰座預言的機會。”

    勞恩斯哼了一聲:“自作聰明不是費爾蘭多最喜歡干的事情嗎?”

    李歐蒙這會兒也緩過神來了。

    他搖著大方臉:“這女孩不是關鍵。”

    “難道你們不覺得,費爾蘭多對麥肯太過縱容了嗎?連帶著對這女孩也是一樣。”

    “其實早在當年,財富之神突然多了一個弟弟出來,你們不覺得蹊蹺嗎?”

    “你看過《冰座預言》,關于麥肯,還有什么多的消息沒有?”

    他看著萊肯辛問道。

    ……
黑龙江快乐20分钟走势图